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等待之中
    有利润便有商人追逐,有商人便有劫匪。。

    茶马古道是连接西南跟中原的商道,无数商人用骡马将外地的货物运来,把当地的货物运出去,有一群人红了眼,他们便开始做起了无本的买卖,这些人就是杀人越货的劫匪,也称马匪。

    洱海物产丰富,在这里生活的人也很多,除了汉人跟创建了大理国的白族人外,还有狼人,野人。后两者很相似,狼人是一种外貌特别的种族人等,他们并没有狼一样的脑袋,跟普通人一样,不过他们如狼一般坚韧,顽强,还有凶残;而野人浑身生‘毛’,贪财好‘色’,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格列马属于狼人种族,而跟他一起从水牢中逃出的秦原是野人种族的,现在他们鼓动了一群狼人和一大群野人联合了‘混’江龙来对付修真派的围攻。他们是这里的土著,熟悉这里的地形,‘混’江龙会喷火,狼人懂得如何战,野人只会拼命。

    这三种人组合起来令修真派损失惨重,刘梦濡率了峨眉弟子忙的不可开‘交’。被烧伤砍伤的人很多,薛涛便向宵辟野询问道:“修真派的人伤好多,峨眉派弟子都忙不过来了,要不我留下救他们吧?”

    宵辟野立刻示意他跟紧队伍,道:“不要忘了我们的任务,修真派乃江湖的主力,他们扛得住的!”

    在天快黑时,赵安邦立刻命‘门’人收兵,退到了下关村据守,善良的村人为他们准备了食物和草‘药’,帮助他们为伤者救治。

    赵安邦立刻命萧雨轲跟扬琴率各自的弟子到村外警戒,埋设陷阱,然后叫来了剩下的‘门’人商议如何战之事?

    萧雨轲是逍遥‘门’人,在天山派扬琴的掩护跟警戒下开始在村外设置陷阱,‘混’江龙一伙也累了,就收兵回部落庆祝。

    “看来‘混’江龙一伙攻击强大了,我们有些轻敌冒进了!”赵安邦喝下了一口红茶,自我检讨道。

    一个天龙派出身的‘女’子仁剑华就道:“老赵,先不要急,据我的观察,我们要对付的‘混’江龙只有兄弟仨,但他们会喷火,会放电,而从太湖水牢逃出的犯人一共十二个主力,外加一些小喽啰,不会超过二十个人,但这些人又联络了洱海当地的狼族人,野人,还有一些马匪,使他们的势力迅速膨胀壮大,加上他们对这里的地形熟悉,所有我们才吃了大亏!”

    赵安邦再次饮下一口红茶,道:“你分析的很对,这群乌合之众的战斗力却如此勇猛,看来我们要想个破敌之法了!”

    时苍梧一行人很快就赶到了洱海前往石林的入口处,入夜后风狼的哀嚎声此起彼伏,这里两山夹挡,容易把守,不过也容易被人从两侧山上打埋伏。

    詹开窖率了自己的兄弟立刻设置关卡障碍,时苍梧在沿途设置陷阱,天山派的俩高手在天空警戒,负责监视‘混’江龙一伙的动向。

    洱海的夜是寂静广阔的,天龙寺内的夜是漫长无聊的。

    里恩趴在‘床’上,阿青跟小杨洁为他处理伤口,本来就有烧伤留下的疤痕,现在又被打裂,让人看了都触目惊心。

    李湛用喂小鸭子的粟米来喂里恩的云雕,刚出生的云雕反倒不如一只小鸭子好看。

    第二日一早,里恩忍不住下‘床’走动,但李湛扶不住他,他只好自己扶着墙走。

    阿青见了忙过来扶住他道:“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呢?赶快回‘床’上趴着。”

    里恩道:“我现在怎么能趴的下来呢?修悟派弟子已经前往洱海跟‘混’江龙开战了,也不知战况如何?”

    小杨洁也走了进来,扶里恩在椅子上坐下,他疼的咬紧了牙。

    等待的时光是漫长难熬的,不过在等待中,里恩可以观察自己养的这只云雕,很快赵天师就跟金国师二人返回了天龙寺内,不过他们先找到了本因方丈,询问里恩的情况。

    本因的气‘色’有些不好,道:“赵安邦跟武华鼎二人将修真派重新整顿了!”

    金国师就道:“这不是好事吗?”

    本相有些生气的道:“什么好事,水长老将修悟派重整,修真派也跟着重整,他们这一整,江湖中就再没有九大‘门’派了,只有修真跟修悟两派,我们这九大‘门’派已经名存实亡了!”

    金国师点头道:“也的确如此啊,那盟主知道吗?”

    本相道:“盟主因为‘私’闯我们天龙禁地,受了责罚,卧‘床’养伤,不过他的丫鬟阿青姑娘目睹了修真派的重建。”

    金国师就对赵天师的道:“那我们现在就去见盟主,看他有何看法!”

    看到两位前辈到来,里恩在小杨洁跟阿青的搀扶下起身行礼,金国师摆手道:“盟主不必多礼,快坐下!”

    三人落座,阿碧为他们送上茶水,里恩自己询问道:“听说武华鼎也进皇宫寻找金国师,你不知你们俩有没有相见?”

    赵天师就道:“武华鼎依仗自己是大理皇族,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出皇宫,不过老夫不走正‘门’,比他早一步进入皇宫,见到了金国师,武华鼎现在还在皇宫内苦等呢?”

    里恩就道:“还是赵天师机智啊!”

    金国师就询问道:“我听说水长老率修悟派‘门’人前往洛阳去了,盟主为何不返回洛阳?”

    里恩摇头道:“我已经回不去了,水长老临走前将我的盟主信物连同丐帮的打狗‘棒’一同搜去,而且他们此去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向三位佐使夺权,突然让水长老的人做了武林盟主,那他必定会掉过头来对付修真派的‘门’人。”

    金国师就道:“单靠水长老一人,他也是夺不了权的!”

    里恩道:“水长老并非只有一人,木大王跟火酋长都支持他,现在又有修悟派‘门’人可以调遣,三位佐使抗不了多久的!”

    金国师也道:“盟主不必担忧,你在天龙寺内安心养伤,即便水长老率修悟派‘门’人杀过来,他们也不敢攻入天龙寺的。”

    里恩就辩解道:“我不是为自己的安危担忧,而是为着两派的‘门’人担忧,况且我不能一辈子都躲在这天龙寺内!”

    金国师疑问道:“那盟主的意思是什么,让大理国出兵帮你镇压水长老的叛‘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