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前浪后浪
    当年闯‘荡’江湖结义的三兄弟,老大死了,兄弟二人也各自天涯,成为一方霸主,但两者的来往不断,对于大哥的怀念也从未间断。

    大理国的皇帝段誉用特殊的方式终于跟中原的武林盟主里恩相见,二人在一艘小船上相会。

    里恩心里清楚,如果不是对方有意让他,凭自己的“凌‘波’微步”的功力是如何也追不上对方的。这位公子摇着纸扇,面不改‘色’,气不发喘笑‘吟’‘吟’的盯着他,道:“你的‘凌‘波’微步’只是入‘门’,还不到中阶,光靠勤学苦练是没有用的,要提升自己的心法等级才会有成效!”

    面对这位怪异的锦衣公子,用手绢擦汗的里恩道:“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为何要抢我的打狗‘棒’?”

    段誉请他落座,然后将打狗‘棒’放在了藤几上,为两人个倒满了一杯红茶,一拱手道:“在下段誉,乃大理国国主,闻听里恩盟主路经小国,甚想一见,不想盟主却不愿屈就,朕只好亲自出宫前来,盟主必经之地等候,万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还望里盟主不要见怪!”

    里恩一听对方就是大理国的段皇爷,立刻惊讶了,忙拱手回礼道:“晚生不知段皇爷亲自前来相见,实在失礼,我本应亲自入宫拜见,但我身为武林盟主,又兼任丐帮帮主,身份特殊,故无法进入庙堂,跟朝廷来往,不知段皇爷执意要见在下有何要事?”

    段皇爷摇着扇子道:“有些机会错过了,就可能不再遇到,有些人错过了,就会耽误大事!”

    里恩在藤几前就地而坐,疑问道:“段皇爷说的耽误大事,是耽误什么大事啊?”

    段皇爷一收白纸折扇,指了藤几上的打狗‘棒’道:“你这打狗‘棒’是怎么得来的?”

    里恩明白对方是说他的丐帮帮主是怎么做到的,就道:“我携护卫拜访丐帮总舵,在睡梦中遇到了丐帮前帮主乔峰,他授意我接受丐帮众长老的恳请,出任丐帮帮主的,并且教了我打狗‘棒’法跟降龙十八掌,可惜我没有将这两‘门’武功修习熟练!”

    段皇爷听后掩饰住内心的‘激’动,疑问道:“听说你的梦往往会成真,可有此事?”

    里恩点头应了,道:“不错,我做的好几个梦都成为了现实,我还听宵辟野跟晁婆婆说皇爷跟乔峰还有他们灵鹫宫的主人结义为兄弟。”

    段皇爷点头应了,道:“不错,当初我不愿学习武功,偷偷离家出走,在江湖中遇到了丐帮帮主乔峰,与他义结金兰,后来又遇到了少林寺的小和尚虚竹,也与他脾气相投,再次结义为兄弟,后来在少室山,我大哥他被‘奸’人陷害,我们兄弟二人‘挺’身而出,大战丁‘春’秋跟慕容复。可惜我大哥最后还是在雁‘门’关自尽身亡!”

    里恩听后有些疑‘惑’,便道:“只恨晚生进入江湖太晚,也未听他们提到过三位英雄的侠义壮举,乔帮主真的在‘玉’‘门’关自尽身亡了吗?”

    段皇爷伤感的点头应了,道:“我大哥也是为了阻止辽军入侵大宋,大哥举刀自断后,被阿紫姑娘抱着跃入山崖而亡,如今已经三年了!没想到大哥却能出现在你的梦里,你说我大哥会不会还活着?”

    里恩不语,他没有说他曾经亲眼看到并且被萧峰搭救过,因为他现在还不敢完全相信这个段皇爷。

    龙舟正朝他们这里缓缓驶来,段皇爷站了起来,道:“里公子跟‘玉’箫姑娘是什么关系?能否对朕如实相告?”

    里恩仍在犹豫,段皇爷见状,便起身出了船舱,对龙舟上朗声道:“放下绳梯来,请里盟主登船相见!”

    龙舟上的船公放下了锚,宵辟野放下了绳梯,对下面道:“盟主,请上船来,我们都已经在船上了!”

    里恩也起身,就看到段皇爷指了打狗‘棒’道:“里盟主拿好打狗‘棒’,我已经在船内准备了酒宴,请盟主共享,也算是我为你们饯行!”

    对于段皇爷的恩宠款待,里恩心里充满了疑‘惑’跟戒备,他不清楚对方为什么要对自己如此好?

    里恩还想要拒绝,但对方已经轻身而起,一招“扶摇直上”已经登上了龙舟船舷,大步往船舱内赶去了,他也不想在大理国君臣前示弱,一招“纵云梯”就从小船冲到了龙舟船舷外,抓住了绳梯,一个“凌空翻跃”就跳到了龙舟甲板上,他的俩护卫立刻迎了上来,道:“‘玉’箫姑娘已经在船舱内了!”

    俩护卫领着他进入了船舱内,就看到段皇爷已经设下宴席,就等他们落座,而‘玉’箫跟一位锦衣‘女’子坐在了段皇爷下首。

    段皇爷指了自己身侧旁的虚席道:“里盟主这里请!”

    里恩上前致谢,然后落座,向‘玉’箫望去,‘露’出了疑问的眼神。

    段皇爷就解释道:“里盟主可能还不知道吧!朕的皇后跟‘玉’箫姑娘是表姊妹,里公子现在愿意讲明你跟‘玉’箫姑娘的关系了吗?”

    当着众盟主护卫的面,里恩当然不愿讲明自己跟‘玉’箫的真实关系,即便要讲明,也要事先经得‘玉’箫的同意。

    ‘玉’箫便道:“我其实是里恩的同‘门’师姐,反正现在这里也没有盟主佐使在,也不怕他们为难!”

    时苍梧就疑问道:“‘玉’箫姑娘是盟主的同‘门’师姐?不知盟主加入了什么‘门’派?”

    ‘玉’箫就道:“现在还不便言明,等我们回到镜湖后再讲明!”

    段皇爷举起了酒杯道:“朕在中原的两位义兄都很善饮,不知里公子身为武林盟主,还兼任丐帮帮主,能有多少酒量?”

    里恩忙道:“晚生不喜饮酒,也不善饮,平时滴酒不沾,少饮辄醉。”他现在还清楚记得自己在水家寨子里酒醉后,被阳鸳鸯按下毒手,封住大椎‘穴’沦为废人之事,所以他各外小心警戒。

    段皇爷却道:“大家都是自己人,朕跟盟主算起来也是一家人了,来共饮此杯!”

    里恩只好饮了一杯,他现在心里急的是想要跟‘玉’箫单独相会,以问清楚这里面的情况。好不容易等到酒宴散,他也有些微醉,‘玉’箫便命阿青扶盟主回房间休息。

    一道房间内,里恩立刻抓住阿青的手,同时迅速关闭了房‘门’,准备问话,阿青以为他又要图谋不轨,便道:“现在小姐被水长老劫持,公子还有心胡闹,也太无情了!”说罢就要离去。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