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古城排水孔
    当我们遇到一个陌生而又密闭的空间时,好奇心就会打败我们的恐惧。。

    里恩向这些同伴解释道:“这完全是水小姐颠倒黑白,诬陷我的。水族寨子内的火是‘混’江龙一伙放的,他们在逃走时顺带抢掠了一把,我的同伴在攻入水族寨子时,特意留下寨子内水族人的‘性’命。他们赶走‘混’江龙一伙救出我后,我们在水族寨子里生活了一段时间,我还特意命峨嵋派的同道为寨子内的族人救治!”

    邝安然就道:“我相信盟主不是那种杀人放火之辈,是‘玉’箫小姐率人救的你吗?”

    里恩点头应了,道:“她是我的引路人,也是我的师父,还是我的朋友!”

    他们聊了很久,太阳快落山时,逢晨东醒了过来,大黄狗也返回,向他吠叫着。

    逢晨东道:“大黄一定见到了什么,我们快收拾东西,跟着它去!”

    有了大黄狗在前引路,众人爬上了山坡,在一片树林外看到了一处地‘洞’,不过‘洞’口被茂盛的野草遮挡,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众人大喜,立刻点燃一团火球,丢了进去。一股浓烟从‘洞’内飘出,呛的众人直咳嗽。

    待尘烟落定,逢晨东就道:“不然让大黄钻进去探探情况?”

    邝安然就道:“不用,让我的闪电貂进去查看一下!”说着就释放出一只小巧的水貂,迅速钻入了地‘洞’内。

    里恩就道:“真应该让时苍梧来,他进入过燕王古墓,有经验!”

    平继宗便道:“凤凰古城又不是古墓,两者不一样的!”

    闪电貂很快就从地‘洞’里钻出,然后在地上打起滚来,邝安然忙抓起它,放在了手掌里,不过还在打滚,而且全身颤抖,过了片刻,才恢复了正常。

    逢晨东就询问道:“盟主,你有什么打算?我们下去吗?”

    里恩摇了头道:“不急,先探探情况,让你的大黄狗进去!”

    逢晨东一吹口哨,这只大黄狗立刻钻入了地‘洞’内,过了一炷香时间,大黄狗才从底‘洞’内出来,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众人燃起了火把照亮。

    大黄狗却叼了一根死人骨头出来,邝安然吓了一跳,逢晨东就道:“你这只笨狗,叼骨头出来做什么!”

    衣三昔却捡起了骨头房子啊火把前仔细查验道:“这是一根人的小‘腿’骨,没有外伤痕迹,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可见地‘洞’内并没有毒气。”

    里恩道:“我们今天就在这里扎营,等明天再叫人来进入地‘洞’内查探!”

    睡在一个地‘洞’的旁边,邝安然有些害怕,夜里方便也不敢一个人去,但有不好意思叫这些男人陪伴,逢晨东看出了她的情况,就道:“把我这只大黄狗带上,不要走太远,也不要进入树林里!”

    邝安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仍对逢晨东头来了感‘激’的目光,然后就离开了营帐。

    衣三昔就对逢晨东开玩笑的道:“你们说这地‘洞’内不会钻出来什么猛兽或者孤魂野鬼吧?”

    逢晨东立刻否定道:“不会,否则大黄进去时就会有反应,我从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鬼魂!”

    平继宗道:“我也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神!”

    衣三昔就疑问道:“你们俩都是佛‘门’弟子,却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神,那么说也没有佛了?”

    平继宗就道:“佛原本只是一个人,但他的思想跟看法解释了这个世界,也就成了佛。”

    逢晨东补充道:“佛只是一种‘精’神寄托跟信仰,信了佛,人生就不会感到虚无飘渺!”

    邝安然带着大黄狗回来,向众人道:“我看到从地‘洞’里飘出许多萤火虫来。不过这些萤火虫却抓不住。”

    逢晨东道:“以前这儿一到夜里就有很多鬼火,这鬼火会跟着人走!”

    邝安然听了就感到恐惧,忙道:“不要说了,大半夜说鬼,太不吉利了!”

    这三个正常男人外加一条狗准备轮流值夜,衣三昔立刻阻止道:“不可这样,盟主身份特殊,况且武功不高,不能值夜,由我们俩轮流值夜,盟主跟平侠士轮流跟我们聊天,这样就不会单人值夜时入睡了!”

    他们谈了很多,前半夜逢晨东跟里恩聊,后半夜衣三昔跟平继宗聊,一夜无事,自然也没有猛兽或者鬼魂从地‘洞’内出来。

    邝安然为众人准备了早饭,吃过后,里恩就道:“你师兄妹俩先返回镇子,请宵辟野跟时苍梧二人还有金国师来跟我们会合,你们俩留在镇子里协助神医救治修真派同‘门’。”

    邝安然立刻不愿意道:“为何,我们还没有进入地‘洞’内呢!”

    里恩便道:“地‘洞’内情况未明,我不能带你兄妹俩下去冒险,你们赶快回去传讯!”

    衣三昔就劝师妹跟他返回镇子。

    里恩对逢晨东道:“我们今天把‘洞’口扩大一些,等金国师和我的护卫到来后,咱们就进去查探一番。”

    两人从大象背上取下了铁锹跟十字镐,开始挖地。

    这地‘洞’入口处的土质松散,很容易挖,但他们很快就挖到了岩石,这些一看,是大理石块,明显经过人工打磨。

    平继宗忙过来查看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城墙上的城砖,而凤凰古城就在我们脚下!”

    现在这个入口已经被扩大,但也就能容一只牛犊通过,‘洞’口只有大磨盘阔,里面一片漆黑。

    平继宗继续观察,里恩就想要钻进去查看,却被他阻止住,道:“不对,这并不是城墙,而是凤凰古城的排水口。”

    逢晨东立刻质疑道:“哪有如此大的排水孔?还有哪座城的排水口是水平开的?这样水能流出来吗?”

    平继宗继续观察了‘洞’口,得出了结论道:“这就是凤凰古城的排水口,原本‘洞’口是直立竖着开的,但可能是城池塌陷,这开口倾斜,渐渐成了水平面。”

    里恩跟逢晨东继续顺着排水孔挖去,果然挖到了一大片的石砖,平继宗道:“凤凰古城就在我们脚下正前方。”

    逢晨东疑问道:“可我们正前方是这片山林啊?”

    “凤凰古城就在这座山林下面,当初也许是发生了雪崩或者是地震,凤凰城在一夜之间陷入地下,很快被雪块或者山石掩埋,而山风又将尘土卷来,将古城完全覆盖,只留了一个排水孔‘露’出地表。”

    里恩立刻道:“应该是暴雨或者雪水从排水孔倒灌入了古城内。”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