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神仙洞府
    人们踏入江湖,就是想过一种自由自在,快意恩仇的日子,但进入了江湖才发现自己的弱小,为了生存,不得不加入‘门’派,而‘门’派的枷锁比原本的枷锁更沉重。

    里恩没有想到在荒废已久的剑湖宫内居然还有泉水,他只好耐心的等三位姑娘沐浴罢,带着他们返回船上,然后命船工开船,前往逍遥派所在的凌‘波’‘洞’。

    船到了一处瀑布前,停了下来。时苍梧道:“水路已经到了尽头,接下来我们就要徒步进入凌‘波’‘洞’了。”

    里恩率众人下船,命船工将船驶回苏州,还给季登亭。

    山道间鸟语‘花’香,草木幽深,溪水潺潺,阿青就道:“这里的风景实在太秀丽了,跟我们峨眉山有得一拼。”

    阿碧却道:“峨眉山怎能比得上我们我们逍遥派的神仙‘洞’府呢?”

    时苍梧也道:“我们凌‘波’‘洞’可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宵辟野便纠正道:“神仙?这世上真的有神仙吗?能够活过一百岁,我就求之不得了,我们天山派便能做到,你们两派能够做到吗?”

    李湛就道:“我知道,百晓生老太公就活了一百二十岁。”

    宵辟野不屑一顾的道:“他是活了一百二十岁,可你们不见他已经老成什么样了?我们天山派的童姥也活了九十多岁,临死前还跟十岁的小‘女’孩一样,而李秋水师伯比童姥年纪都长,却一直如同二十出头的少‘妇’。”

    时苍梧便纠正道:“天山派的俩‘女’人不过是练了奇‘门’武功才永葆青‘春’,但正常人想要长命百岁,还的靠我们逍遥派的秘法,这俩‘女’人的师兄就是我们逍遥派的掌‘门’。”

    他们一边走一边争论,路过一处山谷时,里恩看到对面山崖上出现了一面如同镜子般的照壁,里面倒映着众人的身影。

    “无量‘玉’璧?”

    “无量‘玉’璧!”

    里恩惊叹了,“这世上居然有如此奇物?”

    时苍梧意味深长的道:“盟主留在这里参悟,其他人跟老夫去准备午饭!”

    里恩虽然不明白时苍梧要自己留下参悟的原因,但还是照做了,李湛也留了下来。阿碧跟阿青姐妹俩就去打水采摘野果,宵辟野骑着云雕,可以采集到悬崖峭壁上的野果跟草‘药’。

    时苍梧骑着仙鹿,驱使宠物猎捕野兽。

    ‘玉’箫小姐在里恩身后盘膝打坐,闭目养神,李湛在二人之间嬉戏玩耍。

    ‘玉’璧中的世界宛如另外一个世界,两个世界都是真是存在的,而且互不相干,通过‘玉’璧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还有跟自己在一起的同伴。

    里恩闭上了眼睛,就想起了自己的今生,脑海中闪现出自己从小到大的重重景象。

    睁开眼睛后,里恩看到的是自己,玩耍的孩童,还有一位貌若天仙的‘女’子。可惜这两人跟自己都没有家庭关系。

    时苍梧他们很快就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饭,虽然没有白饭,但抹了蜂蜜的獾‘肉’烤熟后,有一种特殊的甜香,加上各种珍稀的野果,令人食‘欲’大振,馋涎‘欲’滴。

    宵辟野就询问道:“盟主参悟到什么了吗?”

    里恩摇了头,时苍梧道:“这就对了,我们掌‘门’在这里居住了七十年,都没有参悟出什么,你不到半个时辰还能参悟出什么来?”

    阿碧就道:“不说了,赶快享用丰盛的午饭吧,大家一定都饿了。”

    ‘玉’箫却只食用野果,里恩跟李湛二人立刻狼吞虎咽起来。

    天黑之前,时苍梧带众人进入了凌‘波’‘洞’内,这座‘洞’‘穴’曲折蜿蜒,幽深静谧,而且别有‘洞’天。

    一个接引弟子拄着木杖,道:“居然还有人记得回来?难得,真难得!”

    里恩就道:“难道你们逍遥派不收新弟子吗?”

    时苍梧就道:“当然收,但大多数都是‘门’人在外面收的,也不一定会带到凌‘波’‘洞’来,有的逍遥派弟子一辈子都没有来过凌‘波’‘洞’。”

    阿碧就询问道:“李傀儡前辈,这凌‘波’‘洞’内都还有谁在啊?”

    “李傀儡?”里恩一脸疑‘惑’,时苍梧就解释道:“这位是我们逍遥派的传送师叔,跟盟主同姓,名唤傀儡,盟主不要多想,我们逍遥派弟子很擅长制机关木人,也称傀儡!”

    这个一脸沧桑的李傀儡淡然的道:“没人了,老夫整日守在凌‘波’‘洞’口,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外人了,你们是稀客啊!”

    时苍梧就介绍了自己的同伴,尤其着重介绍了里恩。然后便带着同伴往‘洞’内走去,在前往逍遥派重地孽海天机坛时,他们行走在一架石梁上,下面就是无底深渊,倘若坠下,必定尸骨无存。

    他们在凌‘波’‘洞’内四处游转了一遍,果然没有见到其他人,时苍梧就对阿碧道:“小师妹,你也在这里呆过,就安排你们在丹青画这里休息吧!我带盟主等到烂柯棋那里休息,明日一早,我们李傀儡师叔那里相会合。”

    时苍梧带着所有的男人来到了听香坛,命岁寒四友在这里休息,剩下的人跟着他进入了相邻的珍珑棋局,一张石桌上雕刻着棋盘,两只盛棋子的石臼仍在,时苍梧就对里恩道:“盟主,要不来一局?”

    里恩摇了头道:“我经常看寺内老僧对弈,自己却不会,也不想学,这世间之物难道真的就是非黑即白吗?”

    时苍梧就对宵辟野道:“老宵,咱们俩对弈一局!”

    宵辟野点头应了,就摆开了架势,准备厮杀一场。

    里恩一脸疑‘惑’道:“难道你们逍遥派就只有一个守‘门’的人在吗?”

    时苍梧一边举子思考,一边回应道:“大多数时候都是如此,只有极少数才会相聚。”

    里恩听后有些失望道:“看来你们逍遥派在武林中已经名存实亡了!”

    时苍梧一子落定,朗声道:“否,我们逍遥派追求的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从不会被形势所累,我们逍遥派除了擅长制机关傀儡,还擅长培养细,也就是卧底!”

    “细,卧底?”里恩惊讶了。

    宵辟野点头道:“不错,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我们天山派盛产刺客,而逍遥派出产细,江湖中很多‘门’派,很多地方都有逍遥派的卧底!”

    里恩既惊讶,又疑‘惑’,道:“我似乎从无量‘玉’璧中领悟出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