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苦肉计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从狼窝里救人,等于虎口拔牙。。

    看到仇永三只有主仆二人,水小姐答应了他借宿一宿的请求,然后询问道:“那你要借一间房还是两间房?”

    阿碧想要说话,仇永三已经抢先道:“一间就足够了,她是我新买的丫鬟阿‘花’!不过要一个套间。”

    水小姐便命管家为客人安排房间跟晚饭。

    待管家领着二人前往房间后,水小姐又对自己的一个‘侍’婢道:“你代替我去招呼这个姓薛的,必要时暗中监视他!”

    水小姐的丫鬟小翠应了,跟着水总管前去。

    水总管为他二人安排好房间,又借晚饭之际,向他套话,小翠也前来,解释道:“薛老爷不远千里来访,奴婢代表我家小姐特来招呼!”

    于是他们四人一边吃一边聊。

    酒足饭饱后,水总管就打量了阿碧,道:“薛掌柜早些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了!”

    小翠也不好继续留下,也告辞离开。

    仇永三关闭了房‘门’,在‘门’后聆听片刻,没有异常后,就对阿碧低声道:“我们现在就开始行动,你设法打探盟主的情况,我来‘摸’查寨子的情况。”

    阿碧茫然的点头应了,她不知要如何打探里恩下落,仇永三吹灭了房间里的灯,然后换上了夜行衣,打开窗户,就溜了出去。

    水家寨子内入夜后却仍然灯火通明,而且戒备森严,来回巡逻的族人很多。

    仇永三就抓着竹墙往房顶攀去,不过他见到了这些房顶有座瞭望塔,不仅这座房顶有,每一座房顶都有。可以说每一座房子都被处于监视之中,如果房间开着窗,亮着灯,房间内的情况也会被反对的这些守卫看的一清二楚。

    他暗自庆幸,刚刚是熄灭灯后才开窗出来的。房顶的护卫没有看到他。

    看来要设法引开守卫注意,自己才能到达房顶。

    仇永三是天煞盟的杀手出身,虽然不会隐遁,但潜行跟使镖的技能不差,他从布兜里‘摸’出了一枚暗器,仔细想了后,就轻轻凿断墙壁上的一截竹片,对准了下面路过的一队巡逻卫士,用力打出,撞向了对面一座竹楼木脚。

    竹片撞击声成功引起了这些守卫的注意,房顶的守卫也闻声望去,仇永三趁机移动身子,攀上了瞭望台顶,召唤出了自己的坐骑云雕,翻身骑上,就往天空飞去。

    从夜空向水家寨子俯视,看的更清楚。

    这就是一座巨大的水寨,以人工开凿的水渠护卫整座寨子,即便敌人攻入水寨后,寨子内的族人还可以躲入竹楼内反击。

    巡逻的卫士没有发现可疑之人,就继续巡逻了。

    仇永三在夜空中看到很多房间‘门’口都有人把守。他暗中记下了,识别出了水小姐跟水总管的房间。房间外有人把守,就说明这些房间内住着重要的人。

    天快亮时,仇永三才原路溜回了房间内,阿碧见他回来,才放下了心,立刻询问道:“我要如何才能打探到盟主的情况?”

    仇永三也思考了很久,最终道:“看来只有使用苦‘肉’计来引蛇出‘洞’了。”

    “苦‘肉’计,引蛇出‘洞’?”阿碧疑问了。

    仇永三将计划详细说了,阿碧咬着牙道:“为了能够找到里恩的下落,我就忍辱负重了。”

    天刚亮,阿碧捂着脸从房间里冲了出来,然后就开始哭哭啼啼,引来了无数人的注意。

    仇永三跟了出来嘴里骂道:“你个死妮子,老子‘花’银子买了你,你就是老子的人,居然敢拒绝老子!”

    一群人很快就围过来看热闹,仇永三继续抓着阿碧就要殴打,嘴里大嚷道:“叫你反抗!”

    仇永三的巴掌还未落到阿碧脸上,手腕就被一个‘女’子擒住。

    主仆二人忙顺着手望去,个子高挑的罔小杰钳住了仇永三的手腕冷声道:“我最见不得男人打‘女’人了!”

    仇永三忙用力挣脱,反问道:“你森啊?老子教训下人,你管得着吗?”

    罔小杰就道:“即便她是你买回来的丫鬟,你也不能随意打她!”

    阿碧立刻躲到了罔小杰身后,紧紧抓住她的后衣襟道:“姐姐救我!”

    仇永三立刻对阿碧呵斥道:“有哈!你个死妮子学会找人求救了,还不赶快回来,不然小心你的皮‘肉’开裂!”

    罔小杰继续出手阻拦,仇永三就要跟她抢人,这时水小姐站在木雀中呵斥道:“住手!”

    仇永三立刻去向水小姐解释,罔小杰也拉着阿碧来到水小姐面前,请她调解。

    水小姐就道:“薛掌柜,天已经亮了,你可以带着你的丫鬟离去了!”

    罔小杰有些惊讶,水小姐就对她道:“这是薛掌柜的‘私’事,外人不便干预!”

    仇永三就道:“我最近舟车劳顿,身体有些不适,想要继续留在这里休养几日,我可以付钱的!”

    水小姐道:“我们水家不差钱,薛掌柜还是尽快离去吧!”

    仇永三向阿碧使了眼‘色’,然后对水小姐道:“这个死妮子居然敢反抗,老子不要你了,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说着就向水小姐告辞离去。

    阿碧不知所措的站在了原地,罔小杰就对她道:“你不用害怕,如果你真的无处可去,就留下来我的丫鬟,我也是‘女’人,不会为难你的!”

    水小姐转身回了房间。阿碧忙向罔小杰致谢。

    仇永三仍然乘坐着老秋娃的船离开了水家寨子,很快就见到了埋伏在芦苇从中的谢‘毛’子,便命船公停船,然后进入了芦苇丛内,将水家寨子的情报‘交’给了谢‘毛’子。

    他回到船内后,对老秋娃道:“不对,掉转船头,我们还回水寨里去,这个丫头是老子‘花’钱买回来的,凭啥不要!”

    看到仇永三又返回来要人,水小姐就皱起了眉头。

    罔小杰是不会放人的,“阿‘花’”也在不愿跟主人离去。于是盘铃就出来从中调解。

    不过在调解期间,主仆二人都留了下来。

    盘铃劝阿碧道:“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薛掌柜买了你,你就是他的人了,何必要反抗呢?”

    阿碧就道:“可他总是打我,还经常不给我饭吃!早知道是这样,我就应该嫁给那个穷书生!”

    盘铃就道:“嫁谁都不要嫁给穷书生,这些读书人自命清高,什么都不会,还自以为是,你要是嫁过去,只有挨穷挨饿的份,水长老就看不起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