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水寨围城
    有的人虽然可以骑着飞禽坐骑在天空飞行,但地面上的人也有办法对付天空的敌人。.: 。

    收到谢‘毛’子来报,‘玉’箫立刻向天空望去,就看见一个黑点正朝他们靠近。

    季登亭立刻下令道:“弩箭准备,火炮准备!”

    朗福将听后,就疑问道:“用火炮打木雀,会不会小题大做了?”

    季登亭就道:“你只管传达本帅军令。”

    木雀上正是水府管家,他远远的看到了水军战舰,立刻调转木雀就往水寨返回。

    ‘玉’箫便道:“听表妹说木雀是水族人专有的坐骑,来者一定是水族的人,看到水军战舰就转身逃去,说明是来打探消息的,也说明水族寨子内有问题。”

    “可没有确凿的证据跟圣上的命令,本帅不能冒然进入水族寨子。”季登亭解释道。

    ‘玉’箫便道:“那就请季元帅借奴婢一条小船,奴家要前往水家寨子。”

    季登亭疑问道:“慕容姑娘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冒险了?”

    “为了救出里公子,奴家冒险也是值的。”‘玉’箫回答道。

    季登亭不放心,便派郎副将率了一支水军‘精’英,换上了便装,降下大旗,护卫‘玉’箫乘一艘快船前往水族寨子,并且再三叮嘱不能进入水族寨子内。

    水族寨子内,水小姐收到了管家禀报,立刻紧张了起来,道:“看来薛掌柜说的没错,朝廷水军果然已经前来。”

    水总管就道:“小姐,要不就把阿‘花’还给他吧,否则一旦事情闹大,水军正好可以借机进入寨子搜查,万一被他们撞见‘混’江龙一伙就不妙了!”

    水小姐道:“可如果把丫鬟归还,我水家在世上的颜面就会‘荡’然无存。”

    水总管又献计道:“要不就让薛掌柜进来,找借口将其扣下,待朝廷水军离开后,再处理。”

    水小姐迅速思考了,道:“好,就按你的办法去做,放薛掌柜进来!”

    看守受到了指示,就升起水闸,请来者进入寨子。

    不过齐万‘春’却对仇永三低声道:“阿青他们已经在搜寻水寨的突破口,如果我们现在进入寨子,就会置他们与危险之地。”

    仇永三道:“那我们就留在寨子入口,不进去!”

    老秋娃急着返回寨子内,就要起锚。仇永三却按住了他,道:“别急,我想好了,不能进入寨子。”

    然后对看守道:“水小姐怎么同意我进入寨子了,是不是想要在寨子内杀人灭口啊?我才不上当呢!我只要人,你们赶快把我的丫鬟送出来!”

    收到了看守来报,水小姐勃然大怒,道:“这个老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

    水总管就道:“小姐,要不就把阿‘花’还给他好了,省的他再闹事!”

    水小姐却道:“不,不能便宜了这老江湖。我自有办法。”说着便走出了房间,召唤出木雀,然后就向寨子内飞去。

    在一座三层高的竹楼内,水小姐示意看守的族人打开房‘门’,然后走了进去。

    一个身材不高的‘妇’人正躺在竹椅上闭目养神,听到房‘门’打开,便睁开了眼睛。这个‘妇’人正是童彩霞。

    看到水小姐到来,她又闭上了眼睛。

    水小姐就道:“我知道,童火使对家父的安排一直不满,认为家父对你的处分过重。”

    童彩霞闭着眼睛道:“老身不敢,现在老身很满意令尊的安排,难得如此清闲,正好可以修身养‘性’!”

    水小姐道:“童火使的法没有错,‘混’江龙已经率了太湖水牢中的犯人投奔了我们水寨。”

    童彩霞就道:“听说了,水小姐就不怕引火烧身吗?”

    水小姐也回答道:“不怕,朝廷水军不敢进入我们寨子的,不过眼下有个难题需要童火使出面解决。”

    童彩霞道:“老身已经退出江湖,正在休养,不方便出面,水小姐还是另请高明吧!”

    水小姐却道:“此事童火使出面解决最合适,这也是你证明自己能力的最好办法。如果火使帮我解决了此事,那么至少在水寨内,你说了算,我也会在家父面前力保你重出江湖!”

    童彩霞睁开了眼睛,道:“什么棘手的麻烦,水小姐请讲!”

    水小姐大喜,立刻道:“家父有个生意场上的老朋友,他现在趁着家父不在家,就来我们水寨‘门’口闹事,童火使眼疾手快,将他解决了,就能够替我们解除水寨的祸患!”

    童彩霞站了起来,疑问道:“令尊的老朋友,有这么棘手吗?老身如果解决了他,令尊会不会责怪于我啊?”

    “当然不会,如果我不说,谁会知道是前辈所为呢?”

    童彩霞立刻换了紧身夜行衣,用黑布包裹了头面,只‘露’出一对眼睛,戴上了斗笠,提了‘精’钢如意水火棍,水小姐道:“我让管家用木雀送你出去。”

    木雀上,水小姐道:“童前辈见到此人,不必多言,一定要速战速决,除掉此人后,就命船公将船驶入水寨内。”

    换乘了木雀后,水总管跟童彩霞二人向寨子西北方飞去,那里有一处防守薄弱,而且寨墙低矮之处。

    亦清道人也骑着金翼鹤在天空盘旋,寻找进入寨子的突破口,他看到一只木雀往西北方飞去,忙远远躲开。

    查天阔正在寨子外巡查,他施展隐身术沿着环绕寨子的水渠行走,看到了这处低矮寨墙,不过两个竹楼内的守卫在不断的朝寨子内外俯视。

    这时从北方漂来一艘小船,查天阔正在疑‘惑’时,就听寨墙上方垂下一根绳索,他借着隐身,就向上方望去,只见这根绳子是从木雀上放下的,一个身材矮下的黑衣人抓着绳子滑了下来,迅速向四周环视了一下,见没有人,立刻施展轻功跳入了小船内,摇起小船往水寨正‘门’划去。

    木雀迅速飞回了水寨内,查天阔立刻将此情况向阿青禀报。

    阿青不知所措,亦清道人赶来会合。

    詹开窖就道:“先不管这个黑衣人,我们从这个突破口进入寨子里。不过要先将竹楼内是守卫解决掉。”

    查天阔道:“这个好办,我来吸引竹楼内守卫注意,你跟亦清前辈趁机靠近竹楼,解决守卫,然后放下绳子,拉我们翻越寨墙。”

    阿青就道:“这是个好办法,不过我们需要等‘玉’箫小姐的讯号,要趁他们将寨子内的守卫引到寨子正‘门’那里时,进入寨子内。”

    他们只好原地等待,这时就听水寨正‘门’发生了‘激’烈的打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