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一笔勾销
    想要彻底打败一个野心家是很困难的,或许死亡才是对野心的终结。。: 。

    不过灭绝对手的胜利者往往都会被冠以暴君的恶名,历史长河中,只有后唐的开国皇帝李昇没有对自己的敌人铲草除根。

    而大宋的开国皇帝对自己潜在的敌人柴荣的后人也没有灭绝,不过将他们监禁了起来。

    修真跟修悟两派‘门’人的最后一战是以众人意想不到的结局收尾的,童彩霞跟章阿红二人的无敌风火轮仍未成打破修真派两位元老的金钟罩,现在就剩汪洋跟仁剑华之战。

    汪洋以敏捷著称,在转瞬之间已经使出了近百招,而且招招狠毒,仁剑华却坦然以对,仅以“兰‘花’手拂‘穴’手”就寻到了对方的破绽,准确无误的找到了汪洋的要‘穴’,然后又又极深的力道封住其要‘穴’。

    虽然修真派只在最后一局牺牲了一些“炮灰”,双方的主要愿受都没有伤亡,不过胜负已经决出。

    战鼓声起,里恩在天空中朗声道:“两派胜负未定,但时间已到,各自退回阵列!”

    童彩霞跟章阿红两人心有不甘,但已经呆站在原地,身体不听使唤,两派的‘门’人出来将各自的同伴抬回了各自的阵列内。

    里恩回身向众人望去,看到了面如死灰的水长老,就询问道:“现在修真跟修悟派之间的仇怨已经化解,水长老可以将令媛带走,不过只能带令媛一人走!”

    水长老仍呆站在原地,金国师就近前来询问道:“盟主,就这样结束了?”

    “对,就这样结束了!”

    ‘玉’箫也过来询问道:“这下修真跟修悟两派再不会有仇怨了吧?”

    里恩道:“那就要去问这两派的‘门’人了!”

    水长老突然两眼放光,身子蹲下,嘴里发出了“呜呜”的低吼声,似乎不忍看到自己的希望破灭,而痛苦无比。

    里恩走到了他身前,道:“这一切都应该结束了,死了这么多不应该死的人,也连累到太多无辜之人。”

    水长老停止了呜咽,两眼一瞪道:“一入江湖仇怨深,谁是无辜之人?”

    ‘玉’箫就将小彩虹抱了过来,道:“她就是无辜之人,而你就是罪恶之根源!”

    水长老看到了这个小‘女’孩,低下了头,但很快双脚发力,身体用力往前扑出,将里恩撞出了城垛外,两人朝城池内坠落。

    ‘玉’箫跟金国师大惊,忙奔到城垛口察看,但见这座城池迅速变矮,城楼跟城墙都消失不见,最终化了点将台的模样。

    里恩站在了点将台前面的地上,而水长老扑到在他身前。

    众人惊魂未定,忙‘揉’了双眼四下望去,哪里还有什么凤凰城,只有一方点将台。

    修悟修真两派‘门’人朝里恩走来。里恩转过身面对两派‘门’人,询问道:“你们两派是否还想要置对方于死地吗?”

    修悟派的这仨‘女’人摇了头,童彩霞就道:“虽然我们没有能够打败修真派,但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赵安邦就道:“那老夫就随时恭候!”

    水长老从地上爬起,看到刚刚在战场中所有负伤跟战死之人都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他喃喃自语的道:“难道这一切都是幻象?”

    里恩转过身对他道:“不错,这一切都是幻象,我说过,要让两派‘门’人在幻象中一决高下。这样技能化解两派‘门’人的仇怨,还不会伤害到他们的身体。”

    水长老立刻质问道:“那我‘女’儿跟玄击金刚他们呢?”

    里恩道:“除了你‘女’儿可以跟着你离开凤凰古城外,其他所有的恶人都要留在这里,直到他们能够真正的悔改为止!”

    水长老淡淡的道:“那我‘女’儿呢?我要带她离开这里!”

    里恩道:“她就在这里!”说着双手迅速翻转,将整个结界解除,所有的幻象都如清风般消失,天地间又回归一片黑暗。

    几点亮光闪烁,那是萤火虫发出的。

    众人发现自己站在石台前的黑水中,不由惊恐不已。石台上的里恩却道:“诸位不必惊慌,这里流淌的不过是普通的雨水,也不深!”

    水长老再次质问道:“小‘女’呢?”

    里恩道:“你顺着通道一直走,走到了城‘门’那里,就可以见到她了!”

    ‘玉’箫就向里恩询问道:“这一切都是幻象吗?那玄击金刚那群强敌呢?”

    里恩道:“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他将云雕坐骑还给了客虎儿,对仇永三和宵辟野道:“你们跟侠‘女’战队在这里等我,我要带她们去一个对方‘交’还任务!”

    金国师就询问道:“那要不要我们跟你一起去啊,这样也安全一些!”

    里恩就道:“再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你们都累了,抓紧休息吧!等见到了温姑娘跟高小姐,我就带你们离开这凤凰古城!”

    ‘玉’箫听后就疑问道:“怎么你的前妻跟琵琶奴也来这里了?”

    里恩道:“当然了,不过在见她们之前,我必须要带你去一个地方,否则我们都无法离开这里!”

    他只带了‘玉’箫以及俩丫鬟,将小彩虹留给了薛神医照顾。他们乘着马车,顺着石道往另外一个方向前去。

    水长老召唤出了自己的坐骑玄武,坐在了上面就要往城‘门’口赶去,徐节叫住了他,询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意思就是你不能再继续出任五行督察使了。水长老也是官场老油条了,自然听出了话中含义,便道:“回水家寨子,了却残生!”

    高雄走了过来道:“水长老虽然失去了很多家人,但至少还有一个‘女’儿跟家族可以归宿,而我们仍要继续过提心吊胆的日子,你好自为之吧!”

    水长老不语,驾驭玄武顺着石道前去,很快就到了城‘门’口,就看到水小姐独自一人被困在了一群石俑间不能脱身。

    见到有人近前,水小姐听出了父亲坐骑的划水声,忙呼喊道:“爹爹,是你吗?快救‘女’儿!”

    水长老忙亮出了火折子照亮,上前仔细察看,只见这些石俑却是出‘洞’蛟跟太湖水牢里逃出的犯人模样。他用力移开了这些石俑,救出了‘女’儿,父‘女’俩就顺着楼梯往城墙上走去,但城墙上传来了逢晨东跟温如珠的声音,父‘女’俩立刻停止前行,在黑暗中潜伏了起来。

    这声音越来越近,温如珠立刻呵斥道:“是谁?不用再躲了,我已经看到你们了,快出来!”逢晨东也呵斥道:“你如果再不出来,就别怪我动手了!”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