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塔底佛殿
    每个‘女’人都有‘私’心,大多数是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但也有‘女’中高人,是通过自己努力来征服世界的。.: 。

    崇圣塔的塔底,‘玉’箫不见了,就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阿碧跟阿青仔细寻找了每一个角落,也试探了每一个地方,都没有发现‘玉’箫的踪迹,也没有找到机关暗道。

    里恩跟逢晨东二人又被一群蛊虫钻入了体内,现在情况是万分紧急,但又无可奈何,只能希望‘玉’箫安全无事,这群蛊虫不会立刻发。

    等待之中,里恩就向逢晨东打听束河古镇的情况。

    逢晨东补充道:“束河古镇与世隔绝,里面隐居着一群安居乐业之人,从不跟外界来往,但有一群盗墓贼偶然打开了苍山同往束河的路,从此束河古镇不再与世隔绝,在镇子附近隐居有绝世高手,一直把守着镇子,将外来之人驱逐或杀死。”

    里恩疑问道:“那我们要如何才能进入古镇中呢?”

    逢晨东摇头道:“古镇中的人可以离开,但外人不能进入,离开的人也很少回去,我离开后就再没回去过!”

    里恩询问道:“那我们体内的蛊毒要如何解啊?”

    逢晨东道:“那就只有问本相监寺了,他负责制蛊的!”

    里恩苦笑道:“本相大师对我有成见啊!”

    阿碧跟阿青二人寻找无果,也靠着石梁坐下休息,里恩忙道:“小心蛊虫!”

    不过这些蛊虫只围着仨‘女’子绕了一圈,就飞走了。

    里恩不仅惊讶了,逢晨东道:“看来这些蛊虫对‘女’子无效,也什么这些蛊虫可能是一位‘女’子所养的!”

    小杨洁不断为里恩疗伤,阿青也为逢晨东把了脉,道:“看来这些蛊虫进入你们体内后尚未发,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逢晨东就道:“不坐等上面的人下来,我们又能如何?石‘门’是隔音的,你再怎么呼救,上面也听不到!”

    里恩心里就更加对逢晨东怀疑,既然这里没有什么机关暗道,他为何还非得要请求来塔底面壁思过?

    逢晨东就向他们继续讲自己家乡的事情,凤凰古城本来是一座繁华城池,但在一夜之间,雪崩跟地震使其变成一座死城,陷入了地底下,城内埋葬着无数的财宝,当然也有无数的冤魂。

    里恩取出了自己的云雕逗着玩,并且抓了这些小红虫喂食云雕。

    他们听着逢晨东的话,靠在石梁上渐渐入睡,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女’子的尖叫声撕破了黑暗和寂静,云雕忙钻进了里恩怀中。

    里恩迅速站起,取出了‘玉’箫照亮,逢晨东也起身将石壁上的油灯出现点燃,就看到一个‘女’子站在佛像前,阿碧忙叫道:“小姐!”

    看这‘女’子的妆扮正是‘玉’箫,阿碧跟阿青二人忙扶她下来,小杨洁立刻为她救治。

    ‘玉’箫睁开了眼睛,‘露’出了惊恐的表情,道:“有鬼,快救我!”

    里恩就道:“不要怕,我们都在这里,没有鬼的!”

    逢晨东就纵身跃起,跳到了佛像前,一按佛像的右手手掌,地上的这些傀儡立刻又移动了起来。

    ‘玉’箫惊呼道:“鬼啊!有鬼!”

    阿碧忙抱住了‘玉’箫,阿青就对逢晨东道:“快停下这些傀儡!”

    逢晨东忙又扳回佛像的右手,这些傀儡登时停止活动。里恩也纵身跃上了佛台,去按佛像的左手,没有反应,又将的五官都逐个按了一遍,逢晨东立刻道:“你这是做什么?不准亵渎我们的佛祖!”

    里恩却‘摸’了佛像的光头,只听佛像下的石台悄无声息的开了一道缝,阿碧惊呼道:“机关在这里!”小杨洁也站了进来,拔出佩剑就往暗道走去。

    里恩忙也从石台上跃下,取出了‘玉’箫照亮,进入了地道内,顺着石阶走下,直接爱你尽头是一座地下佛殿,空间不小,四周石壁上雕刻着佛经里的八部天龙。

    逢晨东紧跟着也走了进来,阿碧就要扶‘玉’箫一起进去,‘玉’箫却拒绝了!

    小杨洁好奇的跟着俩男人进入了地下佛堂内。

    逢晨东举着油灯介绍道:“这里供奉的是天龙寺第一任方丈的坐化金身,而四周石壁上的就是八部天龙。”

    里恩仔细望了,逢晨东逐个介绍道:“八部天龙在大乘佛经中是介于人和神之间的八中物,天即是天神,而天神并非真的神,只是比人多一份灵气,多一些能耐。”

    小杨洁看到这些面目狰狞,张牙舞爪,形态各异的八幅雕刻,就有些害怕,里恩忙安慰她。

    逢晨东继续介绍道:“龙即是我们所说的龙,但这里的龙没有足,也被认为是巨蟒,或者蛟。”

    里恩就道:“这我也听我们清幽寺内的方丈讲解过,巨蟒修炼千年,必遭一劫,如果渡劫成功,就化为龙,如果渡劫失败,则还是蛟!”

    小杨洁询问道:“那八部天龙都还有什么?”

    逢晨东指着一只飞天的夜叉道:“这种是夜叉,一种专‘门’吃鬼的怪物。”

    里恩就道:“母夜叉是不是就生的这个模样?钟馗也专‘门’捉鬼吃鬼!”

    逢晨东纠正道:“那时道教里的说法,母夜叉是羞辱‘女’人的话!”他又小声道:“据说李东野的夫人就是一个母夜叉!”

    里恩听后登时诧异,但这表情有假装的嫌疑,先前在洛阳城内修真道观里,他已经听修真道长提到过李东野娶了余九莲盟主的‘女’儿,过着“驸马爷”的日子。

    逢晨东继续介绍道:“另外还有乾达婆,阿修罗,这阿修罗族男的很丑,‘女’的就很漂亮,经常跟天神征战,天神嫉妒阿修罗中的美‘女’,阿修罗嫉妒天神有美食!”

    里恩就疑问道:“那这两族为何不‘交’换各自所需,非得要发动战争抢掠对方呢?”

    小杨洁不满道:“我们‘女’子也是人,怎能被当物品‘交’换呢?”

    逢晨东就附和道:“是啊,现实中的礼制对‘女’‘性’束缚太狠,所有江湖中的‘女’子居多!”

    小杨洁就指了一只头上生着‘肉’球的大鸟询问道:“这只怪鸟是什么啊?”

    逢晨东解释道:“是迦楼罗,靠吃毒蛇毒物为生,因为体内积毒太多,所以临终时吐毒****身亡。初次之外还有头上生角的紧那罗,以及人身蛇首的摩呼罗迦。”

    里恩看他对小杨洁讲的口沫横飞,有些嫉妒,就自顾自往前寻去,看到了一座高僧的坐化金身,而在金身后还有一具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