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谁劫持了谁
    付出真心,终究会有收获的。.: 。

    水家寨子内外一下子热闹了起来,锣声不断,一大群人围在了寨子正‘门’口,不断的朝寨子内叫骂施压,鹿飞有些扛不住了,仇永三的西北口音跟齐万‘春’的吴越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连叫骂也变成了一种艺术。

    仇永三的腔调悲愤而又粗犷,声音大起大落;齐万‘春’的声音清晰明快,节奏朗朗上口。他居然把叫骂变成了快板,引得丐帮弟子纷纷用手里的打狗棍敲打着竹墙伴奏。

    鹿飞听不下去了,当即躲入岗亭内不‘露’头。不过她看到大群的族人朝地牢方向奔去,就意识到那里一定出事了,但她重任在身,不能前去察看。

    地牢之外,越来越多的水族族人赶来,将地牢出口围的水泄不通。

    阿青所率的岁寒四友跟亦清道人只好远远躲开,查天阔跟俩骑飞禽的道人配合了,将地牢外的两个竹楼顶的岗哨敲掉,换了阿青跟金胜寒。

    水小姐进入了地牢内,就看到胡子拉碴的里恩用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抵在了阳鸳鸯的脖颈处,对着负责看守他的韩禾苗跟徐小鱼二人道:“快把我的护卫放了,我现在就要见到他们,否则就杀了她!”

    韩禾苗有些惊讶,徐小鱼却道:“你杀了鸳鸯,你就死定了,此事我们俩也做不了主,还是你跟水小姐谈判吧!”

    阳鸳鸯‘露’出了求救的眼神,在僵持中,水小姐赶了过来,见状,便质问道:“里恩不是已经瘫痪在‘床’不能动了吗?”

    韩禾苗道:“我们也不知道,鸳鸯说她要见里恩一面,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水小姐愤怒的道:“我不是已经命令过你们,没有本小姐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私’自接触里恩嘛!”

    徐小鱼忙补充道:“鸳鸯说她就是奉了你的命令,来查勘里恩身体的!”

    水小姐追问道:“里恩的匕首又是从哪里来的?”

    两人摇头不知,水小姐就命二人打开石‘门’,然后走了进去。

    里恩看到水小姐进来,立刻大嚷道:“快把我的护卫带到这里,不然我就杀了她!”

    水小姐冷笑一声道:“那你就尽管杀了她吧!赶快动手,你杀了鸳鸯,我们好杀了你,对外就说你们俩互相残杀而亡的!”

    里恩茫然了,鸳鸯趁机一个后肘撞击在了里恩的小腹,令他疼得蹲了下去。

    鸳鸯有一招“顺藤‘摸’瓜”,抓住里恩的手腕,轻轻一扭,就夺下了匕首,然后一脚将里恩踹到在地。

    水小姐领着韩禾苗跟徐小鱼二人走了进来,对鸳鸯道:“好样的!”

    鸳鸯却握了匕首道:“你居然敢劫持我,我这就一刀宰了你!”说着就挥舞匕首朝里恩心窝扎去。

    水小姐却道:“住手!留他‘性’命!”

    然后快步上前,擒住了鸳鸯的手腕,道:“里恩现在还不能死!”

    鸳鸯一脸疑‘惑’,水小姐松开了手道:“我们杀了里恩就无法向朝廷‘交’差。”

    水小姐命韩禾苗跟徐小鱼二人将里恩抓起来,二人领命靠近。

    鸳鸯却突然手腕一转,左手迅速擒住水小姐的手臂,将其反剪到了背后,右手握了匕首就搁在了水小姐的脖颈处,转过身对韩禾苗跟徐小鱼二人道:“你们俩赶快关闭石‘门’!不然我就杀了她!”

    这仨‘女’人立刻懵了,里恩却从地上迅速跳起,一个“鹰爪手”就擒住了水小姐的脖颈,鸳鸯松开手,迅速移动身体,将石‘门’关闭。

    丐帮的这俩‘女’人才明白过来,立刻向鸳鸯抓去。

    里恩却道:“住手,不然我就杀了水小姐!”

    水小姐一脸惊讶,接着就是愤怒。里恩的手已经掐的她头晕脑胀,而且浑身无力,忙对俩手下道:“不要动,按他说的去办!”

    韩禾苗就对里恩呵斥道:“你不要‘乱’来啊!你杀了水小姐,不仅是你,还有你的护卫都要为水小姐殉葬!”

    “照他说的去办,快!”水小姐已经感觉自己喘不上气来,没想到这个里恩的手劲如此之大。

    鸳鸯打开了机关,徐小鱼立刻奔了出去,韩禾苗也想要离开,却被鸳鸯拦住,然后又迅速关闭了石‘门’。

    里恩的手指继续用力,水小姐终于被掐晕了过去。

    韩禾苗忙道:“水小姐,里恩你杀了水小姐?”

    里恩松开了手,试探了水小姐的鼻息,道:“没事,她还活着!”说着就要找绳子,鸳鸯却快步走来,一把抓起了水小姐丢在了石‘床’上,道:“她已经被我封住了全身要‘穴’,即便醒来也无法动弹。”

    韩禾苗一脸诧异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里恩你不是已经瘫痪了吗?还有鸳鸯你怎么跟里恩是同伙?”

    鸳鸯就道:“禾苗,看在平日我们俩关系不错的情面上,我就实话对你说了,里恩就是我用剑气封住了大椎‘穴’而瘫痪的。”

    韩禾苗疑问道:“为何?你为何要封住里恩的大椎‘穴’,令其瘫痪?”

    鸳鸯便道:“我跟里恩并没有深仇大恨,你跟他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我们跟他之间都是因为‘门’派不同而产生的,里恩还曾经因救我而被火炭烧伤了后背!”

    韩禾苗有些不相信,里恩就背对这他们,脱下了上衣,‘露’出了大片的烧伤疤痕,有些伤痕还没有结痂。

    里恩穿上了衣服,对二人道:“我身为武林盟主,而且还兼任丐帮帮主,对修真和修悟两派‘门’人并没有偏心任何一方,更不希望你们互相残杀,因为你们如果损伤惨重,收益的并不是我,而是外敌,这也就是我为何要说服季登亭停止向镜湖水寨开炮,命修真派停战的原因!”

    韩禾苗仍有些不敢相信,鸳鸯就道:“盟主说的没错,要不然我们躲在镜湖水寨内,修真派跟朝廷水军为何会突然停战,然后放我们逃出水寨呢?”

    里恩道:“我让你们两派前往凤凰古城一决高下,并不是让你们在那里互相残杀的,而是我从阮星竹前辈那里得知,人一旦进入凤凰古城内就会产生幻觉,你们两派既能痛痛快快的一决高下,还不会伤到你们的身体!”

    韩禾苗就疑问道:“你是在信口开河的吧?会有这种地方?”

    阳鸳鸯肯定的道:“有,就在束河古镇,我曾经进入过古城,那地下古城中产生的瘴气跟古墓中产生的沼气‘混’合后,能使人产生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