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门后
    ‘门’是一个神奇之物,‘门’后面是一个神奇的世界。。: 。

    通常‘门’都是由‘门’框跟‘门’板组成,有的‘门’会加上‘门’把手和‘门’锁,没有上锁的‘门’后面的东西往往不重要。有的‘门’前面还有人把守。

    眼前的这道石‘门’前就有两尊人俑把守,这仁俑方头长身,不似当代石刻,里恩对这也不懂,不过这人俑的眼睛雕刻的很深邃。

    石‘门’很厚重,两侧各雕刻着一朵很妖‘艳’的‘花’。

    里恩很想知道石‘门’后是什么,就向金国师望来,征询他的意见。

    金国师就道:“这‘门’后可能是一座墓室,而墓室内可能封锁着恶魔,老夫现在也拿不定主意,一切听凭盟主决断!”

    里恩就向这两位神医望去,薛慕华不语,扎西达娃倒很好奇,希望里恩打开这扇石‘门’,如果里面有危险,再关闭石‘门’即可。

    金国师站在了里恩身后,道:“也罢,你就打开石‘门’,万一有什么危险,老夫来阻拦,你们先撤!”

    里恩点头应了,缓缓穿过人俑来到墓‘门’前,深吸了一口气,将双手按在了彼岸‘花’上,用力推‘门’,但石‘门’纹丝不动。

    扎西达娃就上前帮他,两人各推一扇石‘门’,但石‘门’仍没有反应。

    这时石‘门’中的声音继续道:“想要踏入结界,没有诚心怎行?”

    里恩有些生气,立刻质问道:“那要什么诚心呢?要我们设香案,献三牲三跪九拜吗?”

    石‘门’后的这个声音道:“不用,只需你将左右手的血涂在这两朵石刻的‘花’上即可!”

    里恩就疑‘惑’了,金国师道:“以血涂彼岸‘花’,这样太危险了!如果彼岸‘花’饮了人血,就要夺人‘性’命了。”

    薛慕华也道:“现在我们也不是到了非要走进墓室的时候,不然现在就返回石台那里,或许会有人来营救我们的!”

    扎西达娃却道:“你们都这样畏首畏脚的做什么,用我的血来涂石‘门’上的‘花’!”说着就取出了一把锋利的小藏刀。

    里恩却按住了他的手道:“前辈,我能够重获新生,你的功不可没,不要前辈再流血了!”说着取过藏刀,往自己双手上迅速划了下去。

    藏刀很锋利,划过后鲜血涌出。扎西达娃取回了自己的藏刀,里恩将双手按在了两朵彼岸‘花’上。

    就听“吱呀”一声,一道耀眼的亮光从‘门’缝里放出,这光亮亮的令众人睁不开眼睛。一缕黑烟趁机从‘门’缝内挤了出来,潜入了墓室外的黑暗中。

    石‘门’缓缓的打开,光芒弱了下来,里恩移开了手,就看到了一座普通的墓室,一具宽大的棺材放在一座石台上,棺材四周放了四只大箱子,两位有九只大陶瓷瓶子围着石棺摆列。

    房间里的光线有墓室四壁上的灯奴发出来。

    扎西达娃已经率先进入了墓室里,他对这些灯奴很感兴趣,灯奴的双‘腿’跟石壁融合,背着灯座,灯座里的灯芯发出了雪亮的光芒。

    里恩就询问道:“这里的灯居然能够亮如此久?”

    薛慕华也走进了灯奴前,仔细看了灯油道:“这血灯用的是鲛人的油膏,可以燃烧千年而不息灭!”

    “鲛人?”里恩疑问道。

    薛慕华就解释道:“传说中的一种鱼类,生活在大海里!”

    金国师也走了进来,道:“这果然是一座墓室,大家都找下看有没有别的出路!”

    里恩应了,环顾了一下墓室四壁,没有发现第二扇‘门’。

    扎西达娃先朝陶瓷瓶内望去,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到,再朝这些箱子看来,询问道:“你们说这些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薛慕华就道:“应该是金银财宝!”

    扎西达娃就要打开,金国师却道:“小心箱子上有毒,还有不能贪心,否则再多的金银财宝也无福享用!”

    扎西达娃用小藏刀挑开了一只箱子,里面装的果然是金银财宝,金国师惊讶了,他识得这些财宝不是普通的金银,而是可以用来打造装备的铸铜,还有高级宝石。

    里恩用手绢包扎了双手的伤口,也朝木箱内望去,道:“是铸铜,还有高级宝石。”

    扎西达娃想要带走,却发现自己身上就一根绳子拦腰系着,绳子上别着一把小藏刀,连衣服都没有穿,更没有口袋装东西。

    里恩很想要这些宝物,但没有拿,即便拿了也出不去。

    扎西达娃依次打开了另外三只箱子,里面的宝物都大同小异,金国师就道:“如果把这些宝物拿出去,至少可以打造一支修悟派。”

    里恩道:“可我们都出不去,要这些宝物有什么用?”

    金国师就道:“你猜出路在哪里?”

    里恩根本猜不出来,薛慕华却道:“有时候生路会变成死路,死路也会变成生路,如果这里还有生路,那一定是在棺材之内!”

    里恩不信,道:“棺材里都是死人,怎会有生路呢?”

    但他们四人还是合力移开了棺材盖,这棺材盖居然是用黄铜打造,格外的沉重。

    金国师就道:“这具棺材居然是用黄铜打造,外面涂了灰‘色’的漆,让人误认是木板打造的,棺材里的主可真有钱!”

    里恩也明白,黄铜在某些时候可以直接等于黄金,属于朝廷特有。

    薛慕华朝古城内望去,只见里面还有一只小棺材,棺材盖上用梵文刻着一道咒,金国师就向扎西达娃询问道:“你是否识得天竺的梵文?”

    扎西达娃摇了头,里恩也大着胆子朝棺材内望去,就道:“这好像道士画的符咒啊!”

    金国师道:“不错,就是符咒,应该是天师降魔咒!”里恩摇头表示自己不懂。棺材内一个声音却再次响起:“放我出去,这些箱子内的宝物都是你们的了,一人一箱!”

    里恩道:“不知阁下是何方神圣,为何会被困在这里?”

    金国师也竖耳聆听,这个声音用古老而又沧桑的声音道:“吾乃镇守魔界之‘门’的大将军,镇守期限已到,却迟迟不见有人来接替,本将军封死了魔界大‘门’,想要前去询问人皇,却发现离开的‘门’已经被封死。”

    金国师就道:“你既然身为镇守魔界之‘门’的大将军,就应该恪守职责,等到接替你的人到来后,再离开,而不是擅离职守!”

    这个声音就暴怒道:“你可知接我班之人迟到了多久吗?”

    “他接班总是迟到,也可能这次是真的忘了要来接我的班。”这个声音喃喃自语道。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