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天龙佛寺
    皇家寺院有一种特殊的优越感,如同鹤立‘鸡’群一般。

    大理过的皇帝跟别国的皇帝不一样,他们会武功,而且会很厉害的武功。

    里恩只带了李湛乘着大理城特有的坐骑云雕来到了天龙寺拜访,监寺本相大师早已经恭候多时了。

    大雄宝殿内,胖和尚立刻跟里恩展开了修真跟修悟的辩论。对于这两派,本相看的比里恩更透彻,似乎也在暗中透‘露’他自己能够解决这两派之争,里恩耐心的竖耳聆听。李湛就没这份耐心,便悄悄溜出了大殿,去赏茶‘花’去了。

    跟逍遥派的凌‘波’‘洞’正好相反,天龙寺内人来人往,异常热闹。

    当里恩询问起对付如何化解两派相争时?本相起身道:“人都生有左膀右臂,两只手臂外观一样,用相似,却能很好的协调,如果断其一臂,自己的元气必定大损,实力也会减半!”

    里恩随声附和,但继续追问道:“大师说的很对,可要如何才能使人的两只手臂协调呢?”

    本相指了自己的大胖光头,道:“全在这里,头脑的智慧。如果首脑睿智英明,再多的臂膀也不会冲突,反而会更加强大!”

    里恩低下了头,扪心自问道:“我这个首脑是不是够英明睿智?”

    本相念道:“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不必疑问,老衲带你去见一个人,你就会有所领悟!”

    里恩点头应了,就叫道:“李湛,我们走!”,但没有人回应了,忙惊呼道:“不好,我的书童不见了!”

    本相就道:“施主不必担心,小施主在天龙寺内不会有危险的,老衲命弟子去找他!”说着就‘交’过一个小沙弥,附耳几句!然后领着里恩向后院走去,穿过层层石阶,空气里弥漫这茶‘花’的清香。

    走过空山禅房,来到了双树院内,进入了大殿中,一个手持戒杖,头戴僧帽的老和尚在佛像前盘膝打坐,正在闭目诵经。

    本相单掌施礼道:“方丈师兄,里恩盟主已经带到!”

    里恩这才记起闭目诵经的掌柜和尚就是本因方丈,先前只见过几面,并不熟悉。

    本因睁开了眼睛,向里恩点头,示意他在旁边蒲团上落座。

    里恩落座后,开‘门’见山的道:“晚生专程来拜访天龙寺,更是为了解决修真跟修悟派纷争而来的,方丈否则能否请这两派弟子前来相见?”

    本因摇头道:“盟主驾临,我天龙弟子自当出来相见,但如果他们不愿拜见盟主,老衲也无法强行命他们出来与盟主相见的。”

    里恩无奈,本因就对本相道:“你这就鸣钟,召集全寺僧众,一起来这里听佛经,但愿盟主能从老衲所讲的佛经中悟出修真跟修悟两派的处理之道!”

    本相应了,就离开了大殿。

    很快钟声响起,大群的僧人弟子朝这里陆续赶来,很快就站满了殿内,这些和尚同时朝里恩望来,看的他都有些不好意思。

    钟声敲了三十下,停止。

    本因念道:“阿弥陀佛,道即是法,法即是道;佛既是心,心也是佛.......”

    李湛从这些僧众之间挤出了脑袋,好奇的看着这些和尚。

    里恩听出这经跟自己在清幽寺听到的不同,也不知是那本经书,更是没了耐心,却不好离去。本因却讲的慢条斯理,李湛听得靠在僧人身上呼呼睡去。

    终于等方丈讲完了经,里恩起身,舒展了筋骨。

    本因就道:“本参,你带盟主去厢房歇息用斋!”

    里恩叫醒了李湛,二人跟着一个矮胖和尚离开双树院,来到厢房内。很快两名小僧就送来了水果跟斋饭。他们也也毫不客气,立刻开吃。

    这时就听‘门’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念道:“桫椤树下不沾尘,修道心中无俗念。”

    里恩忙停止了用饭,站了起来,向房间外询问道:“身在俗世中,怎不惹尘埃?‘门’外可是武华鼎禅师?”说着就打开了房‘门’。

    果然是武华鼎,里恩忙请他进来,落座,取了水果来。

    “盟主还有心来我天龙寺拜访,实在难能可贵!”武华鼎道。

    里恩当即回应道:“不知武元老可知晚生在水族寨子内的遭遇?自从你们离开镜湖后,我经历了一项很深刻的事情!”

    武华鼎点头应了,道:“贫僧听修悟派的逢晨东讲了,盟主孤身前往水族寨子内拜访,被水长老扣留!盟主的孤注一掷这次得到教训了吧?好运不会一直眷顾与你的!”

    里恩疑问道:“你是听逢晨东讲的?他回来了?”

    武华鼎点头应了,道:“是的,他没有跟着鸳鸯一起前往洛阳,因为他料到此去洛阳必定凶多吉少,你跟鸳鸯合谋,劫持水小姐,对付‘混’江龙跟太湖水牢的犯人。这一切他都在暗中注视着你们!”

    里恩继续追问道:“那逢晨东禅师呢?他为何不来见我?”

    武华鼎道:“逢晨东虽然默许鸳鸯跟你合谋劫持水小姐,也看不惯水长老的所所为,但仍不会跟我们修真派合,也不愿听从盟主你的号令!他独自回到天龙寺后,就在寺内躲了起来,不愿见任何人,即便你来了,他可能也不会相见!”

    里恩道:“这个我心里明白,在镜湖时,他跟鸳鸯姑娘曾经擒获了我,我趁着他不在时,劫持了鸳鸯逃走了,他一定是为此事对我耿耿于怀的!”

    武华鼎摇头道:“非也,我们出家人不会如此小心眼的。实不相瞒,我们修真派‘门’人都在寺内,等待盟主的行动!”

    里恩便疑问道:“我不是命你们前往束河古镇等待修悟派的‘门’人抵达吗?”

    武华鼎道:“可修悟派在水长老的管理下已经重整旗鼓,前往洛阳盟主府而去,我们修真派‘门’人不能傻傻的听从盟主的命令前往束河古镇,到了那里,也是白等,反而会令修悟派的‘阴’谋得手!”

    里恩听后就道:“武元老不必担心,我已经命齐万‘春’跟修悟派的‘女’侠前往洛阳盟主府而去了,一是揭开水长老的‘阴’谋,而是给水长老来个釜底‘抽’薪。水长老得知我从他的‘女’儿手里逃离出来,并且赶走了‘混’江龙一伙,必定会率‘门’人前来追杀我的,我将他们引往束河古镇!”

    武华鼎道:“盟主可有把握?”

    里恩点头应了,道:“只要三位佐使不向水长老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