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嘴炮空击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个人的‘阴’谋败‘露’之后,就会孤注一掷,拼死一搏。,: 。

    当逢晨东堵住了众人进入束河古镇的路时,里恩终于赶了过来,对他道:“你相信我,我已经从阮星竹夫人那里得到了化解两派相争的最好办法!可以让这两派‘门’人不动手就能一决高下!”

    不止逢晨东听了想笑,就连其他所有人听后都想要笑,但现在事已至此,他们都不得不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里恩身上。

    里恩从大象背上跳下,径直走到了逢晨东身前,道:“此事我只能讲给你一人听,你若不信,我就从山道上跳下去!”

    逢晨东惊恐了,立刻一横‘精’钢扇子拦住里恩道:“你究竟要说什么,别靠近我!”

    ‘玉’箫立刻道:“逢晨东,难道你忘了在天龙寺,是里恩为你分担了杖脊惩罚,他趴在‘门’板上也要去塔底见你,难道你连这点信任都不肯给他吗?”

    逢晨东便将耳朵凑了过去,里恩低声几句,逢晨东的脸‘色’立刻变了,就想身边的老乡询问了几句,得道肯定后,立刻对里恩道:“你们请跟我来,不要擅自行动!”

    众人松了口气,马尕南跟仇永三用云雕载了两位前辈回来,宵辟野也赶了回来道:“毒雾没能够阻止住玄击金刚,他们已经朝这里追来了!”

    里恩当即道:“金国师,你立刻率盟主战队断后,但记住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逢晨东就对里恩道:“赶快让你的属下通过,我们已经在山道上埋了炸‘药’,你们通过后,我就立刻点燃引线,将山道炸毁!”

    里恩就询问道:“如果你把这山道炸了,那我们要如何离开这里,修悟派的人要怎么进来啊?”

    余正华就疑问道:“义弟,怎么你也要让水长老他们进来吗?”

    里恩就道:“当然,否则怎么消除两派的纷争?”

    逢晨东道:“你们既想躲进束河古镇,又怕敌人追上,还怕敌人追不进来,你倒底是怎么想的?”

    里恩回答道:“我并不是想要把水长老跟他们的部众挡在束河古镇外,只怕也挡不住他们,但我想要暂时把他们挡在镇子外,等时机一到,再放他们进来!”

    逢晨东一摊双手道:“我们镇子又不是城池,没有城‘门’可以关闭的!”

    里恩就感叹道:“要是有座可以升降的吊桥就好了!”

    逢晨东反问道:“你来挖沟建桥啊?”

    里恩当即道:“现在挖沟搭桥已经来不及了,你立刻率族人把炸‘药’起出,埋到山壁上,等我们已过去,你立刻把山壁炸毁,让落下的巨石挡住进镇的山道!”

    晁婆婆赶了过来,道:“已经来不及了,玄击金刚已经追上了山道!金国师正跟他们对战。”

    仇永三就道:“盟主,让逢晨东把炸‘药’起出‘交’给我们,我们骑着坐骑朝玄击金刚丢下,炸死他们!”

    逢晨东听后就道:“好厉害的想法,不过埋炸‘药’难,起炸‘药’更难!”

    这时已经听到了双方的‘交’战声,电闪雷鸣不断!

    马尕南就道:“豁出去了,大家跟我来,用石头把这群恶魔砸死!”

    无数飞禽往山顶飞去,无数兵器砸向了山岩,然后捡起了砸开的巨石,朝山道入口飞去,仇永三他们看到了金光闪闪的玄击金刚就把手里的石头丢下去。

    不过这些巨石砸在玄击金刚身上如同搔痒,根本不起用。

    在阻拦中,修真派的‘门’人都进入了束河古镇,就剩两位前辈跟盟主战队还留在山道上。

    金国师立刻道:“天空中助攻的战队留下继续阻击敌人,布局队在山道上埋设陷阱!”

    这好时就见修悟派的飞禽战队朝这里赶来,盟主战队中的高空助攻队立刻跟他们展开‘交’锋。

    里恩骑着晁婆婆的云雕飞上了天空,对正在‘交’战的双方喝道:“都住手,难道你们连我这个盟主的命令都不听了吗?”

    修悟派的掌‘门’汪洋立刻道:“我们可没承认你是我们的武林盟主!”

    这时余正华也骑着宵辟野的云雕赶来,质问道:“那我呢,我可是你们的水长老跟三位盟主佐使同意的盟主,我现在以盟主的身份发布命令,命你们立刻住手,各自往后退让一里!”

    汪洋继续道:“你虽然是盟主,但不是我们的直接上司,我们只服从水长老的命令!”

    里恩跟余正华二人立刻无语了。

    天空中的‘交’锋仍在继续,里恩忽然道:“盟主战队立刻后撤,只要敌人赶追来,立刻引燃火‘药’,大不了同归于尽!”

    他这句话立刻唬住了修悟派的‘门’人,逢晨东也乘了刘梦濡的凤凰赶来,向里恩询问道:“盟主,我们还要不要点燃火‘药’,炸毁山道了?”

    汪洋跟骑着飞禽的同伴就朝逢晨东望来,‘露’出惊讶的眼神。

    逢晨东也一脸尴尬,章阿红当即质问道:“逢晨东,你究竟是跟谁一派?难道你也做了我们修悟派的叛徒吗?”

    里恩就道:“做叛徒并不可耻,最重要的是不能背叛自己的良心,不能把战火引到自己的家乡使自己的亲人跟同乡受到伤害!”

    汪洋立刻回应道:“逢晨东,你放修真派进入束河古镇,就是引狼入室,小心他们血洗束河古镇!”

    余正华就回应道:“你尽管放心,有我们这俩盟主在,束河古镇的人们不会有事的,倒是你的上级水长老想要血洗九大‘门’派,而你们自己却忘了自己的出身。”

    晁婆婆就对自己的这俩弟子呵斥道:“你们二人背叛我天山派灵鹫宫,小心主人惩罚你,现在的主人虽然心软,但并不代表他会一直容忍你们的背叛跟屠戮!”

    在磨嘴皮的空档中,宵辟野和晁婆婆已经为盟主战队的队员使出高级隐遁,让他们悄然往束河古镇赶去。

    现在山道上就剩两位世外高人,不过天空中的人还有不少。马尕南跟仇永三各自腾出一个空位,接应了党民让跟血纹红然后就朝束河古镇内飞去。

    这进入束河古镇还真是就一条路,哪怕是骑着飞禽也不能轻易通过,因为要穿过一条山‘洞’,逢晨东举着火把站在凤凰背上,就准备引燃炸‘药’的引线,就等云雕载着两位前辈通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