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兵临城下
    正是因为敌军主帅的多疑和分兵造就他们注定失败。.: 。

    里恩将水小姐及其所剩的残部困在了凤凰城的城‘门’‘洞’内,却没有将其诛杀,反而命金国师率九大‘门’派长老留下看守,他自己率领了盟主战队返回城楼,向城外望去。

    天空中再次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不过他们不怕闪电。

    里恩对同伴道:“看样子水长老很快就会赶到。”

    一直在城楼内没有‘露’面的余正华走了出来,对他道:“义弟,你准备如何对付水长老啊?”

    里恩回答道:“让水长老亲眼看着他的修悟派跟修真派一决高下,看着他招募来的这群恶人受到制裁,这样才算真正的打败他!”

    回到城楼房间内,里恩坐在了石椅休息。他对阿青道:“但愿衣三昔跟邝安然二人能够顺利的避开水长老,接到温如珠跟高小姐!”

    阿青听后就疑问道:“小姐也来束河古镇了?那你见到她后要如何面对她啊?”

    里恩不语,这时‘玉’箫从外面走进,道:“你猜的没错,水长老率了修悟派的‘门’人来了!已经在城‘门’外两里开外了!”

    阿青就道:“该来的终归还是要来的!”

    里恩站了起来,道:“准备坐骑,我要亲自去迎接水长老,让金国师上来!”

    ‘玉’箫立刻召唤出云雕坐骑,宵辟野也骑了云雕下去接金国师。里恩现在所骑乘的云雕是借客虎儿的,他的云雕现在还是小彩虹手里的雏鹰。

    天煞盟的这些杀手跟逍遥派一起载了金国师余正华就往凤凰城外飞去。

    水长老一边行军一边观望,但看到了高耸入云的凤凰城后,就立刻下令加快行军。很快就跟里恩一行人相遇。

    金国师率先开口道:“想不到你们还是追进来了!”

    水长老没有搭话,不过徐节骑着飞龙跟他们正面相对,道:“你们这是在搞什么?先是躲入了束河古镇,现在又躲入了地下古城内!”

    里恩开口道:“要不是水长老联合了玄击金刚等强敌,我们也不会钻入地下,现在他又紧追不舍的赶了过来!”

    徐节脸‘色’铁青,不语。余正华就道:“水长老野心勃勃,你们三位佐使却对他纵容忍让,难道真的要眼看着我们跟他的部下杀的两败俱伤吗?”

    水长老终于开口了,质问道:“小‘女’呢?”

    余正华一指身后凤凰城道:“在城‘门’‘洞’内关押着呢!”

    水长老又急又气,就要命部下前往,里恩却道:“你们修悟派不是要跟修真派决一死战吗?”

    童彩霞跳了出来,道:“不错,修真派的人呢?不会是吓的躲在了城内不敢‘露’面了吧?”

    里恩就道:“修真派‘门’人就在前面,想要见到他们的就跟我来!”说着便调转云雕方向,朝东北方飞去。

    余正华也道:“水小姐就在凤凰城的城‘门’‘洞’内,三位佐使不会也是要去救她吧?”

    水长老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当即率了部下就朝凤凰城赶去,金国师跟赵天师二人忙跟了去。

    留下的徐节就对余正华道:“你们这是在搞什么啊?我们把里恩的盟主职位罢免,把你推上了盟主之位,你却跟他联合了起来,你倒底还想不想再继续做盟主了?”

    余正华就道:“自从里恩出任盟主后,我就对盟主之位失去了兴趣,我这次出任盟主也是迫不得已,做不做盟主都无所谓了,还有这盟主人选也不是你们决定的!”

    三位佐使的脸‘色’都难看起来,谷无用强忍了怒火,耐心询问道:“那余公子可看到琵琶奴跟高小姐了?”

    余正华摇了头。

    童彩霞率了修悟派‘门’人便跟着里恩朝东北方赶去,他们看到了早已经列阵等待的修真派‘门’人,但还没有开始‘交’战。

    水长老乘着玄武坐骑,迅速赶到了凤凰城外,隔着护城河看到城‘门’‘洞’已经被吊桥堵住,就准备越过护城河去打开吊桥。

    金国师立刻劝阻道:“水长老不可,这道护城河可不是一般的河渠,而是一道结界!”

    水长老冷声道:“你骗谁呢?这座凤凰城是一道幻象,却困不住老夫的!”

    话虽如此,但他的玄武坐骑却停止不前,不敢往水流湍急的护城河内进入。水长老大怒,立刻纵身跃起,施展高等轻功,从数丈宽的护城河上方飞过,落在了城‘门’前。

    城‘门’‘洞’内的水小姐听到了父亲的声音,立刻隔着吊桥呼喊道:“爹爹,是你吗?快救‘女’儿出去!”

    水长老立刻应了道:“‘女’儿,你往后退,爹爹这就打破吊桥来救你!”

    水小姐道:“爹爹,你动手吧,‘女’儿已经做好了准备!”她跟这些残众往后退去,水长老调运了内力,重重的击在了竖起的吊桥上,但这股强大的内力击在了吊桥上却反弹了回来,又重重击在了水长老身上,令其往后退去,差点跌入护城河内,不过他也被反击的口吐黑血。

    薛慕华站在城楼上对他道:“水长老就不要再‘浪’费力气了,这架吊桥乃熟铁打造而成,你的力量再大,也无法击毁,反而会伤到吊桥后面之人。”

    水长老泄气了,他迅速调运了内力,展开自我疗伤。

    余正华率了所谓盟主佐使赶了回来,徐节就隔着护城河对水长老道:“修悟派已经去跟修真派一决高下了,水长老难道不要去看看吗?”

    从东边已经传来了战鼓声,水长老心里也七上八下的,道:“想必修真派早已经部下陷阱,设好埋伏,修悟派的这些‘门’人此去就是挨打的!”

    金国师却道:“水长老猜错了,盟主知道修真跟修悟两派的积怨很深,如果不能让两派公平的‘交’战,一决高下,他们的仇怨是不会消倪的!修真派‘门’人除了请两位隐居在苍山的高人率领之外,并没有设陷阱埋伏!”

    水长老仍不相信,对吊桥后城‘门’‘洞’内的‘女’儿道:“‘女’儿你先在里面等着,为父解决了修真派的‘乱’党后,就来救你离开这里!”

    水小姐虽然不愿意,却也无可奈何。

    水长老调运内力,准备再次施展轻功从护城河上方飞过,但他刚跃到了河边,身体就往河里坠落,金国师伸出了武器,将他拉了上来。

    东面的战鼓声已经停住,水长老立刻召唤出坐骑,迅速朝那里赶去,金国师跟三位盟主佐使也迅速跟去。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