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代人受罚
    睿智的人会以退为进,甚至还会用苦‘肉’计来逃避危险。。: 。

    被水长老选为修悟派天龙分对舵主的逢晨东,江湖名号卧云龙,在师妹阳鸳鸯被里恩策反后,他躲在了暗中冷眼旁观,看到水小姐跟‘混’江龙一伙大势已去后,当天就逃出了水族寨子,迅速返回了天龙寺内。

    而赵安邦跟武华鼎所率的修真派‘门’人也在寺内休整,被对方发现后,立刻将水族寨子内的事情告诉了这二人,然后在寺内躲藏了起来,一直等到里恩到来。

    现在被本因发现了,他无处可躲,修真派的‘门’人必定不会放过他的。与其让死对头来对付自己,还不然让寺内的前辈来惩罚自己。

    不过他还是失算了,当他被按在石条上接受杖脊时,发现行杖的却是修真派的同‘门’流栓宝跟罗琉‘玉’,不由惊讶了,当第一杖落在他后背时,还不怎么痛,这是琉‘玉’实施的,毕竟是‘女’子,腕力不重。

    但流栓宝落下的第二杖就令他惨叫了起来,阿碧跟阿青二人也是心头一紧。

    逢晨东立刻争辩道:“停,我要求换行刑人!”

    本相却站在了他身前,冷声道:“孽徒,你擅闯我佛‘门’禁地,居然还执‘迷’不悟,不思悔改,休要狡辩,继续行刑!”

    逢晨东只好咬紧了牙,就看到修真派的弟子都在旁边围观,个个‘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很快他背上那个就被打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三位‘女’子都捂住眼睛不忍直视,但琉‘玉’却仍不停手。

    里恩忙劝道:“方丈请手下留情,在这样打下去会要了他‘性’命的。”

    本相便道:“盟主也太小看我天龙寺弟子了。你现在都自身难保,还有心思管别人?来人,把李公子押入塔底面壁思过!”

    两名僧人就要上前,时苍梧跟宵辟野二人立刻‘挺’身而出,加以相拦,道:“本因方丈,李公子怎么说也是当今武林盟主,经九大‘门’派长老跟三位盟主佐使已经五行督察使同意推选出来的,你们不以盟主之礼接待也就罢了,居然还要扣押!”

    本因却道:“里公子虽然是武林盟主,但在天龙寺内也是一普通游客,擅闯我天龙禁地,置我天龙寺寺规于不顾,就要接受责罚,还有这里是大理国国境,即便我们大理国的皇帝来了,也要遵守寺规!”

    里恩就道:“我擅闯贵寺禁地,是应当接受方丈责罚,但晚生恳求否则饶恕逢晨东侠士,他是修悟派弟子,也是算是我的部属,属下犯错,上司理应一同受责罚!”

    本因听后便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里施主居然如此慈悲心肠,令老衲敬佩!”

    里恩继续道:“里恩承‘蒙’诸位江湖前辈抬举垂爱,出任武林盟主,就要将两派‘门’人一视同仁,把诸位当我的朋友,我的臣民,我不能让你们自相残杀,更不能让你们受到伤害!”

    本相听了便讥讽道:“盟主也是得道高僧吧?年纪轻轻就有佛祖的悟‘性’跟菩萨的悲天悯人之心!”

    里恩回应道:“晚生自小就在南栖霞山清幽寺内长大,差点就出家为僧了!”

    本相道:“原来如此,里公子既然愿意为逢晨东承担责任,那是否也愿意代他受过呢?”

    阿青忙道:“公子不可,你的身体虚弱,旧伤未愈,不能承受如此重罚!”

    里恩却道:“晚生愿意,逢侠士对晚生也算有救命之恩,这样也算还了人情。”

    本相便道:“那好,把逢晨东拖下去,把里恩按住了,继续行刑!”两名僧人便上前将逢晨东拖下去,里恩就要往石条上趴去,宵辟野伸手拦住了他道:“盟主不可!”

    时苍梧也道:“盟主要三思而后行啊!”

    流栓宝已经按住了里恩,对琉‘玉’道:“师妹,不用客气,赶快行刑!”

    宵辟野跟时苍梧二人就亮出了兵刃,冷声喝道:“住手,我看谁敢动盟主?”

    罗琉‘玉’举起了木‘棒’,犹豫了。

    武华鼎跟赵安邦现身出来,对里恩道:“盟主受苦了,赶快起来,都怪我们来迟了!”

    里恩却道:“不用了,我身为武林盟主,就要以身则,犯了错误,就要接受惩罚,你们都不要阻拦,也不必多说,行刑吧!”

    罗琉‘玉’便朝两位元老望去,然后重重的落下了一‘棒’,第一‘棒’不是很疼,但接下来的就有些疼痛了,仅两‘棒’下去,里恩就疼得咬紧了自己的衣袖,后背肿了起来,五‘棒’过后,皮开‘肉’绽。

    阿青立刻上前,抓住了木‘棒’,对罗琉‘玉’道:“好了,盟主已经受到脊杖的责罚了,你们再要大就打我吧!”

    罗琉‘玉’也是于心不忍,便再次朝自己的两位元老望去,武华鼎跟赵安邦二人对视了一眼,点了头,道:“那就停止吧!赶快扶盟主回房间休息!”

    时苍梧跟宵辟野二人立刻架起了里恩迅速返回房间,仨‘女’子跟了进来,关闭了房‘门’,‘玉’箫便冷声道:“里公子还‘挺’好逞强,不知这次是否长记‘性’了?”

    阿碧忙去打水,阿青用自己的手帕为里恩擦拭后背的皮‘肉’,刚一触碰,里恩就呲牙咧嘴,道:“别动,疼!”

    阿青就用手帕蘸着热水为他擦拭伤口的血污,罗琉‘玉’走了进来,询问道:“里公子怎样了,伤得重吗?”

    一直在哭泣的李湛就对她道:“都是你把李大哥打成了这样,还来问?”

    宵辟野也道:“盟主为了救你们的‘性’命,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你却不领情,还把盟主打成了这样!”

    罗琉‘玉’正在尴尬时,‘玉’箫便道:“罗姑娘打的没错,至少让他长了记‘性’!”

    里恩道:“不要怪罗姑娘,她已经很手下留情了,请罗姑娘也为逢晨东救治!”

    罗琉‘玉’取出了一只瓷瓶道:“这里是我们大理最好的止血‘药’,赶快撒在伤口吧!盟主被责罚,修真派的同‘门’也解了气,就不会再为难盟主了!”

    里恩道:“多谢姑娘好意,这就好,罗姑娘还是把此‘药’拿给逢晨东治疗吧,他更需要。”

    罗琉‘玉’就道:“逢晨东也不是孤身一人的,盟主就不要为他‘操’心了。如此一闹,我们修真派弟子也不好继续留在寺内,听说水长老率了修悟派‘门’人前往洛阳去了,我们派的两位元老也要前往洛阳跟他们一决高下!”

    里恩听后就着急了,道:“不可,水长老率他‘门’人前往洛阳是向三位佐使夺权,倘若你们再去,必定会跟他们有场恶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