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崇圣佛塔
    佛塔是用来供奉佛骨舍利的建筑,有的人死了,骸骨却被人特意保存下来。.: 。这些骸骨跟主人生前的思想一起流传。

    里恩避开了把守三圣塔的僧众,登上崇圣塔塔顶。这座塔是最高的一座,在塔顶的回廊中,修悟派的逢晨东已经在等候他了。

    “要如何将水长老的修悟派引往束河古镇?”这是摆在里恩面前的难题。不过更困难的是修真派也没有前往束河古镇的打算,现在只有等洛阳那边传回的消息了。

    “你知道这三圣塔为何为我们天龙寺的禁地,不允许外人进入吗?”逢晨东从里恩手中夺回了扇子,询问道。

    里恩摇头,道:“跟丐帮的宝塔有相同的秘密,是不是用来存放佛骨舍利子的?”

    逢晨东摇了头,道:“这三座塔是大理国的命脉所在,所有历代皇帝退位后都喜欢在这里出家。修真派墨守陈规,但已经无法适应武林的现状,如果让三位佐使继续号令武林,九大‘门’派就会如同一盘散沙,但如果按盟主的意思,让两派休战,是不可能的。这就好比把两只公老虎关进一只笼子内。”

    “一山不容二虎!”里恩道:“这个我知道,那就划江而治,互不侵犯,互不来往!”

    逢晨东质问道:“你觉得这个可能‘性’大吗?”

    这个想法里恩先前也曾经提到过,但被否定了,江湖不是国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厮杀,就有帮派,就有利益的争夺。

    里恩并没有把阮星竹的解决方法对逢晨东道明,因为这两派‘门’人一旦知道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还会去束河古镇吗?只怕随便找个地方就较量起来了。

    逢晨东主张两派轮流当权,但里恩否定了,二人就此争执不休。不过塔下来了一群僧人,然后向他们指来。

    “糟糕,被发现了!”里恩道。

    逢晨东道:“盟主既然能够顺利上来,也一定能够全身而退!”

    里恩道::“但愿我的初级隐遁还能‘蒙’‘混’过去!”

    这时却从塔顶房间内传来了一个微弱的声音:你们俩进来,进来!

    里恩吓了一跳,他只顾着跟逢晨东辩驳了,都没有检查房间内是否还有人?逢晨东也惊讶道:“枯荣大师,是你吗?”

    房间内这个声音道:“除了老衲还有谁?”

    里恩松了口气,但逢晨东的脸‘色’忽然‘阴’沉起来,惊讶道:“太师伯,你不是已经坐化了吗?”

    “坐化?不就是已经仙逝了,那怎么还能说话?”里恩记起自己在慕容世家的地下秘室内看到的天龙寺秘笈《枯荣》,其中画了一个可怕的僧人,一半为人,一半为骷髅。

    不过塔下的人声喧哗,看守的僧人打开了锁链,进入塔内。

    逢晨东忙硬着头皮进入房间里,里恩也跟了进去,在一座佛像前,看到了一尊坐化的金身,这名僧人全身****,不过已经没有人样,左边是金‘色’的身体,皮肤萎缩,紧紧包着骨头,右边的身体已经完全成了白骨,跟图画中的一模一样。

    这尊金身的头部亦是如此,显得格外恐怖。逢晨东忙在金身前跪下磕头,里恩也只好照做。

    就听从金身内传出微弱的声音:修武跟修真两派相争,最后的下场就如同老衲。

    里恩忙抬头询问道:“那前辈请告诉晚生,要如何才能化解两派相争呢?”

    枯荣大师的回答跟本因方丈一样,这两派就是武林的左膀右臂,需要有一个睿智且强大的头脑来控制。

    这对里恩来讲是个很大的难题。

    里恩还想要追问详细做法,金身已经闭口不语。守卫的僧众搜了上来,将二人团团包围。

    逢晨东立刻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里恩仔细听了,却是“弟子‘蒙’受太师公召唤,太师公的教诲弟子不敢忘怀。”

    本相对二人道:“这里是我们天龙寺的禁地,你们俩擅闯禁地,需要搜身,然后关入塔底面壁思过三个月!”

    里恩想要解释,但逢晨东却仍一边磕头一边神神叨叨。

    本相一挥手,两名僧人就要去搜里恩的身。另外两名僧人把逢晨东架了起来,开始搜身。

    逢晨东忽然睁开了眼睛,一本正经的道:“你们做什么,我是受到枯荣大师的召唤特意来这里的,大师要我在塔内闭关参禅苦修,将来要把天龙寺发扬光大!”

    本相便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枯荣师伯已经坐化三年了,还会召唤你来,要你将天龙寺发扬光大?”

    里恩忙证明道:“可我们真的听到枯荣禅师开口说话了,他还对我说,然后给放任两派相争的下场就会跟他一样!”

    本相立刻大怒道:“你居然敢嘲笑我们天龙寺的高僧,要不是看在你是武林盟主的面上,老衲早就对你不客气了!”

    逢晨东挣脱了架他起来的两名僧人,坦然道:“我要留在塔内参禅悟道,还望监寺师叔允许!”

    里恩也嚷道:“我要见本因方丈!”

    两人被带出了崇圣塔,来到双树院,见到了本因方丈。

    得知事情的缘由后,本因便道:“盟主明智崇圣三塔是我天龙寺的绝对禁地,却仍然擅自闯入,还嘲讽我们寺内高僧,现在就将你押入塔底面壁思过!”

    里恩忙道:“方丈,晚生并没有嘲讽贵寺高僧之事,这真的是枯荣大师亲口告诉我们的,逢晨东可以证!”

    逢晨东却道:“我只是在梦里见到了枯荣前辈,也是梦游中登上了塔顶,不过枯荣禅师真的命弟子在塔内参禅苦修。”

    本因道:“在佛祖面前还敢浮夸妄语,把逢晨东拉下去脊杖一百,关入千寻院内面壁思过半年,立刻执行!”

    里恩被两名僧人架住,就往塔底押去,‘玉’箫带着盟主护卫赶了过来,劝阻道:“方丈手下留情,盟主擅入贵寺禁地是为了跟逢晨东相见的!”

    情急之下,‘玉’箫只好坦诚相待。

    本因就道:“盟主现在已经兼任丐帮帮主,不能排除是来偷取我佛塔内佛骨舍利的。老衲对他的惩罚已经最轻了。”

    ‘玉’箫就道:“方丈可以从**上责罚盟主,但不能将盟主关押起来,修真跟修悟两派的纷争还需要盟主来处理!”

    本因就道:“面壁思过就是最好的思考机会,盟主不要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