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古城断墙
    当人们被困在幻境中时,就忘记了时间。

    里恩和三位同伴进入了凤凰古城地下的一座墓室内,见到了墓主人,并且与其达成条件,离开墓室后,回到石台,正朝寻路离开时,被一群旋翼兽前后围攻。

    里恩在前杀出了一条血路,金国师断后,他们终于逃到了城‘门’旁,顺着楼梯向城头逃去。

    这群旋翼兽追到了城‘门’下就驻足不前,不过它们呲牙咧嘴,张牙舞爪的情形令众人都有些后怕。

    金国师守在了楼梯口,掩护同伴登上城头,他们坐下歇息,就听从远处传来了呼喊声。

    里恩询问道:“你们听到呼唤声了吗?好像是逢晨东跟我的俩护卫发出的。”

    薛慕华也点头道:‘是啊?可这声音好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他们在哪里呢?’

    金国师也赶到了城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快离去!”

    里恩应了,继续驱使大象顺着城头走去,这些呼唤声越来越清晰,金国师道:“看来是逢晨东带人来找我们了。”里恩就疑问道:“逢晨东不是同我们来过这里吗?他怎么不来跟我们会合啊?”

    薛慕华就猜测道:“可能他们也是刚刚进来,还没有寻到这里!”

    “我们下来有多久了?”里恩询问道。

    没有人回答上来,地下没有日月,也不知时辰。当他们来到了塌陷的城墙处时,就立刻明白逢晨东他们为何没有进入城内寻找了,这断城墙塌陷的更厉害了,先前平继宗架在上面的如意白蟒桥也坠入了深渊里。

    对面出现了无数火把,可要如何越过断崖呢?

    逢晨东他们过不来,里恩他们也出不去。现在这段倒塌的城墙已经有十多丈宽阔,面对深渊悬崖时,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飞过,那就是骑乘飞禽。

    里恩再次疑问了:“宵辟野有云雕坐骑,他是可以骑着云雕飞过来的,怎么不见他过来啊?”

    大象见到这段深渊立刻停住了脚步,无论如何也不愿在往前一步,里恩就从大象背上跃下,拿着打狗‘棒’就朝深渊望去,知觉一股强大的引力就将他往深渊里吸去。

    金国师从马背上飞跃而下,伸手就抓住了里恩的脚踝,防止他被深渊吞噬。

    扎西达娃见状忙也奔过来抓住了金国师的双‘腿’,用力往后拉,不过这深渊的吸引力道实在太强劲了,薛慕华就道:“老朽过来救你们,前往不要松手!”

    里恩头朝下,他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道正将自己往深渊里拖拽,深渊下是一团巨大的黑影。

    薛慕华从大象背上下来,取出绳子一端绑在了大象‘腿’上,另一端绑在了扎西达娃的两‘腿’上,然后就驱使大象转身,把三人从深渊的边缘往外拉。

    深渊中传来了一个男人得意的狂笑声,里恩立刻质问道:“你究竟是什么怪物?快放了我们!”

    一个低沉却清晰的声音传入了里恩耳中:“既然你们来到了这里,就不要再想出去了!”

    里恩仍然质问道:“你究竟是什么怪物?快放了我们!”

    这个声音道:“本尊就是这座古城的城主!”

    里恩听后全身发麻,“凤凰古城的城主,那不是已经葬身地底,早就死了吗?”

    但这也没有什么好奇的,他的世界观自从这次来到凤凰古城后,就已经彻底改变了,先是已经成为干尸的墓主人却还能跟他谈条件,凤凰古城的主人向他问话也就正常了。

    里恩忙道:“我们是得到墓主人允许可以离开这里的!”

    凤凰古城的主人却道:“他是他,我是我,他允许你们离开,本尊可没有允许你们离开这里!”

    “那你要如何才能放我们离开这里?”里恩询问道。

    扎西达娃跟金国师二人被大象和深渊的两股力量拉到了极限,但他们仍不敢松手。

    凤凰古城城主就道:“你留下,你的同伴可以离开!”

    里恩愣住了,金国师就对扎西达娃道:“你们快驱赶大象把我们拉上去啊?”

    薛慕华也焦急的将金国师的坐骑白马也套到了大象身上,两只坐骑拼命的往前拽拉,扎西达娃惨叫一声,道:“我受不了了!”

    里恩立刻道:“你们快松手,我死不了的!”

    扎西达娃手一松,金国师连同里恩一起往深渊中坠落,薛慕华呆坐在了地上。

    深渊中这个声音却道:“蠢货,老夫只要你一个人留下!”

    一股强大的力量将里恩和金国师二人卷了起来,抛到了半空中。

    里恩立刻质问道:“那你倒是把我的同伴送上去啊!”

    金国师手腕一转,从袖里抛出一根弯钩,挂住了破损的城墙,另外一只手让抓着里恩的脚踝,然后就对城头嚷道:“快把绳子丢下了!”

    薛慕华听到下面的这个声音,立刻大喜,忙将扎西达娃身上的绳子解下,抛向了塌陷的城头。绳子慢慢垂到了金国师身边,他张嘴咬住了绳子。

    里恩正在头晕脑胀时,看到了身边的绳子,立刻伸手抓住,让就往自己身上缠绕。

    深渊中这个声音道:“本尊这次就先放你们上去,不过你小子记着,你的命是老夫的!”

    薛慕华再次驱赶大象,扎西达娃也抓着绳子将金国师跟里恩两人从深渊中拉了出来,他们远远的离开断墙,坐下喘气。

    金国师就询问道:“盟主,你刚刚在跟谁说话?”

    里恩一边喘气一边询问道:“刚刚在深渊中你们都没有听到吗?一个自称是凤凰古城主人的!”

    金国师摇了头,道:“这里很古怪,盟主你一定出现幻听了。”

    里恩肯定的道:“我敢肯定自己没有听错,就是凤凰古城的主人,我的命现在是他的了!想要离开这里,还得需要他的同意。”

    金国师躺在了城头的石道上,扎西达娃就道:“刚刚好险啊,盟主怎么会失足坠落下去呢?”

    里恩就辩解道:“不是我失足坠落,而是被一股力量拽了下去,是凤凰古城的主人不想我们离开这里!”

    “凤凰古城的主人?”薛慕华疑问道:“难道凤凰古城已经埋入地下一千多年了,古城的主人还活着?”

    金国师坐了起来,道:“不是活着,这里所有的东西,除了旋翼兽之外,都是以魂魄的形势存在,但这些亡魂却掌握着强大而又怪异的力量,这段城墙就是被这种力量扩大了裂痕的!”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