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崇圣塔顶
    敢只身独闯龙潭虎‘穴’,不是因为自己武功有多么高,而是因为要去的地方高手实在太多,不带护卫才不会暴‘露’自己的弱小。。: 。

    里恩在天龙寺内见到了修真派的武华鼎元老,得知修真派所有的弟子都在寺内休整。这在他的意料之中,如果修真派也如修悟派一样想要劫持自己,那自己就是自投罗网。

    不过他还是有自信的,在天龙寺内,这些得道高僧不会跟水长老一般做出下三滥之举。不过武华鼎没有向他展示休整好的‘门’人。

    天刚黑,‘玉’箫带着盟主的护卫跟同伴就追到了天龙寺内,找到了他。

    阿青立刻埋怨道:“公子你怎么招呼也不打一个,就带着李湛来拜访天龙派,这也太冒险了!害得大家都为你担心!”

    里恩便道:“如果我带着大家来天龙寺拜访,就不可能见到修真派的武华鼎元老。”

    阿碧道:“我现在知道高小姐为什么要抛弃你了,你不仅置自己的安危于不顾,还置朋友对你的担心于不顾!”

    李湛就疑问道:“这里很危险吗?可我见寺内的这些僧人很和善啊?”

    宵辟野就警告道:“只有穷凶极恶之人才会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盟主不要忘记你曾经扣押了武华鼎跟赵安邦,‘逼’他们跟修悟派停战!”

    里恩道:“我自有分寸,如果我不‘逼’他们停战,那现在两派已经死伤惨重。”

    阿青就道:“公子,你就嘴硬吧!修真派的人有什么计划?”

    里恩回答道:“他们正在整顿,目前还没有什么计划,不过我们必须要行动起来,要将我们来天龙寺的消息散布出去,把水长老和他的修悟派引来!”

    时苍梧就疑问道:“盟主这是何意?为何要把敌人引来,盟主可要想清楚,水长老必定会率修悟派前来,凭我们这些人根本就无法与其抗衡,而修真派只会冷眼旁观,坐视不管!”

    里恩道:“你们一路寻来,都已经辛苦了,抓紧用斋饭休息吧,我明日还要想向本因方丈求教呢!”

    当晚里恩跟李湛同住一屋,他正在伏案写信,就听到窗棂外有动静,便起身察看,打开窗户后,没有见到人,就点头道:“我知道是你,明日午时,崇圣塔顶相见!”

    李湛就询问道:“李大哥,你在跟说话呢?”

    里恩关闭了窗户,道:“我在跟一个救过我命的恩人说话,你明天就可以见到他了!”

    躺在厢房内的‘床’上,里恩听着木鱼诵经声,仿佛又回到了清幽寺内。

    李湛也睡不着,就对他道:“李大哥,这里的茶‘花’好漂亮啊!都是这些和尚种的吗?”

    里恩应了,道:“是啊,这些高僧清心寡‘欲’,心无旁骛,种出的‘花’也有禅理。”

    李湛就好奇的问道:“‘花’也有禅理?什么禅理啊?”

    里恩淡然的道:“这些‘花’生在寺院内,无论有没有赏客?无论客人对它们的评价是好是劣?无论风吹雨打,都依然盛放,哪怕被人折损,也要坚持绽放,然后在寂寞中飘落,孕育着来年的‘花’期。”

    李湛听着就睡着了。

    里恩皱了眉头,自言自语道:“要如何才能将水长老跟他的修悟派吸引到束河古镇呢?”

    第二日一早,小沙弥叫醒了众人,送来了洗脸水跟斋饭,清粥小菜馒头,虽然简单,却有了家的味道。

    里恩带同伴继续拜访本因方丈,然后向其询问修悟派弟子的情况。

    修真派在两寺一山中最多,两寺就是指少林寺跟天龙寺,一山是武当山。不过也并非绝对,武当派也有修悟派弟子,天龙寺自然也有。

    午饭时,里恩匆匆食用,然后就对同伴道:“我要去见一位恩公,你们不必跟随,我只带李湛同去,如果天黑时,我还没有回来跟你们相会,你就把这封信送给赵天师!”说着就从怀里取出一封书信‘交’给了阿青。

    宵辟野就道:“要不我隐身暗中保护你?”

    里恩摇头道:“不必了,如果有人要加害于我,早就动手了,我们也躲不过,扛不住的!”

    阿青仍有些担心,‘玉’箫就道:“你们就不用为里公子担心了,他死不了的,即便死了,这里的高僧会为他超度的!”

    里恩向众人点头示意,然后拉上李湛匆匆离去。

    在三座巍峨的古塔外,一群僧人拦住了他二人,道:“这是我们天龙寺的禁地,任何人都不得进入!”

    里恩只好悻悻折返,但他并不甘心,对李湛道:“你再往里面闯下,如果你能够顺利闯入,我立刻也进去找你!”

    李湛点头应了,就往三圣塔闯入。

    里恩趁机隐身,避开了这些僧人的阻拦,来到了崇圣塔下,施展“纵云梯”,飞身跃到了塔的二层回廊上,进入了塔内,顺着楼梯就往塔顶爬去。

    他回头看到李湛被这群僧人抓住,往前面的大殿谴送,便放下了心。

    到塔顶时,已经太阳当午,他累的一头大汗,刚想要坐下休息,就听一人冷声道:“原来盟主也是会武功的,不过很差而已!”

    里恩循声望去,见到了倚栏而坐的逢晨东。

    逢晨东摇着大扇子,打量着他。里恩就道:“我本来是完全不会武功的,否则也就不会登上武林盟主的宝座。还要多谢你跟鸳鸯姑娘相救。”

    他也坐下歇息,取出一方手帕擦汗。逢晨东立刻夺了过来,道:“这是我师妹的手帕,上面还绣着一对鸳鸯跟她的名字,你对她下了什么**散?居然让她为你破戒,还动了凡心?”

    里恩摇头道:“我并没有对你师妹下什么**‘药’,只是舍身救了她一命,只要用真心,就一定能换回对方的真心。我对阳姑娘并没有儿‘女’‘私’心,只有感‘激’之心。”

    逢晨东道:“你单独来我天龙寺,就不怕我把你劫走送给水长老邀功?”

    里恩就取过他的扇子扇风,然后道:“你不会的,你劫持了我,水长老也不会领你的情,你跟你师妹都会遭殃的,水长老是不会容忍有人背叛他的。”

    逢晨东争辩道:“可我是修悟派‘门’人,跟修真派势不两立,无论水这里夺权成功与否,我们都要跟修真派一决高下,不知盟主有什么办法让水长老率修悟派同‘门’来跟修真派决一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