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乘胜追击
    如果恶人恶多端时,也会遭天打雷劈的。。

    水小姐率飞行骑士跟玄击金刚等人追上金国师所率的九大‘门’派长老,一言不发,就立刻展开进攻。

    金国师率领的虽然是九大‘门’派的长老,都是武林高手,但面对玄击金刚这群从藏地来的高手也难以应对。

    天空中登时乌云压顶,天雷滚滚,无数电光火石朝水小姐及其所率的飞行骑士劈去,他们所骑乘的木雀坐骑以及其他坐骑立刻被闪电击中,冒出了滚滚浓烟,特别是木雀已经起火。

    水小姐就对下面的玄击金刚大声呵斥道:“你们倒是看准些,不要劈中自己人了!”

    金国师见到天空中乌云密布,立刻命宵辟野等人降落坐骑,迅速往凤凰古城的入口处赶去。他自己率九位长老列成一字长蛇队,阻拦敌人的追击。

    玄击金刚就疑‘惑’道:“这闪电不是我们释放的啊?”

    可水小姐怎会相信,只好降落坐骑,指挥属下朝敌人发起进攻。

    格列马跟马贼一马当先,就朝金国师冲去,但天空雷声大,无数闪电朝他们劈落,将这些人劈落下马,而后又暴雨倾盆,狂风大,一时间飞沙走石,‘迷’得众人都睁不开眼睛。

    金国师立刻率九大‘门’派长老转身迎着狂风暴雨朝凤凰古城入口撤去。

    古城的排水孔内一时挤满了人,这些江湖侠士踏着流水往古城内进入。

    ‘玉’箫也坐在了阿青的马车内指挥同伴往排水孔内进入,但行进的人群却突然停止不前了。从排水孔道内传来了扎西达娃的叫嚷声:“前面的人继续走啊,后面的人还没有进来呢!”

    薛慕华也道:“下面是安全的,老朽进去过,没有危险!”

    血纹红就道:“怕什么,我们这么多人都在,里面就是有危险我们也不用怕!”

    队伍最前面以董继红跟扬琴为首的特别战队就继续往楼梯下前行,从流淌的黑水上飞过,赵安邦跟武华鼎率了剩下的‘门’人也淌着黑水顺着石道前行。

    整条队伍再次往里面移动,排水孔外的‘玉’箫见到金国师率了九大‘门’派长老赶来,便放下了心。

    金国师却道:“敌人已经追来了,是水小姐跟玄击金刚一伙,我们跟他们没得商量的余地,要赶快进去!”

    不过左沙湾就疑问道:“可那要是敌人追到了这里,将‘洞’口炸毁怎么办?”

    ‘玉’箫从马车内道:“不用怕,他们若是将排水孔炸毁,反而会阻止他们进入,我们在里面也可以把排水孔再挖开!”

    看到前面的人安全无恙,后面的人也不再有顾虑,加快了脚步跟上,九大‘门’派长老也开始往排水孔内进入。

    左沙湾就骂骂咧咧的道:“这是什么鬼地方,想要进去还得矮下身子来!”

    丐帮的简长老就道:“老左,在这里千万不要提鬼,否则没有鬼也会把鬼招来!”

    左沙湾就道:“就算把鬼招来又怎样,我们这么多人,又有高僧又有道士,难道还怕鬼不成!”

    当‘玉’箫也率了侠‘女’战队往排水孔内钻入时,天晴了,风停雨住。

    水小姐跟玄击金刚一伙狼狈不堪的追了过来,见状,就骂道:“你们果然是往地下钻去了,本小姐这就炸了‘洞’口,把你们都埋在地下!”

    侠‘女’战队的队员听后有些担心,‘玉’箫便道:“别听她恐吓,她就是想炸毁‘洞’口也不敢!”

    水小姐想要炸毁‘洞’口,却被出‘洞’蛟告知没有带**,即便带了**也被暴雨淋湿了。

    玄击金刚站在了排水孔前,皱起了眉头道:“现在敌人已经逃入了地下,我们不能再继续追了,里面可能有埋伏!”

    出‘洞’蛟就道:“不错,里面很有可能已经布下了埋伏,我们就在‘洞’口守着,等水长老到来后再打算!”

    水长老正在镇子中心歇息,汪洋前来禀报道:“我已经率‘门’人将整座镇子都仔细搜查过了,没有见到修真派以及江湖侠士的踪迹!”

    “那镇子里的人呢?”

    汪洋摇头道:“也没有见到,他们一定是躲到了我们找不到的地方!”

    水长老就疑问道:“难道所有人都躲到西北方去了?”

    水牢的犯人秦原率了一支马贼赶回来禀报,称水小姐跟玄击金刚已经追到了一座古城的入口,敌人都已经从一个石道内逃进了地下!

    水长老立刻站了起来,道:“他们果然都躲入了地下,我们现在就往那里追去,看他们还能躲到哪里?”

    修悟派的‘门’人在水长老的率领下离开了镇子,不过一群人留了下来。

    这些人便是三位盟主佐使跟高丽兄妹俩,还有赵天师,温如珠以及索安索铜穆行等人。

    高丽担心的道:“也不知相公怎么样了?”

    温如珠就安慰她道:“盟主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

    高进就道:“呸,现在水长老已经率人追去,里恩即便有九条命也逃不出水长老的追杀了!没想到余正华这小子居然跟里恩是一伙的!”

    他们在一座楼房内歇息,三位盟主佐使在二楼房间里,这些护卫在房间外警戒。

    高雄就对徐节和谷无用道:“现在事态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掌控,只能任由水长老父‘女’一意孤行了!”

    徐节坐在椅子上道:“这样做好,让他们斗下去吧!最好斗得两败俱伤,元气大损,这样我们才能重整武林。”

    高雄叹息道:“我们虽然大权在握,却没有兵,拿这些逆渠也无可奈何!”

    谷无用就道:“可惜季登亭元帅不能跟我们一起来,否则就可以借他的兵来收拾这里的残局了!”

    徐节道:“不用担心,我们虽然没有兵,但对付这两派的残敌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首先要除掉罪魁祸首水长老,以及水小姐,还有‘混’江龙跟玄击金刚一伙,修悟派的‘门’人都好说!”

    赵天师也在旁边,他的脸‘色’很不好,道:“虽然没有大宋的水军,但我们还是可以向大理国皇帝借兵的,我们的武功再高,也不能面面俱到,有些地方还需要小喽啰来把守的!”

    温如珠跟高丽从楼下走了上来,向众人行过礼。高丽直截了当的道:“我要跟温姑娘一起离开镇子去查看战况,或许还有缓和的余地!”

    徐节听后就冷笑了一声,道:“如果里恩跟水长老还有缓和的余地,那在隧道出口就会展开谈判,而不是被水长老一直追击!”

    高丽就道:“难道我们就在这里坐山观虎斗吗?”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