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继续交锋
    战场之上,形势瞬息万变,不到战争结局,绝不能粗心大意。。

    战场上,修悟派开端便连败两局,童彩霞立刻暴躁起来,立即派出了修悟派重量级人物董静。

    董静的明教分舵外加掌‘门’师兄张宇鹏,由峨眉分舵的舵主赵彩霞负责为他们加血。

    狮子跟老虎同为人类的坐骑,后面跟着一只红凤凰,空气仿佛凝结一般。

    修真派在开端就连胜两局,但血纹红并没有骄傲,立刻改变策略,派出了以掌‘门’师兄流栓宝为首的战队,其中有罗琉‘玉’,西北堂的堂主萧雨轲跟特别行动组的盘文芳,让小杨洁负责为他们加血。

    流栓宝骑着白马走在最前,他为队员都加上了命中跟玄抗,看起来全身都散发着微弱的绿光,而逍遥派出身的萧雨轲嘴角‘露’着一丝笑意,能够几次大难不死,自己也算出类拔萃之人了。而特别行动组的盘文芳却有些紧张,骑着青牦牛,将一对七星鸳鸯刀紧紧握在手里。

    两队人在土坡前的空地上打了个照面,董静当即冷笑了一声,她的威名在攻打丐帮总舵跟镜湖水寨突围时已经闯了出来,不过还需要再加强。

    狮子低头怒吼一声,驼着背上的主人纵身跃起,董静手腕一转,手里的钢枪就直向流栓宝的面‘门’戳去。

    这一招出手很快,不过流栓宝也是老江湖了,迅速一侧身躯,来了一招“马肚藏身”避开来枪,手里的双环就朝对方打去。不过他的坐骑嘶叫了一声,前蹄扬起。

    萧雨轲一招“溪山行放”就朝董静击去,他也听说过董静的大名,为战队的另外一个男队员,他也很想领教一下“动静皆自若”的厉害。

    董静从坐骑背上飞起,手里长枪一转,就往萧雨轲眉心扎来,这一招又快又准,令敌人难以防范,流栓宝在马背上身体一横,手里双环继续挥出,立刻将萧雨轲扫翻在地,才替他躲过了这一招突然袭击。

    琉‘玉’也策马前来,她跟盘文芳二人同时挥舞手里的武器就朝董静围攻而来。

    修悟派的掌‘门’师兄张宇鹏一提老虎脖子上的缰绳,手里的铁‘棒’一抖,就将这俩围攻同伴的‘女’子隔开,双钩跟双刀同时砍在了他的铁‘棒’上,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他的手腕一抖,便挑开了俩‘女’子的武器。

    为少林寺的‘门’人,张宇鹏也是血厚抗打,而且他跟朱子温和大杨杰的脾气很像,稳扎稳打,不慌不忙,不急不躁。

    看到董静确实很强大,速战速决是不可能的,流栓宝立刻改变战略,他自己拖住董静,命萧雨轲去围攻张宇鹏。

    流栓宝的战术没有问题,但萧雨轲有些焦急,手里的双钩不断的朝张宇鹏砍去,加上俩同‘门’一共六把武器如同风火轮般的不停朝张宇鹏砍去,对方仍不慌不忙的格挡,一条水火棍舞的密不透风。

    在土坡上为同伴加血的小杨洁看到后也不免揪心,现在双方成了胶着状态,不过局势很快就改变了,流栓宝不是董静的敌手,被对方一枪从马背上挑下,小杨洁立刻从土坡上跳下,赶了过来为他救治。

    董静调转狮子头,手里的钢枪再次挥出,萧雨轲率先中招,从鹿背上跌下,盘文芳还想要再拼死抵抗一下,不过大势已去,钢枪刺来,将他从牦牛背上扫落,琉‘玉’想要逃走,但被董静追上,一枪从马背上挑落。

    小杨洁看到自己的队员全都受了伤,额头汗如雨落,董静跟张宇鹏奔到了土坡上挥舞着武器示意。

    童彩霞看到自己的战队终于胜了一局,便松了口气。

    赵安邦立刻派刘梦濡率峨眉弟子进入战场中营救同伴,锣声响起,里恩对下面两派‘门’人道:“暂时休息一刻钟,请两派‘门’人用些水果补充下体力!”

    双方‘门’人都撤回了各自的阵营,只见盟主战队的九位侠‘女’为他们端来了芒果,枇杷酥梨等水果,童彩霞看到了鹿飞跟罔小杰,恨的牙根痒,郑康也看到了韩禾苗跟徐小鱼二人,瞪大了眼睛,冷声道:“我才不吃水果,有没有酒?”

    这时‘玉’箫走了出来道:“酒是为朋友准备的,你算我们的朋友吗?”

    童彩霞便站了起来,她的一张快嘴比她的手更快,当即道:“你算什么东西,哪个‘门’派的,本尊怎么没有见过你?”

    ‘玉’箫就回应道:“那是你孤陋寡闻!”

    童彩霞吃了一惊,想要继续用语言发起进攻,但两位同伴汪洋跟章阿红也非等闲之辈,这仨‘女’人的快言快语胜过江湖中所有人。

    汪洋立刻用低沉的声音道:“这位姑娘跟里恩关系不一般,盟主夫人不会是因为你才把盟主休掉的吧?”

    众人立刻哄然大笑,‘玉’箫却冷静的回答道:“不错,是高小姐对自己的丈夫都不相信,他们不会有好结局的!”

    章阿红还想要再讥讽这个‘女’子几句,但听到对方的回应的登时惊讶了,仨‘女’人明白过来,准备同时对这个‘女’子口诛笔伐时,对方已经率了侠‘女’战队转身离去。

    童彩霞愤愤的骂道:“好一只不要脸的狐狸‘精’,里恩被她‘迷’的失魂落魄!”

    一刻钟很快就过去了,双方再次派出战队进行比试。

    战鼓声再起,结界外的水长老又气又急,却无法逾越,便那余正华跟金国师二人撒气。

    金国师跟他是同僚,还是大理国的国师,不好跟他一般见识,余正华就年少气盛,怎堪忍受他的讥讽,立刻回击道:“老匹夫,倚老卖老,如果不是我爷爷提拔重用你,你现在怎会成为五行督察使的!”

    水长老终于抓住把柄,冷声道:“你还真是一个地道的纨绔子弟,一点你祖上的风采都没有,老朽真替你祖父羞耻,枉老夫瞎了眼,还推举你为武林盟主。”

    金国师就劝道:“你们俩不要再争执了,我们的想办法进去才行。里面的战斗已经打响了。”

    余正华就对结界内高呼道:“义弟,让我们进去啊!”

    里恩骑着云雕飞出了结界,道:“里面两派正在‘交’锋,我不希望他们被外界打扰!”

    水长老看到他气就不打一处来,但还是冷声呵斥道:“小子,你在搞什么鬼,快让老夫进去!”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