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无法逾越
    有的人就是与众不同,即便他父母也不清楚自己的孩子为何会与众不同。,: 。

    里恩在落水失忆之前跟普通人一样,自从他失忆后,就产生了梦通现实的特异能力,不过最近他梦通现实的情况很少出现,却又可以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

    墓主人跟凤凰古城主人的声音都只有他一人听见,这对于他来讲并不是什么好事,墓主人为他增加了一条命,他还没来得及检验真假,这个凤凰古城的主人却要他留在这里。看着寻找自己的同伴就在断墙对面,但这道断墙却成了无法逾越的鸿沟。

    看到断墙对面的火把跟呼唤声,扎西达娃立刻高声回应,但对面的人却毫无反应,里恩以为逢晨东他们听不懂扎西达娃的话,自己也试着高声回应,但对面还是没有反应。

    很显然,这道无形的障碍阻止外人进入,而闯入这里的人也无法离开。光亮跟声音可以从外面传进来,但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的景象,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金国师就道:“没用的,我们可能被困在了一个结界内!”

    “结界?”里恩询问道:“结界是什么?”

    金国师就道:“结界就是另外一个空间,就如同隐身的人可以看到别人的一举一动,听到不然的一言一语,但别人却看不到隐身之人。”

    里恩道:“国师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处于隐身状态,所以逢晨东他们看不到我们,也听不懂我们的声音,我们却能看到他们!”

    金国师道:“可以这么说吧!”他也有些疲倦,继续躺在了石道上。

    “可我们队伍中又没有天山派的高人,是谁将我们隐身了呢?”里恩继续疑问道。

    金国师就道:“布下这个结界之人将我们困于这里,你向凤凰古城的主人询问下!”

    里恩便朝断墙处移去,趴在了深渊边,朝下面质问道:“你不是说只要我一人留在这里吗?让我的同伴离开这里啊!”

    深渊下面传来了他自己的回音,他的同伴也沮丧的就地休息。

    在无奈和绝望中,里恩背靠着大象闭上眼睛,此时的他又困又饿,更要命的是渴,不过水囊里已经没水了,城墙下面倒还有水,但谁不敢冒然饮用。

    他在睡梦中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一团漆黑的浓雾中,找不到方向,也找不到同伴。他绝望了。

    浓雾中,凤凰古城城主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留在这里,你的同伴可以离去,你如果能够做到,那老夫就放你的同伴离开!”

    里恩当即质问道:“不知前辈为何要单独留下我?”

    古城城主就道:“因为这群人中就你最年轻!”

    “难道年轻也是一种错?”

    “年轻不是一种错,而是一种资本,你正年轻,可以为老夫做更多的事情,甚至可以完成老夫没有来得及完成的宏图大业!”黑雾中有声音发出。

    里恩就辩驳道:“可晚生的生命不由自己掌控啊,自从我踏入江湖以来,经历了无数生死,也多次从死亡中逃脱,接下来还要继续接受江湖的考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难逃一死,我知道,好运不会一直眷顾我。”

    这个声音继续道:“你放心,至少在这里,老夫会眷顾你的。你留下,老夫要把我未完成的宏图大业告诉与你,由你来替老夫完成!”

    里恩立刻道:“只怕以晚生的能力完成不了前辈的宏图大业!”

    “你可以的,老夫会一直指点你的!”

    里恩仍争辩道:“可我的事情还没有完成,现在江湖中分为修真跟修悟两派,他们之间的仇怨很深,如果无法将这两派的仇怨消除,整个武林就会毁于内讧,晚生身为武林盟主,如果这两派毁于内讧,晚生也再无颜存活于世了!”

    “这就是你闯入我凤凰古城的目的?”

    里恩点了头,他不确定古城的主人是否能看到他。

    这个声音道:“说说你的打算!”

    里恩道:“我听居住在镜湖小筑中的阮星竹夫人说,凤凰古城内有一种瘴气,可以令所有进入其中的人都产生幻觉,这中幻觉就跟亲身经历的一般真切,所以晚生想要利用前辈的古城来使两派‘门’人在幻觉中一决高下,以消除两派仇怨。”

    古城的主人就道:“你这种想法不错,看来老夫放走的那个人还是起了用,老夫同意你利用老夫的古城来消除两派的仇怨,但效果如何?老夫不保证!”

    里恩听后大喜,道:“多谢前辈支持,晚生一定竭力而为!不知前辈的宏图大业是什么?”

    “这个你以后会知道的,老夫要先看看你的能力如何?你的同伴可以走了,但你要留下!”

    里恩就道:“可如果晚生不回去,修真跟修悟派的‘门’人就不会来这里!”

    “他们会的,只要你还在这里!”

    里恩也不会再争辩,只见浓雾散开,‘露’出了一座高大的点将台来,他独自站在点将台石栏内,向下面望去,是一片沙场,居然还有河流从沙场间穿过。

    这个声音从他身后传出:“这里就是两派一决高下的地方,你在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两派‘门’人‘交’战,但你不能干预他们的厮杀!因为你是不存在的!”

    里恩就回头望去,却没有见到人,不过有一座石椅,沧桑而又古朴,上面雕刻着凤凰图纹,这个声音道:“你坐下!”里恩在石椅上坐下,‘胸’怀中立刻升起了一种豪迈的‘精’神,仿佛自己化身为一员大帅,坐在石椅上指点风云。

    “这跟你的盟主宝座坐起来感觉如何?”

    里恩就道:“武林盟主的宝座虽然威风,却只有虚名,晚生只是一个傀儡,武林中的大权还是掌握在三位佐使手里,面对水长老的胡非为,晚生无可奈何!”

    古城主人就道:“那是因为你还太年轻,江湖经验不足,你现在就是老夫的替身跟傀儡,但老夫会逐渐将大权‘交’于你,待到你成熟之时,老夫的大权就是独特的能力,你获取后,没有人可以夺走!”

    “成熟?我何时才能成熟?”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