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返回镜湖
    千山万水,虽不能时时来相会,但兄弟之情不忘。

    里恩率了自己的战队搭乘段皇爷的龙舟来到了龙口渡停下,这里是一个小渡口,也是大理跟大宋的边界。

    段皇爷对他道:“这里就是两国‘交’界了,从这里改旱路往东北走十多里外,就是长江上游了,贵国季登亭元帅的战舰应该还在那里驻守,我也不方便再继续送你们了!”

    里恩也一拱手道:“多谢段皇爷亲自用龙船相送,我们就此告别,山长路远,我们后会有期!”

    段皇爷点头应了,命‘侍’卫取来一只兽笼,亲自‘交’到里恩手中道:“这是我们大理所特产的云雕,可以双人骑乘,就送给你了,如果你以后到了天山,就代我向我二哥虚竹问好!”

    里恩收下了兽笼,看到了里面的这只云雕,非常高兴。

    王语嫣也跟‘玉’箫已经俩丫鬟道别,他们下了龙舟,便沿着大道向东北方走去,段皇爷跟王皇后在船舷边目送他们离去。

    这里虽然是大理跟宋的边界,但守卫不严,也跟两国关系‘交’好有关。

    他们很快就赶到了长江边,果然看到了停泊在码头的水军战舰,里恩当即派宵辟野前去传信。

    季登亭闻听他们返回,立刻亲自前来相迎,请他们登上了战舰,进入船舱,便询问道:“你们终于回来了,三位佐使跟余公子呢?”

    里恩就道:“他们还在大理,我因为有急事,便先行赶回来,元帅可有水长老的消息?”

    季登亭就叹息了一声道:“水长老父‘女’跟木,霍两位督察使从大理返回后镜湖后,就立刻对异己展开了清理,听说还袭击了武当派跟镜湖小筑,修悟跟修真两派‘门’人呢?”

    ‘玉’箫听后就紧张了起来,里恩忙回答道:“修悟跟修真两派‘门’人还在洱海善后,水长老父‘女’俩劫持了高小姐,元帅怎么不阻止水长老的暴行呢?”

    季登亭叹息道:“本帅被皇上派来镇守川南,就是来负责阻截你们返回中原的,也不知水长老他们向皇上进了什么谗言?”

    里恩就疑问道:“皇帝陛下命你来川南堵截我们?这又是为何?”

    季登亭就道:“这本帅就不知道了,不过本帅不会拦劫你们的,本派命郎副将用船将你们送回镜湖,至于是去苏州还是洛阳,你自己决定,本帅要在这里等候三位佐使跟余公子回来!”

    ‘玉’箫就向他询问道:“水长老除了突袭了武当派跟镜湖小筑外,还袭击其他什么地方了没有?”

    季登亭便疑问道:“这个本帅就不清楚了,慕容小姐是担心什么呢?”

    ‘玉’箫摇了头道:“没什么,我就是问问,阮夫人怎么样了,有生命危险吗?”

    “你们回到了江湖,去了镜湖小筑就知道了,水长老现在应该在洛阳!”季登亭道。

    郎养正副将为他们准备了饭菜,众人用过后,就改乘了一艘水军的运兵船顺流而下,直往镜湖赶去。

    他们连夜赶路,只用了一天一夜,就到了镜湖小筑,里恩率同伴下船,辞别了郎副将,就要往镜湖小筑赶去,但‘玉’箫却率了自己的侠‘女’战队要返回慕容世家,两人起了分歧。

    镜湖的落日格外美丽,不过他们都没有心情观赏。

    里恩便征求俩护卫的意见,宵辟野便提醒他道:“盟主别忘了武当派也遭到了水长老的偷袭!”

    时苍梧道:“不如让老夫带一部分人前往武当山查看!”

    詹开窖就道:“让我带你们去,我就是武当派弟子!”

    里恩当即道:“就这样,亦清前辈,你跟时苍梧率人前往武当山察看,在山上等我!‘玉’箫小姐先率侠‘女’战队回家,其他人跟我前往镜湖小筑!”

    现在镜湖没有了‘混’江龙一伙恶霸,但仍不能放松警惕,‘玉’箫召唤出坐骑,率了众侠‘女’,迅速往慕容世家赶回。

    亦清道人也率了詹开窖等人赶往武当山,剩下的人跟着里恩就朝镜湖小筑赶去。

    镜湖小筑非常安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越安静,就越是令众人不安,在山丘外,宵辟野便道:“盟主,你们在这里等候消息,我跟师妹隐身了进入里面察看!”

    里恩点头应了,宵辟野和温如珠便骑上云雕飞往石屋,仇永三等人在天空接应。

    宵辟野看到了坐在房间内地上主仆二人,阮星竹面‘色’如土,小兰也不知所措,确定房间内没有其他人后,他就显出身来,向二人行礼,但两人看到了他,都面无表情。

    温如珠也走进了房间里,低声询问道:“阮夫人这是怎么了?受重伤了吗?”

    宵辟野询问道:“阮夫人,盟主回来了,就在外面,你受伤了吗?”

    主仆二人还是不语,宵辟野就让温如珠请里恩众人进来,薛慕华立刻就要为阮星竹把脉,小兰却道:“别碰我家夫人!”

    阮星竹却站了起来,冷声对里恩道:“对恶人的纵容就是对好人的凶残!”

    里恩便低头道:“都怪晚生一时心软,放走了水长老父‘女’俩,不想他二人反倒劫持了高小姐,他们没有为难夫人吧?”

    阮星竹就冷声道:“老身屈居这里,还没有人敢为难我,包括所谓盟主佐使,水长老区区一个五行督察使就如此猖獗,看来盟主和三位佐使如同虚设!”

    里恩就道:“我一定会处理好此事的。”

    阮星竹询问道:“‘玉’箫跟俩丫头呢?怎么没有见她们跟你一起回来啊?”

    里恩忙道:“‘玉’箫担心自己家也出事了,就带了她们回家察看!”

    阮星竹道:“老身只顾自己了,倒忘了对你说,水长老得知了慕容世家的情况,率人偷袭了那里,木大王跟霍酋长率领大量喽啰在镜湖内搜索慕容世家的家奴!”

    里恩听后就担心了起来,道:“那‘玉’箫她们岂不是会有危险?”

    阮星竹就道:“他们已经走了,但不排除还留有埋伏!”

    里恩道:“那我得抓紧去跟‘玉’箫会合,否则她们会有危险的!”说罢便告辞离去。

    出了房间,里恩就召集了自己剩下的护卫道:“你们都跟我来,要小心警戒!”

    宵辟野便疑问道:“盟主要带我们去哪里?现在天已经黑了,不然等明天天亮后再去吧,这样也安全些!”

    “要去哪里呢?”里恩现在都还不知道怎样进入慕容世家?现在也只能在镜湖里等候了。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