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冤魂索命
    人的恐惧源于无知,而令人更加恐惧的源于人内心深处的愧疚。。

    当里恩他们弯腰屈膝从排水孔进入凤凰古城内时,他们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幻象,当他们立刻地下古城时,又回到了现实中。

    初探古城的一帆风顺使他放松了对古城的戒备和恐惧,为了保密期间,第二次进入古城时,他只带了两位医者跟金国师,但幻象是会改变的。

    原本隐没在黑暗中的黑影从四面八方朝他们围来,更有骷髅爬上石台,向他们探出白骨。

    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逃出这里,不过进来容易,出去就难了。

    大象背上的里恩跟白马上的金国师都‘迷’路了,老马在这里不能识途,大象在这里也只能原地打转。

    走投无路后,他们只好返回古城中心的这座石台,但也可以是祭台,而他们要么是祭司,要么成为祭品。

    里恩现在有些后悔没有听从金国师的建议,带一僧一道同来。

    不过金国师已经在石台周围布下了阵法,暂时阻止这些黑影跟白骨的入侵。

    里恩看的更清楚了,这些黑影如同幽魂,在撕心裂肺的呼喊中,幽魂钻入了白骨之中,渐渐幻化出一具具腐尸,这些腐尸在他们面前又生出血‘肉’,覆盖上皮肤跟面容。

    这些面容他似曾眼熟,但又记不清楚。

    其中一个面容口‘唇’启动,用奉承的腔调道:“小的恭贺盟主就位,迎娶高小姐!”

    里恩立刻记起了,这些面容都曾经在他新婚的酒宴上出现过,被他怂恿前往阳关抵御外敌,死的都是四十级以下的,活下来的都是江湖‘精’英。

    看到这些被自己骗到阳关外送命的冤魂,里恩惊讶了,疑问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这里不是凤凰古城吗?”

    一个年轻的“面容”道:“我们都是听了盟主的教诲,前往阳关杀敌的江湖散客,原以为可以杀死外敌,捡取战利品,赢得大量经验,没想到却战死沙场!”

    里恩不语,金国师就道:“盟主的法并没有错,只能怪你们武功太差!”

    这个年轻的“面容”就道:“其实我们可以不用去阳关送死的,阳关内有久经沙场,专职杀敌卫国的大宋将士,外有武功高强,江湖经验丰富的诸派‘精’英,我们去只是被当炮灰和替死鬼!”

    金国师却单掌树与‘胸’前念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如果你们不为利益驱使,也不会前往阳关白白送死,盟主可没有‘逼’你们前去杀敌!”

    话虽如此,但里恩心里充满了对这些人的愧疚,这些年轻的脸发出了悲呛而又悲愤的大笑来,“哈哈”声在地下古城内回‘荡’。

    里恩道:“都怪我一时心急,害得你们枉死沙场!”

    这些年轻的面容渐渐被刀枪剑弩刺入,然后拔出,热血飞溅,他们在痛苦中死去,惨叫哀嚎声不绝于耳。

    里恩匍匐与地,向这些冤魂祈求宽恕。

    祭台下的黑水伸出无数冤魂的黑手,向石台上的里恩叫冤。

    这些“面容”迅速褪去服饰面皮,重新化一具具白骨,退回了石台下的黑水中,跟无数冤魂融合在一起。

    一声清脆而又悠扬的钟声惊醒了石台上的四人,里恩睁开眼睛,借着萤火虫微弱的光亮向四周望去,黑水静静的流淌,冤魂白骨全都没有踪影。

    金国师睁开眼睛询问道:“你们听见了吗?是钟声,这里居然有钟声!”

    “不错,是钟声!这地下古城内怎么会有钟声呢?”薛慕华也肯定的道。

    扎西达娃抖落了长‘毛’上的水珠,道:“这里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等以后多带人人再来查探!”

    里恩擦掉了额头的汗珠,召唤出了大象坐骑,扶薛慕华上去,金国师也召唤出坐骑白马,拉扎西达娃骑上,他们朝来时的方向返回。

    不过他们再一次的‘迷’路了,“明明就是这条路啊,怎么会成了死路?”里恩疑问了。

    金国师就道:“嘘,在这里不要提晦气的字眼!”

    里恩就道:“可我明明记得这里有一条路可以通往城‘门’,城‘门’旁有楼梯通向城头!”

    薛慕华道:“或许我们是遇上麻哒了。”

    “麻哒”就是鬼打墙,扎西达娃就道:“要不我们还回石台上,在那里等人来救我们出去!”

    里恩苦笑了一声,道:“我这次来是秘密行动的,没对任何人说过!”

    金国师道:“逢晨东跟你的俩护卫如果长时间没有见你,会带人来这里找我们的,但我们不能留在这里,或许刚刚那些幻觉都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经历的!”

    扎西达娃立刻道:“冤魂白骨?”

    金国师闭上了双眼,依靠自己的感应来辨别自己所在的方位,一座陷入地下,被土石覆盖的凤凰古城笼罩了他。

    进入古城的通道只有一条,但古城内的道路却千丝万缕,错综复杂。

    错综复杂的通道在金国师脑海里如同老树的枝杈一样繁茂‘交’错,错而‘乱’。这些通道相互‘交’织,有的地方四通八达,有的地方却是穷途末路。

    金国师头痛‘欲’裂,睁开眼睛,视野里仍然是微弱的萤火虫发出的光亮,里恩当即道:“我们不能在水里久留,赶快返回石台上,大家一起想办法,肯定能离开这里的!”

    返回石台的路他们还记得,走的也顺利。不过他们翻出了所有的食物和水,估算了一下,如果尽量少吃的话,可以坚持三天不成问题。

    金国师就向里恩询问道:“盟主觉得利用幻象来消除两派的仇怨可行吗?”

    里恩道:“这次我只是单人测试,下次就要带我大哥来做双人测试,如果效果达到我的预期,那就要让两派‘门’人在这里化解仇怨!”

    薛慕华就疑问道:“难道盟主跟余公子两人之间有仇怨吗?”

    里恩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有经历过幻象之后才能得知,刚刚我们都看到有亡魂跟白骨向我喊冤叫屈,是不是?”

    两位医者点头应了,金国师就道:“这就是幻象,不是真实的,战死在阳关外的江湖散客怎会移尸千里,进入凤凰古城内呢?”

    里恩就疑问道:“那人死后魂魄会归向何处?”

    “人死以后,魂魄当然是回归故里啊!”扎西达娃道。

    金国师却道:“不,有的冤魂是死守丧命之处,有的是进入地府,接受处置。即便魂魄可以移动,那白骨呢?”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