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换血治疗
    分兵而战,有利也有弊,关键看形势。

    玄击金刚都是从藏地来的高僧,他们经过短暂的商议后,决定分兵,由出‘洞’蛟率了一队马贼和格列马的几个同伴去追击敌人的援兵,剩下的人继续把守野人沟入口,等待消息。

    格列马率的这队人跟余正华他们正好相遇,双方一看不是朋友,就是敌人,立刻拔刀相向,对方有玄击金刚撑腰,余正华他们对苍山的地形不熟悉,仓惶之中就逃入了狼‘穴’大营,但这里仍守不住,便从大营背面逃出,向西北方逃去。

    尾随他们而来的逢晨东见状,想要拦住他们,却没赶上,只好往束河古镇方向走去,那里毕竟是自己的家乡。

    天亮后,余正华他们终于甩掉了身后的追兵,原地休息。

    逍遥派的望珺屏就在他们四周设置陷阱,预防敌人追来。八个‘门’派长老聚在一起展开了讨论,敌人如此强悍,修真派又没了踪迹,会不会已经被敌人消灭了?

    余正华就道:“应该不会,从仇永三他们前来迎接,到我们赶来,也就一天的时间。”

    盟主府的三位佐使一个也没来,高小姐兄妹俩也没来。跟着余正华来的还有盟主府的几个护卫,都是些低级角‘色’,涂山侧率了铁炭头几个,不过铁面人鹿含‘春’跟老连跟来了。他们俩立刻为新盟主出谋划策,认为留下一部分人等待修真派的消息,其余的人前去寻找里恩。

    这里就金国师的辈份最高,便建议自己率大部分留下监视敌人的动向,余正华继续去寻找里恩的下落。

    八大‘门’派的长老留了下来,祁三溪以及他所率的丐帮弟子也被留了下来,修悟派的七位‘女’侠也留了下来,阳鸳鸯是自己要求留下的,总之大部分人都留了下来,只有余正华带了四个护卫还有铁面人老连,在仇永三的带领下前去寻找里恩。

    仇永三骑着云雕在天空探路,余正华乘着马车,其他人骑着马跟在后面。他们很快就‘迷’路了,看来仇永三对苍山也不熟。

    倒是宵辟野他们很快就发现了晁婆婆留下的标记,一路寻去,上了高原,见到冲天的黄烟,正是当初的约定,立刻赶去。

    里恩正在破茧重生的劫难中,如果熬不过去,就死定了。

    蜕皮洗骨草服下后,里恩全身的皮肤龟裂,血液不断往外冒,根本止不住。‘玉’箫抱着彩虹躲到了一边,仨‘女’子束手无策。

    薛神医赶了过来,见状,立刻对宵辟野和马尕南道:“快把盟主抬进水洼内!”

    水洼立刻变成了血池,薛神医从怀里取出了‘药’瓶,打开洒进了水洼内。水洼里的血水凝固成了血豆腐。

    “怎么会这样呢?”阿青忧心忡忡的询问道。

    薛神医就道:“蜕皮洗骨草有剧毒,跟里恩体内的万毒不侵丹起了冲突,两者相争,导致病人皮肤龟裂,血流不止。”

    “那要如何救治呢?”‘玉’箫抱着彩虹走来,询问道。

    李湛看到了这个小‘女’孩,不由好奇。

    薛神医看到了这一对童男童‘女’,就为难的道:“老朽也遇到过这类情况,只有一个办法,换血!”

    “换血?”‘玉’箫疑问了。

    对!就是换血,让里恩体内的毒血释放干净,换上新鲜的血液,这样里恩整个人都是新生的。

    阿青立刻道:“那就用我的血!”

    “还有我的血!”阿碧也道。

    “我的也可以!”

    但薛神医摇了头道:“里恩只能换小孩子的血,这俩小孩的就可以,不过不能换太多,否则俩小孩的命换里恩一人的命,太残忍了!”

    ‘玉’箫就道:“可这样会不会太慢?”

    薛神医点头道:“当然会,俩十岁左右小孩的血也不及成年男人一人的血,小孩子的血纯净,易容易被病人接受融合,但如果全换,那俩小孩就会丧命!”

    ‘玉’箫对薛神医道:“能否借一步说话?”

    两人到了山崖边,‘玉’箫看到四周无人,就对薛神医低声道:“我从一本奇书上得知,可以培育血液,只需两小碗童男童‘女’的血,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培育出一盆新鲜的血液。”

    薛神医听后疑问道:“竟有此事?姑娘是从哪里听到这个办法的?”

    ‘玉’箫就道:“家父有本祖传的秘笈,是用来急救的,而且还成功一次。”

    薛神医道:“盟主的‘性’命就掌握在姑娘手里了,一旦失败,里恩就必死无疑!”

    一听到要这俩小孩献血,不仅小孩惊恐万分,就连宵辟野他们也不答应。

    ‘玉’箫就道:“就一小碗,绝不多取,而且只要让他们俩补充营养,多加休息,很快就能恢复的,盟主现在‘性’命危急,只有这一个办法!”

    阿青就道:“如果公子是清醒的,他一定不会用俩孩子的血来挽救自己的‘性’命!”

    ‘玉’箫就道:“我并不是要以这俩孩子的‘性’命来挽救里恩的‘性’命,如果可以,我会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血来救里恩!”

    可俩小孩惊恐万分,不肯流血。

    四个‘女’人便轮流向这俩小孩说只要他们肯拿出一小碗的血,就能挽回里恩的‘性’命。

    她们磨破了嘴皮子,终于说服了俩小孩,不过在保险期,薛神医还是用‘药’物将这俩小孩麻醉了,然后放血。

    阿碧用两只骨杯接了俩小孩的血,‘玉’箫将自己的手执划破,把血滴入了两只骨杯中。

    众人一脸疑‘惑’,‘玉’箫就道:“我爹爹当初差点丧命,一位高人就是以此法救活了他,而我的血内也有这种‘药’‘性’!”

    两只骨杯内的血渐渐增多,阿青忙取出了一只雪狼皮的皮囊,薛神医将两只骨杯内的血液倒入了皮囊中,然后命人将里恩从血豆腐里挖出,用雪水洗净了,找了一根空心草的草茎,剥去外皮,连接到里恩的血管里,开始输血。

    众人都看呆了,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治疗方法的。

    附近的雪狼闻到了血腥味,再也按捺不住,纷纷狂叫这朝这里奔来,不过首先落入了阿碧布下的陷阱。

    时苍梧立刻道:“大家快随我去对付这些猛兽,宵辟野你留下来保护薛神医!”

    薛神医不慌不忙的道:“这些猛兽是被血腥味引来的,你们将水洼里的血块挖出,丢给来犯的猛兽食用,它们吃饱后,就不会再来攻击我们了!”

    时苍梧就率了这些人将水洼内的血豆腐挖出,用手绢包了,向陷阱外抛洒去。

    这些雪狼立刻抢食,这时就见到一个浑身生满白‘毛’的怪物朝他们走来,表面看起来像是一只人熊,但又不像,雪狼见到了长‘毛’怪,立刻四下逃散,这只长‘毛’怪能够识破地上的陷阱,两只小眼睛盯着这些人,似乎在等待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