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刚有头绪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如果地头蛇太过分的话,就算舍了‘性’命也要消灭。.: 。

    水小姐的突然反悔,令仇永三始料不及,而且很可能是因为‘混’江龙一伙的到来,不过他可以肯定水小姐还没有识破自己的身份,否则就不会赶自己离开,而是对付自己了。现在水家寨子更加危险了。

    仇永三匆匆回到了房间内,对阿碧道:“你看到了吗?寨子里来人了。”

    阿碧点头应了道:“看到了,是‘混’江龙一伙,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何时可以带你的同伴离开啊?”

    仇永三坐在了‘床’榻上,沮丧的道:“水小姐突然反悔了,人提不出来了!”

    阿碧就责怪道:“怎么会这样呢?水小姐出尔反尔,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仇永三道:“‘混’江龙一来,水小姐就增加了帮手,寨子里更危险了,我们要抓紧打探盟主的情况,必要时就要来硬的!”

    “来硬的?你的意思是?”阿碧疑问道。

    仇永三低声道:“抓一个知情的人‘逼’问,你再找那个韩禾苗的打探下,看谁知道盟主的下落,我设法去找我的同伴再打探一下里恩的情况。”

    阿碧道:“那我现在就去找韩禾苗,可我不知道她住哪里?”

    仇永三道:“这个好办,用苦‘肉’计把她们引过来就是了。不过还需要委屈阿碧姑娘。”

    “为了能够营救里公子,我这点委屈不算什么!”阿碧道。

    仇永三抓起一只茶杯率在了地上,然后巴掌就拍在了自己另外一只手背上,阿碧捂着脸开始哭哭啼啼,仇永三粗声骂道:“都是你个贱人,害的老子钱不够,错失了好货!”

    大巴掌继续往阿碧身上落下,不过都只是挨到衣服就收了力道,阿碧一边大声哀求,一边奔到了房‘门’外大声哭泣。

    这一招很管用,立刻将水寨内的族人引来,罔小杰一个凌空飞跃,稳稳落在了阿碧身边,手腕一伸,就抓住了仇永三打出的巴掌。

    他们的吵嚷声也引起了‘混’江龙跟水小姐的注意,一个看热闹的族人匆忙来向她禀报。

    水小姐示意管家继续招呼‘混’江龙一伙,她召唤出木雀,就飞上了阿碧所在的竹楼,对仇永三讥讽道:“薛老板,没买到货也不用拿丫鬟撒气吧?”

    仇永三就解释道:“都怪老子一时发善心,买了这个小丫头,不然就可以直接买下那仨劳力了,你们说我该不该打她!”

    罔小杰用一把鱼鳞紫金刀拦在了仇永三跟阿碧之间,冷声道:“我最看不得男人欺负‘女’人,阿‘花’是你‘花’多少钱买下的?我赎回她!”

    仇永三就冷声道:“只怕‘女’侠赎不出这个死丫头了!”

    罔小杰就追问道:“为何?”

    水小姐明白,就冷声道:“薛掌柜是在生本小姐的气喽,你把这个丫鬟留下,你要的人可以带走。”

    仇永三听后大喜,忙道:“一个小丫鬟换仨大劳力,这买卖划算,成‘交’!”

    阿碧忙也躲到了罔小杰身后,向水小姐谢恩。

    仇永三指着阿碧道:“算你走运,我这就去提人!”

    水小姐冷声道:“薛掌柜且慢,在你提人之前,本小姐要先处理一下这仨劳力,他们仨毕竟进过我家寨子,不能让他们泄‘露’了我水家寨子的秘密!”

    仇永三就质问道:“那你想要对他们做什么?”

    水小姐道:“把他们仨‘弄’哑了,不耽误他们给薛掌柜干活吧?”

    仇永三立刻道:“怎么不耽误,我不能买仨哑巴,你容我再想想!”

    水小姐就道:“那你抓紧想吧!这个小丫头就先‘交’给我们了,薛掌柜可别想太久,否则本小姐会反悔的!”

    罔小杰带走了阿碧,仇永三留在房间内思考。

    旁边的竹楼内,罔小杰对阿碧道:“你就先在我房间里住下,看你的身形,好像练过武功,识字吗?”

    阿碧点头应了,道:“小‘女’子原本也是书香‘门’第,可惜娘早死,爹爹又染病身故,奴家才不得已卖身葬父的。”

    罔小杰就道:“很好,你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做我的丫鬟,二是加入我们修悟派。”

    阿碧就道:“可是那位韩小姐要奴家加入她们丐帮。”

    罔小杰听后就反问道:“韩禾苗还是丐帮弟子吗?现在已经没有丐帮了,只有修悟派!”

    阿碧犹豫了,韩禾苗急匆匆的闯了进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道:“听说薛掌柜又打你了,要不要我去教训他?”

    罔小杰离开伸手阻拦道:“不用了,现在阿‘花’已经是我的丫鬟了!”

    韩禾苗一脸疑问,向阿碧求证。

    阿碧没有回答,罔小杰就道:“水小姐已经用里恩的仨护卫赎出了阿‘花’,并且把阿‘花’‘交’给我安排,你就不必‘操’心了!”

    韩禾苗自然不甘心,就道:“我才不信,我要去找水小姐问个清楚!”

    罔小杰一摊双手道:“随便!我就不奉陪了,我还要去看管里恩呢!”

    阿碧听后暗自大喜,不过又在为仇永三担心,万一他只带自己同伴离开,那就糟了。

    等韩禾苗离开后,罔小杰对阿碧道:“你先在房间里休息,我要去执勤了,你就留在房间里,不要出去!”

    阿碧忙道:“小姐,我一个人害怕,我要跟你一起去!”

    罔小杰就道:“我是去看押犯人,你怎么能跟去呢?只要你呆在房间里不出去,就不会有危险的!”

    阿碧仍抓着罔小杰的衣襟不松手,道:“可我还是怕,万一薛掌柜再来打我。”

    罔小杰安慰她道:“你尽管放心,那个老家伙是不敢再来打你的!”

    “可我怕黑,也害怕一个人,小姐你就带我去吧,我一定听你的话,不给你惹麻烦!”阿碧苦苦哀求道。

    罔小杰只好答应,然后道:“你把我的披风穿上,夜里天冷!”

    阿碧忙应了,拿起了一件披风,跟在了罔小杰身后。

    二人来到了另外一座竹楼旁,就见两个族人手持火把正在守卫,见她二人到来,‘露’出了疑问。

    罔小杰就解释道:“这是水小姐给我安排的丫鬟。”

    守卫打开了机关,地面‘露’出一个‘洞’口,不过里面有火把照亮,罔小杰对阿碧道:“跟紧我,看好台阶,不要崴了脚!”

    地‘洞’尽头是一间简陋的房间,里面的家具都是砖石造就,盘铃带了俩水族族人正在把守,看到她们到来,便询问道:“你怎么把她带来了,水小姐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