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地下古城
    我们生活在一个狭小而有局限的地方,未知的事物跟世界等待着我们去发现。

    或许当初为凤凰古城做堪虞的术士只看到了这里依山傍水,却没有料到大地会发怒,大山会颤栗,凤凰城会陷入地下。

    埋在地下的凤凰古城里是一座复杂而又巨大的空间,从山上坠落的巨石卡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穹顶,暴雨从这座城市的排水口倒灌进来,形成了一道地下暗河,带走了淤积在城内的淤泥,只留下了石砖,石板,石条跟石块。

    里恩他们下到了城内,淌过没膝的暗河,来到了城市的中心,一座石台上,石台被苔藓包裹,无数萤火虫在空中飘‘荡’,一种闷热浑浊的气体充斥着穹顶之下。

    这头老黄牛哞哞叫了几声,平继宗道:“这里还算完整,但我们不能久留,不过我的伤又开始发了,需要躺下休息一会!”

    金国师就道:“盟主,那我们不如抓紧回去,然后找其他首领再打算!”

    里恩点头应了,就跟逢晨东去扶平继宗,不过他自己也感到自己的头有些重,想要就地睡上一觉。金国师就道:“不好,这空气里有问题!”

    平继宗已经躺在了苔藓上,背靠着老黄牛开始入睡。

    里恩再去拉逢晨东,只见他也躺在地上,忙咬自己舌尖,以令自己清醒,不过他的舌头是麻的,身体是软的,如同酒醉般到头呼呼大睡。

    金国师立刻盘膝打坐,调运了内力抵抗疲倦。

    大黄狗围着他们来回奔跑,忽而对着忽明忽暗的磷火吠叫,不过里恩已经听不到了。

    这里的空气会令人产生昏睡的用,不过对动物却没有用,金国师用自己的定力对抗着疲倦,他借助了逢晨东手里的舍利子向四周望去。

    一些巨大的石块胡‘乱’的堆积,暴雨冲走了石块间的淤泥,制造出了一些空间来,而无处不在的空气在空间里发酵。

    这舍利子的光芒渐渐暗了下去,金国师伸手取来,仔细查看,然后就微微一笑道:“这哪里是上面佛骨舍利,分明就是一块萤石。”

    手里的光芒彻底褪去,视野中仅存萤火虫的点点光亮,这时他听到了水流声,看来地下暗河还在流淌,这里的空气也在流动。

    黑暗中闪烁的萤火虫的光亮令金国师也昏昏‘欲’睡,不过他内力深厚,定力过人,还是很清醒的,他清醒的看到了一团巨大的黑影在他们周围飘‘荡’,一个清晰的‘女’子声音在呼唤他们。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快离开,这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

    金国师立刻站了起来,高声质问道:“你究竟是何人,快显出身来相见!”

    但仍然只有‘女’子的声音,不见其人。

    “快走吧!快走吧!不然就走不了了!”

    金国师拔出一柄锋利的小刀,划破了自己右手中指,将鲜血涂在了眉心,又为同伴的额头上都涂了,据说中指的血阳气最旺。

    他是大理的国师,对祭祀和占卜都懂一些,也看到过巫师驱鬼。

    为了唤醒同伴,他将小刀割向他们的食指,疼痛令他们醒来。

    里恩睁开眼睛,道:“这里的空气的确可以令人产生幻觉,刚刚我不是在昏睡,而是在做梦,做一个很真实的梦!”

    逢晨东也‘揉’着眼睛道:“是梦吗?那我的手指为何真的很痛!”不过他一握拳,发现手里的舍利子不见了,立刻询问道:“我的舍利子呢?”

    金国师把这块萤石丢给了他道:“什么开过光的舍利子,这不过是一块吸收了光热后可以发光的萤石!”

    平继宗也醒来了,道:“我感觉身体恢复了许多,现在不是太困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逢晨东将不再发光的萤石揣入了怀里,叫来了大黄狗,把手指放入嘴里含着,道:“盟主,我们回去吧!”

    里恩扶平继宗站起,然后召唤出大象坐骑,两人骑着大象,准备离开,里恩忽然道:“时苍梧前辈呢?还有宵辟野!”

    逢晨东也道:“是啊,我都忘了还有这二人!”

    金国师就道:“时苍梧是往更深处探查去了,宵辟野去寻他了,我们在路上留下记号,他们会循着记号出来的!”

    越往上走,空气就越闷热,当他们从排水孔钻出时,发现天早已经黑了,而且还下着雨。

    里恩就道:“好险啊,我们全都下去了,也没有在‘洞’口留下接应之人!”

    金国师呼吸了一些新鲜空气,道:“不行,我们还得下去,去找时苍梧跟宵辟野二人!”

    逢晨东有些不高兴道:“国师你不是说他们会循着我们留下的记号出来吗?”

    金国师就道:“你们留下保护盟主,我下去找他们。里面的危险来源与自己的贪婪。”

    里恩也向跟着他下去,但被金国师拒绝了。

    金国师为自己打上了命中技能,是自己全身散发出黄绿‘色’的光芒。

    里恩目送他下去后,就对留下的俩侠士道:“天一黑,地下反而比地上安全,外面下雨,地下却漏水,不过地下比地上舒服。”

    逢晨东靠在了城垛上,道:“那不如我们夜里在地下睡一觉,等明天天亮后再离开。”

    平继宗就道:“这地下不知埋葬了多少冤魂,只要你不怕鬼魂来找你麻烦,尽管留下!”

    逢晨东立刻反驳道:“我们修悟派从来不相信鬼神!”

    平继宗道:“如果你不相信世上有鬼神,那就不用做天龙寺的弟子了,既然有佛,就有魔。”

    里恩立刻为二人调解,然后道:“其实鬼神佛莫都是虚无的,俗话说疑心生暗鬼,这都都是人的心理用,人自己想象出来东西的,有的人信以为真,有的人添油加醋,居然还有那么多的人相信!”

    平继宗就道:“这就是信仰,人呢无论信仰是什么,都是心灵的一种寄托,如果没有了这些信仰,人活着也就失去了意义!”

    这时从‘洞’口外传来了‘女’子的哭泣声,仨男子立刻站起,朝‘洞’口走去,准备查看。

    这‘女’子的哭泣声越来越清晰,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想要自寻短见。

    逢晨东就朗声道:“是谁?别想不开,赶快回家去!”

    这个‘女’声就回答道:“奴家现在已经是有家不能归了,家被三个男人占据了!”

    逢晨东努力寻找声音的来源,里恩却道:“不好,有鬼!这个‘女’声就是鬼!”

    平继宗却道:“这世上怎会有鬼呢?”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