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设计挽留
    有时候把自己封闭起来会使自己感觉安全一些。。

    里恩请‘玉’箫代笔,自己口述,为修真派的两位元老写了封信,然后派阿青送去。

    武华鼎收到了里恩的信,当场打开阅读,然后就对赵安邦道:“盟主没有反对我们重整修真派,但要我们考虑天龙寺的感受!”

    赵安邦就道:“现在九大‘门’派已经名存实亡,而且这些‘门’派不是固定在名山大川,就是天涯海角,想要联络起来实在太远,而修悟派能够重新整顿,我们修真派也可以,我们的优势就是不局限于‘门’人弟子的出身,也不让‘门’派弟子再受原来各自‘门’派的规矩约束,只接受修真派的‘门’规即可!”

    看到阿青还没有离去,赵安邦就询问道:“阿青姑娘是不是也想要加入我们修真派啊?”

    阿青摇头道:“我家小姐曾经是你们修真派的代表,我很想知道你们修真派的职位设置,以及下一步打算!”

    武华鼎就疑问道:“这是阿青姑娘你的目的还是盟主的要你来打探的?”

    阿青道:“盟主已经猜出你们下一步的打算了,不信就看信纸背面,不过在看之前,先用矾水浸泡一下。”

    赵安邦立刻取出信纸,再次打开,背面是空白的,就对一个‘门’人道:“范琦,你去取碗白帆水来!”

    范琦应了,立刻出了罗刹殿。

    阿青就道:“两位元老可以说下,我也很想知道盟主猜对了没有?”

    武华鼎就疑问道:“你知道盟主的猜测?”

    阿青摇头道:“我并不知道,但我自己也有猜测,你们下一步是不是也要返回洛阳?然后去跟水长老所代表的修悟派争夺盟主权位。”

    赵安邦就道:“阿青小姐想的没错,但不代表盟主也是这样猜的。”

    “你们真的要率修真派‘门’人前往洛阳跟修悟派争战吗?”阿青疑问道。

    这时一个小姑娘走了过来,向她询问道:“阿青姑娘,里公子现在好点了吗?”

    阿青点头应了,然后就询问道:“姑娘如何称呼?也见过盟主吗?”

    这个姑娘点头应了,摘下面巾,却是小杨洁,道:“上次在镜湖,我被修悟派的李炎炤劫持,是盟主救了我,我跟你家小姐是峨眉同‘门’,只不过你没有见过我!”

    阿青道:“原来是同‘门’师姐,幸会幸会,不知师姐怎么称呼?”

    小杨洁就道:“我就是小杨洁,因为我们修真派还有一个跟我同名同姓的,她是武当派‘门’人,比我进入江湖早,所以大家都称呼她为大杨洁,称呼我为小杨洁!”

    范琦很快取回了一碗矾水,用树叶蘸了矾水洒在了信纸背面,很快就显示出一排蓝‘色’的字迹。

    赵安邦读后道:“盟主已经猜出了我们下一步的行动,不过那又如何,他现在卧病在‘床’,再也不能阻止我们的行动了。”

    阿青就道:“既然我的消息已经传到,那就告辞了!”

    武华鼎点头应了,道:“小杨洁,你送阿青姑娘回去,另外代我们修真派向里公子问好!”

    小杨洁跟着阿青回到了里恩房间,向众人问了好,里恩大喜,忙请她为自己诊治。

    ‘玉’箫跟阿碧见状,便告辞离去。

    小杨洁就对里恩道:“我跟阿青姑娘的‘门’派技能等级相当,就不必了。多谢盟主上次对我的救命之恩。”

    里恩就道:“你不必谢我,季登亭元帅一直在为你担心,我理解你们对修悟派的仇怨,但仇怨不一定非得要用武力化解!”

    这俩峨眉弟子没有反对,但不敢苟同。李湛却道:“不用武力解决,那你们还练武功做什么?”

    里恩道:“时辰已晚,阿青你带杨姑娘去隔壁房间休息吧,让李湛留下照顾我即可!”

    小杨洁忙道:“多谢盟主好意,我还要赶回去呢?说不定我的同‘门’今晚就要离开天龙寺。我不能再掉队了!”

    里恩便对阿青道:“那你送杨姑娘回去,要注意安全!”

    阿青立刻明白了,带了小杨洁离开里恩的房间。但转身就进入了隔壁自己的房间内,点亮了灯,请小杨洁坐下,道:“我们即是同‘门’,就应该好好叙叙,先不急着回去,两位元老知道你来了这里的!”

    天即将亮时,寺内的钟声响起,赵安邦率了修真派‘门’人便要离开天龙寺,这时寺‘门’还未打开,就看到两只云雕从天空降落,紧接着一只金翼鹤也尾随而来。

    金翼鹤背上骑得是赵天师,两只云雕背上上所载的是天山派的晁婆婆跟宵辟野。

    武华鼎就惊讶了,道:“赵天师,你怎么来了?”

    赵天师在金翼鹤背上道:“你们俩不可鲁莽,千万要考虑清楚,现在去洛阳已经晚了!”

    赵安邦就道:“不晚,天师还不知我们前往洛阳去的目的就断定我们已经去晚了?”

    赵天师坦然自若的回复道:“想必你们已经知道水长老重整修悟派之事,而你们的队列如此规整,必定也是重新整顿了,那你们前往洛阳的目的跟水长老是一致的,不过修悟派有水这长老在幕后主使撑腰,你们有谁支持啊?”

    赵瑞芳立刻道:“那我们就请金国师支持。正好金国师也应该已经回到大理了。”

    晁婆婆就道:“你们只晓得寻找督察使撑腰,盟主就在天龙寺内,难道盟主不必督察使职位高吗?”

    赵瑞芳就道:“盟主职位虽然比督察使高,但盟主是主和派,而且已经受伤卧病在‘床’,不能随我们一同前往洛阳,也无法跟水长老抗衡,况且盟主已经得罪了三位佐使。”

    晁婆婆就道:“也罢,不过我看到金国师进宫面圣了,你们可能要等一段时间了!”

    修真派的‘门’人听后有些沮丧,武华鼎却道:“不用担心,我这就进宫去找金国师,看在都是大理旧臣的情面上,金国师一定会支持咱们的!”

    赵天师叹息了一声道:“最近大理不太平,有群流窜的悍匪闯入了洱海,在茶马古道上干着杀人越货,烧杀劫掠之事,听说镜湖中的‘混’江龙跟太湖水牢中的犯人!”

    赵安邦立刻犹豫了,武华鼎道:“既然是‘混’江龙一伙,他们是修悟派的同伙,我们就可以前去剿灭,否则我们一离开大理,他们必定会进入城内‘乱’,要么在大理城外‘乱’,我们的后院就会失火!”

    这时小李湛赶了过来,将一张纸条递给了武华鼎,道:“这是盟主要我送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