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绝尘圣师
    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临阵换帅,江湖中的厮杀亦是如此。。

    里恩重新整顿了修真派,找了一处山道为战场,就等‘混’江龙一伙开始反攻,不过赵安邦寻访高人未果返回,他只好自己亲自出马,离开了营寨,前往断崖。

    站在断崖处,山风卷起他的衣角,‘玉’箫看到他被雷劈的焦黑的脸就想要笑,小彩虹在惊恐之余,也有些害怕。

    晁婆婆指了断崖对面的山林道:“那位世外高人就在对面隐居,不过这条断崖很难通过,骑着云雕还好点,如果徒步,那就困难了。”

    里恩向对面望去,夕阳的余辉将他的身影镀上了一层火红‘色’。

    确定了目标后,就要坚持前行。

    里恩驾着大象便往断崖下走去,晁婆婆在前引路,并警戒。

    ‘玉’箫便询问道:“你现在已经不是武林盟主了,为何还要如此卖命?玄击金刚跟‘混’江龙一伙都不是好惹的,如果水长老再率了修悟派‘门’人赶来,只怕我们跟修真派都要折在苍山!”

    里恩毅然的道:“这是我的使命,当我登上武林盟主的那一刻,我就要决定要化解修真跟修悟两派的仇怨,在我没有受到三位佐使的正式命令之前,我就还是武林盟主!”

    ‘玉’箫就对小彩虹道:“如果有危险,你就抱紧我的脖子,姑姑保护你的!”

    晁婆婆在天空中看到格列马一伙来到了断崖边,向下面望来,然后就抬来了十几枚石球,从崖顶滚下,朝里恩他们砸来。←→ㄨ然后发出了得意的大笑。

    这一招果然够狠,晁婆婆立刻降落坐骑,通知里恩躲避,然后就向这些滚落的石球发出攻击,里恩在大象背上也听到了身后的滚石声,立刻道:“不好,‘玉’箫你快带彩虹跳上晁婆婆的云雕,不要管我!”

    ‘玉’箫却将彩虹挂在身前,道:“你不用管我,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说着就取出‘玉’箫,放在‘唇’边,一曲急促的《将军令》立刻吹出,她的纤纤‘玉’手调运了内力,自葱白般的手指注入了‘玉’箫内,化道道音符,朝砸来的石球击去。

    当音‘波’撞上石球,立刻爆炸,石屑迸溅。

    里恩也迅速调运内力,一招“亢龙有悔”击在了凌空飞落的一只石球上,石球被一掌击回,撞上了后面另外一只坠落的石球。

    两只石球相撞,登时炸裂,石块四处散落。

    里恩立刻想到了自己学过的一种功夫《太极》,武当派的绝技,以柔克刚,便手掌转动,手腕翻绕,引来一枚石球,在身前盘转,然后用力发‘射’,击向滚落的石球。

    十几枚石球还未碰到盟主的坐骑,就已经在半途中被击毁,晁婆婆再次降低坐骑高度,使出高级隐遁,将里恩和‘玉’箫连同小彩虹一起隐身。

    其实里恩不必隐身,已经跟黑夜融为一体了。

    当他们竭尽全力下到崖低,已经陷入了无限的黑暗中,山风从谷底吹过,吹的山林哗哗响。

    他们在五更天时,已经寻到了这位世外高人的茅舍外,就看到房间内没有亮灯,但传出了武华鼎跟一位老僧的‘交’谈声。

    晁婆婆忙上前敲‘门’,房间里传出了武华鼎的回应道:“盟主请等候,绝尘圣师没有在夜里开‘门’的习惯!”

    ‘玉’箫抱着彩虹在大象背上已经熟睡,晁婆婆跟里恩二人守在了茅舍前,等待天亮。

    当远处的雄‘鸡’啼鸣时,这座山林中还是漆黑一片,风小了许多,不过‘露’水很重,湿透了二人的衣服。

    天亮后,柴扉打开,武华鼎从茅舍内走出,晁婆婆忙叫醒了里恩,二人就起身询问道:“武元老,这位高人是否肯相见?”

    武华鼎摇了头道:“绝尘圣师已经退隐江湖,他相信有因必有果,恶人必有恶报!”

    里恩就质疑道:“那他为何还要从玄击神将‘棒’下救人?”

    茅舍内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道:“我佛慈悲,不愿枉死一个生灵,佛在吾心,余自当替佛拯救生灵!”

    里恩听后便道:“这就对了,圣师出山也是为拯救无数无辜生灵,如果不能把罪恶压制消灭,无辜之人就会不断遭受欺辱,甚至会枉死!”

    绝尘就道:“如果老衲出山,那施主就不要打算除掉‘混’江龙这伙恶人,施主的谋略目的,也是老衲所不容的!”

    ‘玉’箫便对里恩道:“听明白了吗?出家人慈悲为怀,无论是敌是友,是善是恶,都要纵容放任,圣师要等佛祖对恶人的惩罚!”

    武华鼎听出了话里的意思,就辩解道:“圣师是包容而不是纵容。”

    里恩也道:“不错,包容不是纵容,两者只有一字只差,但却有本质的区别,包容就是可以容忍对方的一切缺点短处,而纵容就是对此人的恶行不管不顾,甚至怂恿支持,‘混’江龙就是被水长老纵容才沦落至此的!”

    武华鼎别有用意的道:“如果真爱一个人,就不能纵容他,要教他明辨是非,懂得恶小但不能为,善小却要为之。不然恶行一旦为法理所不容时,再想要悔改,已经晚了!”

    里恩接着道:“现在‘混’江龙已经沦落到此等地步了,不仅朝廷不会放过这群恶人,我身为武林盟主,也不会留下这群恶魔!”

    绝尘圣师就道:“这位施主年纪轻轻就做了武林盟主,又闻你的话语颇具法理跟禅理,可是从佛家出身的?”

    里恩就回答道:“圣师猜测的没错,晚生自幼在南栖霞山清幽寺内成长,如果不是遇到了在寺内寄读的书生,就会出家为僧,成为一名普通的僧人!”

    “南栖霞山清幽寺,老衲出身石梁山保国寺,跟施主也算是同乡,心静自无尘,佛不是要我们除魔卫道,而是要我们消除世人的心魔,导人向善,教人信佛!”

    里恩不服气的道:“可像‘混’江龙这群罪恶至极,恶行滔天之人还能悔改吗?”

    绝尘便道:“怎么就不能悔改了,施主一定明白‘混’江龙这群人也是受人幕后主使,不知施主要如何处置幕后之人呢?”

    里恩思考了片刻道:“水长老也罪大恶极,但我却不能取他‘性’命,因为他位高权重,在武林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至多将其拘禁。”

    绝尘就质问道:“那施主为何要留下主凶的‘性’命,反而要取这些傀儡喽啰的‘性’命呢?恶根不除,恶行就不会断!”

    里恩就疑问道:“圣师的意思是让晚生留下‘混’江龙一伙的‘性’命,除掉水长老的‘性’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