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皇宫辩论
    江湖中的风云更是变幻莫测,当正义的势力被禁锢时,邪恶就会趁机肆虐。。

    当金国师率同伴来到大理城南‘门’外时,却被守城的兵士挡在城‘门’外,他们一脸疑‘惑’,立刻自报名号。

    没想到守城的兵士一听到他们的名号立刻擂响战鼓,弓箭准备,如临大敌。

    金国师当即质问道:“难道你们不认的老夫了吗?老夫乃大理国的国师!”

    守城的将领崔胜道也是大理的老将了,自然认得城外诸人,便道:“不是末将故意为难诸位,而是末将接到宪宗皇帝的命令,严禁你们入城!”

    金国师便疑问道:“这又是为何?请问我们所犯何罪?圣上为何不让我们进城?”

    崔胜道就摇头道:“这是圣上的旨意,末将官小人微,也不敢询问,不过一个月前,水长老跟辽国还有金国的三位督察使前往皇宫,拜见了圣上,随后圣上才下旨严禁你们入城的,不止是你们,还有你们盟主!”

    金国师听后就道:“一定是水长老跟另外两位督察使向圣上进了谗言,我要去见圣上!”

    崔胜道就回应道:“末将不能放国师进城!”

    本相就道:“老衲是天龙寺的监寺,总可以回天龙寺吧!”

    崔胜道仍然回应道:“圣上已经前往天龙寺礼佛了,而且本因方丈也将你的监寺之职免去,现在由本能大师出任监寺一职!”

    本相听后就气的牙根直痒痒,流栓宝便道:“我们是天龙寺僧人,不让我们回寺这算什么道理,我们要见圣上,不然我们就硬冲进城了!”

    崔胜道立刻劝阻:“末将劝诸位还是不要冲动,否则弓箭无眼,诸位不要让末将为难!”

    双方正在僵持时,仁剑华走了出来,对城墙上喝道:“吾乃保定皇帝的皇后,要见宪宗皇帝也不能吗?”

    崔胜道见到了她,心头一惊,忙道:“末将不知太后,有失远迎,还望太后恕罪,末将这就向圣上禀明,还望太后在城‘门’外稍等!”

    很快宪宗皇帝就率了皇后来到南城‘门’,命守城兵士打开城‘门’,他亲自迎出城外,拜见太后,嘴里道:“侄儿不知太后娘娘也在江湖中,多有失利!”

    仁剑华就向段和誉也就是宪宗皇帝质问道:“水长老以及辽金两国的使者都对圣上进什么谗言了?圣上为何要下旨阻止我们入城?”

    宪宗皇帝面‘露’为难之‘色’,道:“此事都是侄儿偏信,请国师跟太后娘娘回宫再详说!”

    金国师就道:“也好,不过圣上要下旨撤除对江湖侠士的禁令,里恩盟主跟‘玉’箫姑娘就在后面。随后便赶到!”

    宪宗皇帝道:“既然你们盟主也将赶到,那就请他一并入宫相见!”

    回到大理皇宫后,他们分君臣落座,宪宗皇帝就道:“一个多月前,朕将水长老以及他所率的修悟派‘门’人挡在了大理城东‘门’外,没想到他们还是偷偷溜进了大理城,然后进入了洱海。朕也听人来报,称他们在洱海跟苍山大兴刀兵,朕本来要派兵前往苍山围剿,但又闻你们盟主已经率人前去平息,没想到却换来了水长老跟两国使者入宫拜见。”

    金国师就解释道:“我们已经打败了水长老,处理了以‘混’江龙以及从太湖水牢中逃出的犯人等一伙恶人,不过还是让水长老父‘女’俩逃了,他们临走前还劫持了盟主夫人。”

    宪宗皇帝就道:“原来水长老还劫持了盟主夫人,朕还以为水长老有俩‘女’儿呢!他们对朕称,你们已经谋反,害死了三位盟主佐使跟盟主,还企图入宫谋取皇位,朕起初也不相信,但他们信誓旦旦,朕一直没有你们的消息,就只好信以为真!”

    仁剑华听后就嗤笑道:“侄儿已经荣登皇位了,怎还会相信这种小人的谗言,金国师怎会入宫谋权篡位?”

    段和誉就道:“朕是不相信,可水长老却拿高升泰篡位一事警告,侄儿就误信了!”

    仁剑华便解释道:“水长老所说的权相高升泰篡位一事,是因为先夫保定皇帝为人懦弱,自知愧对大理臣民,高升泰德高望重,今虽然金国师也位高权重,但圣上也不软弱无主见,况且就凭金国师一人之力,也无法跟圣上对抗,圣上大可放心!”

    金国师立刻道:“微臣身为武林的五行督察使之一,平日虽也在大理走动,但还要受盟主以及三位佐使的制约,谋权篡位是根本不可能的!这定是微臣的同僚他们栽赃陷害!不知水长老他们离开大理国后有什么举动?”

    宪宗皇帝就道:“朕闻听他们前往大宋的京城汴梁去了,听说他们已经取得哲宗皇帝的同意,准备重新组建武林势力!”

    金国师就道:“水长老假传盟主跟三位佐使死讯,向皇帝申请重建武林势力,一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我要立刻向盟主汇报!”

    里恩跟‘玉’箫率盟主战队也来到大理城后,金国师跟赵天师二人立刻出来迎接他们,并邀请他们入宫拜见大理国皇帝。

    赵天师也道:“圣上闻听盟主青年英雄,勇敢睿智,所以很想跟盟主相见!”

    里恩就道:“我们武林中人想来极少跟朝廷来往,更不能入宫朝见天子的!否则就会有谋杀圣上的嫌疑!”

    赵天师忙道:“不会的,盟主去朝见其他国家的皇帝可能会有谋害皇帝的嫌疑,但来拜见我们大理国的皇帝就不会有这种嫌疑!”

    ‘玉’箫便疑问道:“为何?难道大理国的皇帝跟大宋国的皇帝不一样吗?”

    金国师便解释道:“我们大理国的皇帝尤其是当今皇帝跟大宋的皇帝是不一样的,两者的区别就是,你们的哲宗皇帝不会武功,或者武功很差,而我们的皇帝武功极高,‘精’通‘六脉神剑’跟凌‘波’微步,就算是老朽这样的武功高手也不一定是我们皇帝的对手,就更不要提盟主了!”

    里恩道:“可即便如此,我身为武林盟主去拜见大理国皇帝仍然不妥,武林本来就是介于朝廷势力跟江湖势力之间的一股中立组织,当朝廷圣明,当权者英明时,我们就会安分守己,遵守朝廷律例,当官场昏暗,当权者无道时,我们就会替天行道,主持公道正义。”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