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设法营救
    即便成了瘫子,也不要放弃生存的希望。.: 。

    望珺屏想要去搜里恩的身,被水小姐拦住,她眼珠子一转,就道:“里恩可能是装的,我能测试出来!”

    水小姐道:“你没有骗我吧?”

    这俩‘女’人就要进入里恩的房间,水总管拦住二人,道:“水长老在临行前‘交’待过小的,任何人没他的允许,一律不得进入房间探查!”

    望珺屏就疑问道:“难道连水小姐也不行吗?”

    水总管一昂头道:“当然,我只听从老爷的命令!”话音刚落,就两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水小姐愤愤的道:“死奴才,连本小姐也不认了!”

    俩守‘门’的族人见状也不敢出声,水小姐就命令道:“把他给本小姐抬下去,命罔小杰跟盘铃过来把守这里!”

    这俩族人忙架走了水总管,两个明教的高个‘女’子赶来,守住了房‘门’。

    水小姐示意望珺屏进入房间。

    里恩看到了这个‘女’人,就闭上了眼睛。

    望珺屏低声道:“听宵辟野说你身上的好东西不少,识相的就‘交’出来,反正你也用不上了!”说着就往里恩身上搜去。

    里恩忙睁开了眼睛,他现在已经恢复了知觉,但也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只能将计就计,假装自己瘫痪。不过这个‘女’人的手在他衣服内搜,东西是搜不到了,因为水长老早就将他的盟主印信连同打狗‘棒’都搜走了。

    望珺屏没搜到东西,很不甘心,继续往衣服内搜去,也不顾男‘女’授受不亲了。

    里恩却起了反应,他忙努力克制自己,将内力向丹田内压去。

    望珺屏看到里恩隆起的裆部,以为是打狗‘棒’,立刻伸手抓去,里恩惊叫了一声,她也红了脸,迅速收回手,质问道:“你,你不是已经瘫痪了吗?”

    水小姐闻声也闯入了房间,询问道:“搜到什么了吗?”

    望珺屏忙摇头道:“这小子好像被人打劫过了,除了衣服,什么也没有。”

    水小姐就疑问道:“不可能啊,至少应该有盟主的令牌跟印章。”

    里恩开口道:“不用搜了,令尊已经全都拿走了,盟主令牌印章,打狗‘棒’,还有我的‘私’人物品,你们水家人都是水匪出身的吧?”

    水小姐立刻怒目而视道:“你小子能开口说话了,看来你的病是装的,起来吧!”

    里恩忙道:“我的脖颈被人偷袭,现在除了脖子以上还管用,脖子以下全不听使唤了。”

    “还在装是吧?本小姐会有办法让你恢复的!”说着就离开了房间。

    金胜寒领了土家族的族人火速返回了恩施,将消息第一时间禀报了给了阿青以及余族长。

    阿青听后如同晴天霹雳,呆坐在了地上,阿碧忙过来扶她。

    金胜寒就焦急的道:“你们赶快想办法营救盟主,我们岁寒四友已经开始行动了,老大回武当派求救,老二去找修真派‘门’人求救,老四回峨嵋派求救。”

    阿碧就道:“说这些有用吗?远水解不了近渴!”

    阿青忙从地上站起,道:“那我们现在就去水家看盟主!”余族长还想要劝她,但阿碧跟金胜寒都站着不动。

    看到同伴都没有反应,阿碧便询问道:“你们怎么了?快带我去看望盟主啊!”

    金胜寒道:“谢‘毛’子都是泅水逃出来报的信,想要进入容易,但想要带盟主出来可就难了!”

    阿碧也道:“是啊,盟主一瘫痪,水长老必定有所防备,只怕我们连水家寨子都进不去!”

    金胜寒就道:“你们先商议,我去用饭!”余族长便带了他离去。

    阿碧立刻拉着阿青进入了内间,向‘玉’箫小姐道:“小姐,你都听到了,我们这下该怎么办啊?”

    ‘玉’箫站了起来,道:“都怪李公子不听我们劝告,一意孤行,什么瘫痪,一定是有人暗中下毒,或者被水长老拘禁了!”

    阿青就道:“不会吧!水长老怎会在他自己的地方对盟主下手呢?”

    阿碧便对她道:“我的傻姐姐,是盟主自己送上‘门’去的,那里又是水长老的地盘,还不都是水长老说了算。”

    阿青着急的道:“那总不能坐视不管吧!”

    ‘玉’箫道:“人是一定要救的,他毕竟是我们的同‘门’,不过我们也不用太为他担心,现在里恩已经瘫痪在‘床’,对水长老也失去了危害,就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我们一定要想办法进入水族寨子,把里恩救出来。”

    仨‘女’人对水家也不熟悉,便去向老族长请教。

    老族长道:“水家寨子外有条环寨流淌的河,河面上建有吊桥,入寨口还有水闸,一旦封闭起来,只有飞进去,否则别无他法。”

    ‘玉’箫就对阿碧道:“你立刻去命老仆返回家,向总管汇报此事。”

    阿碧应了,就迅速离去。

    ‘玉’箫继续道:“老族长,我们也要做好强攻水家寨子的准备,实在不行,就只有强攻救人了。”

    仨‘女’人又回到了房间里,继续商议救人之事。

    查天阔赶到了长江边,在船内等候路过的修真派‘门’人。他也知道遇到修真派‘门’人的可能‘性’很小,因为早在元宵节前,赵安邦跟武华鼎就率了修真派的‘门’人往束河古镇赶去了。

    现在也只能祈求有个别掉队的修真‘门’人路过,正在他焦急等待之际,只见从水家方向驶来了一支船队,浩浩‘荡’‘荡’的朝这里驶来。

    查天阔忙抓了一把河边的泥污抹在脸上,收起了自己的武器,妆扮成一个普通的渔翁,压低了斗笠,偷偷朝船队望去。

    船队的桅杆和船身都标记着水家的字号,水长老站在船头,威风凛凛的领航。

    查天阔就惊讶了,他这些观察了,这支船队由三艘大船,六艘小船组成,修悟派的‘门’人在船上警戒。

    “难道水长老要把盟主带走吗?”查天阔心道,他继续观察,就见船队进入长江后,顺流而下,看样子是要往江城或者洛阳而去,他很想溜入船上查探,但看到船上高手众多,只好罢。

    不过他又转念一想,水长老将修悟派都带走了,那水家宅内不就防守空虚了,可以趁机溜入寨子内查探情况。

    但这事他自己也无法决定,很想回去找阿青他们商量,但又不想错过向修真派‘门’人求救的机会。他正在着急时,忽然看到了一群乞丐在江边采野菜,他不由一拍大‘腿’道:“有了,我怎么都忘了,盟主也是丐帮帮主,为何不找丐帮弟子帮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