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三岔路口
    相由心生,而相也包罗万象,在黑暗与绝望中,唯有宗教可以给人以光明和方向。

    被困地下古城中的四人只好坚持,无论地面上是狂风暴雨,还是‘艳’阳高照,地下都是一片漆黑,不分昼夜。

    里恩闭目而睡,他有一个怪异的长处,可以在梦中预知即将发生的事情,在梦中遇到高人相助,在梦里变得强大。

    他这次梦到了如来佛祖,闪着耀眼的光芒,他不由虔诚膜拜,然后就询问道:“我们被困这地下古城内,希望佛祖能为我们指一条离开这里的明道!”

    佛祖睁着大眼,却不回答。

    也许佛是要他自己悟道,悟离开之道。

    在梦里,里恩看到了浑身生着白‘毛’的扎西达娃也朝佛祖虔诚的跪拜,只有薛慕华不为所动。

    金国师是大理重臣,大理尙佛,他虽未在天龙寺出家,但也是信佛的。

    当梦醒之后,饥饿笼罩着里恩。

    金国师就询问道:“即便盟主的俩护卫驻扎哀牢山,逢晨东不在乎盟主死活,那‘玉’箫跟阿青二人也应该询问起盟主的下落了啊!”

    里恩担心的道:“我现在不怕他们不来寻我,而是怕他们进来后找不到我们,反而也被困在了这里!”

    金国师就安慰众人道:“不会的,逢晨东跟你的俩护卫都进来过,到过这里,不会‘迷’路的!”

    里恩道:“可如果我们被困与幻象中,他们也被困在幻象中,两个幻象**而不相遇,那他们永远都遇不到我们!”

    薛慕华摇头道:“盟主说的话太深奥了,老朽听不懂!”

    里恩便简单的道:“假如说我们现在都在石台上睡熟,我们现在都是在梦中,可能是我的梦,也可能是你的梦,更或许是我们四人共同做了同一个梦,现在在梦里无法苏醒,而寻找我们的人进入地下古城后,也开始做梦,他们有**的梦,跟我们的梦没有相遇‘交’织,那我们就无法跟他们相会!”

    金国师道:“如果盟主说的是真的,那再多的人来找我们也找不到我们,其实我们就在他们身边,只不过他们进入了他们的梦里,没有见到我们而已!”

    那要如何打破梦境呢?

    里恩道:“薛神医,你用银针扎我的‘穴’道,哪个‘穴’道被扎后最疼,就扎哪个‘穴’道!”

    薛慕华取出了银针,直接刺入了里恩的手指缝。

    这种疼痛最直接,但里恩是清醒的,眼前的一切都还是黑暗跟微弱的萤火虫之光。

    如何离开这里呢?

    “钟声”令恩惊讶道:“如果钟声是真是的,那就要有一口种!我们先找到这口钟!”

    扎西达娃取出了火把点燃,骑着大象在前照亮引路,金国师跟在了后面。

    他们特意在经过的地方刻下了记号,顺着水流而去,来到了一个岔路口,里恩可以肯定这个三叉路口他从来没有来过。

    左边的路崎岖窄狭,布满了泥泞和黑暗,中间的这条路平坦,但前途也会是一片黑暗,右手边的这条路被一根横放的石柱拦住,石柱上用朱漆题着几个明显的如斗大的汉字“此路不通”。

    选择走哪一条路是个问题,万一走错了路,可能就再没机会回来了。

    里恩立刻道:“我留在原地,你们三人各选一条路走,我朗声数数,当你们听不到我的声音时就立刻回头,来我这里会合,然后我们决定走哪条路!”

    三人就答应了,薛慕华选择左边的路,扎西达娃选择中间的路,右边的路就只有金国师去走了。

    里恩高声念着数字,三人沿着自己选择的路迅速前行。

    薛慕华选的路不仅崎岖坎坷,而且生满了荆棘,荆棘的尖刺将他的衣袍都划破了;扎西达娃选择的路虽然平坦,但漫无尽头,越往前走,他心里就越没底,整个人都变得虚无飘渺;金国师选择的路被阻挡住,不过他翻过了这跟石柱,继续往前走,没多远就是一条断崖,深不见底。

    没了路,金国师只好返回,这时里恩已经数到了一百。

    数数声仍在继续,但两位神医已经在走返程路了。

    接近二百时,两人都走了回来。

    扎西达娃抢先道:“中间这条路很平坦,就是看不到尽头。”

    薛慕华道:“我选的这条路充满了崎岖坎坷,而且还布满了荆棘,我的衣服都被划破了。”

    金国师道:“我翻过了石柱,却走到了一道断崖前,没了路!”

    里恩就道:“我们选择走薛神医的这条路走,就一定能走到尽头的!”

    金国师就疑问道:“为何?”

    里恩解释道:“中间的路虽然平坦,却没有尽头,薛神医的路虽然崎岖坎坷,但还有荆棘,有荆棘就有植物,有植物就有动物,有动物就有生命!”

    三人便跟着里恩选择了最左边的路往前去,他们一路上披荆斩棘,翻越坎坷,进入了另外一个结界内,他们穿过一个狭长的石道。

    这条石道幽长而又恐怖,两侧石壁上的的灯火发出了绿‘色’的火焰。

    金国师立刻道:“我们走的是一条墓道,如果没猜错的话,前面应该就是墓室!”

    薛慕华就疑问道:“我们来墓室做什么,这里不是凤凰古城吗?怎么会有墓室呢?”

    金国师没有解释,也解释不出,但一座四四方方的地下秘室出现在他们眼前,两个‘门’奴手执长戈在把守墓‘门’。

    里恩就道:“既然墓主人不愿意我们去打扰他,那我们还是回去吧!”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急迫的道:“你们进来,老夫一个人很闷的慌!”

    众人听了立刻吓的出了一伸的‘鸡’皮疙瘩,而扎西达娃身上的‘毛’都树了起来。

    里恩吱吱唔唔的质问道:“你究竟是人还是鬼?”

    这个声音回答道:“打开你面前的这道墓‘门’,你就能够知道答案了!这是一扇神奇的‘门’,‘门’内有你一切想要知道的答案!”

    不过看到这两尊威严肃穆的石俑,还有木‘门’上的一对彼岸‘花’图案,里恩犹豫了。

    金国师惊讶道:“死神的标志,彼岸‘花’!”

    薛慕华不明白,扎西达娃道:“这是佛经中的地狱之‘花’,打开这扇‘门’后,可能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唯一不可能的就是人间!”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