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身陷囹圄
    群龙无首的后果是可怕的,很可能会树倒猢狲散,各奔东西。。: 。

    谢‘毛’子顺利的逃出了水族寨子,把盟主变成瘫痪的消息告诉了岁寒四友,众人惊讶了,查天阔当即就要进入水族寨子,被詹开窖劝住,道:“二弟,不可鲁莽,现在盟主跟护卫中的高手都困在了寨子里,我们必须要寻求外援,然后设法营救盟主。”

    詹开窖立刻下令道:“老三,你带土族的族人连夜赶回去,将此事告诉阿青姑娘跟余族长,我现在就回武当派,请求同‘门’救援。薛涛你带人会峨眉求救,老二你赶快前往长江边,将修真派的‘门’人拦下,请他们前来营救盟主。‘毛’子,你跟土族的族人留在这里接应我们。”

    岁寒四友立刻各自散去,谢‘毛’子跟剩下的土家族族人留在原地等待援兵。

    里恩被这一老一小俩巫师折腾了一夜,水长老进入了房间,示意老巫师退下,然后对里恩道:“盟主你放心,我已经命人去洛阳请薛神医了,你就安心在这里休养。”

    事到如今,也只能在这里休养。里恩绝望的闭上眼睛。

    出了房间后,水长老就问‘女’儿道:“盟主是真的瘫痪了吗?”

    水小姐一边摘下头上的羽‘毛’,一边回答道:“不错,我已经用钢针刺探过了,没有反应。”

    水长老就疑问道:“怎会这样的,谁下的毒手?”

    秘室中,汪洋跟章阿红向水长老询问道:“里恩的情况怎么样了?真的瘫痪了吗?”

    水长老点头应了道:“小‘女’已经试探过了,是真的瘫痪了?谁下的手啊?”

    汪洋就道:“不管谁下的手,这对我们非常有利,我们应该抓紧行动!”

    水长老道:“你们俩立刻率人去将盟主的这些护卫软禁起来,就以谋害盟主的嫌疑人为名,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俩‘女’人立刻领命,率‘门’人前去行动,宵辟野他们也没有反抗,因为他们知道现在反抗也没有用,反而会被对方冠以谋害盟主的罪名。

    水长老又进入了‘女’儿的房间,水小姐就向父亲疑问道:“难道不是爹爹下的手吗?”

    水长老摇了头,道:“爹才不会笨到让盟主死在我们水家的。究竟是谁下的毒手呢?”

    阳鸳鸯端了早饭就往里恩的房间进入,但被水族的族人拦住:没有水长老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探望盟主!

    水管家也‘揉’着睡眼道:“原来是鸳鸯姑娘啊?不用费心了,这小子吃不了饭了!”

    阳鸳鸯就道:“谁说我是来跟里恩送饭了,这饭是给水管家送的。”

    水管家立刻大喜,接过后,立刻狼吞虎咽起来。鸳鸯就趁机询问道:“那小子怎么样了?是不是真的瘫了?”

    “那还有假,水小姐亲自试探过了,用钢针扎他‘穴’道,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小子算是废了!”

    鸳鸯回到了房间,心里非常‘混’‘乱’,逢晨东就询问道:“师妹你这是怎么了,一大早就心神不宁的?”

    鸳鸯道:“没什么,盟主在这里出了事,我心里很‘乱’,师兄你说盟主这人如何?”

    逢晨东思考了片刻后才道:“我跟他不熟,他这么年轻就出任了武林盟主跟丐帮帮主,一定有人撑腰,或者有过人之处。”

    “那他该不该死?”鸳鸯询问道。

    逢晨东听后道:“我们跟盟主并无深仇大恨,现在他独自流落异乡,如果客死这里,我会为他超度亡魂的,别忘了我们是天龙寺的弟子。”

    鸳鸯低头不语,这时水族的族人来报:称水长老请诸位有要事相商!

    水族寨子中央,修悟派‘门’人已经到齐,水长老就对众人道:“大家都已经知道了,盟主突然身染重病,急需医治,故老夫要带你们前往盟主府请薛神医,另外将此事向三位佐使禀报!”

    吕振清就询问道:“那我们要不要将里恩一并带往洛阳啊?”

    水长老道:“盟主现在瘫痪在‘床’,不能移动,还是不要带他了,不过也不能不留人保护盟主,天龙分舵跟少林分舵的弟子留下负责保护,其他人跟老夫一道前往洛阳。”

    水小姐就担心的道:“爹爹,只留两个分舵的人是不是少了些,小心恩施土家族的族人,另外也要提防修真派的‘门’人!”

    水长老思考了片刻道:“你留下,我水族的寨子易守难攻,你们只要不让敌人攻进来就行。”

    修悟派的大队人马便浩浩‘荡’‘荡’的乘船驶离了水族寨子,往长江赶去。

    谢‘毛’子跟土家族的族人见状,忙躲入了芦苇丛内。

    现在盟主的护卫都已经被水长老软禁起来,由少林分舵的弟子看守。

    时苍梧就对看守自己的望珺屏道:“师妹,你真的打算背叛师‘门’吗?”

    望珺屏回答道:“当然了,反正逍遥派已经名存实亡了,不只是咱们逍遥派名存实亡,九大‘门’派也都名存实亡,修悟派必然成为武林的顶梁柱。”

    时苍梧就道:“宵辟野那小子还欠了我一组高级根骨丹,麻烦师妹帮我看看他是否还活着,如果他还活着,就让他赶快还我,如果我能收回来,一定会拿出一半答谢师妹你的!”

    望珺屏听后,道:“师兄你怎么变的如此阔绰?一组高级根骨丹说借就借,怎么不借师妹我一些呢?”

    时苍梧就道:“那不是因为没有遇到师妹你嘛?只要师妹开口,我一定毫不吝啬。”

    望珺屏追问道:“师兄哪来这么多的好东西啊?”

    “盟主送的,盟主的好东西多了去,他也用不上,就送我了!”

    望珺屏听后大喜,立刻道:“师兄你先等着,我这就去向你讨要!”

    宵辟野躺在‘床’上正在思考如何逃离?

    望珺屏命副舵主鹿飞打开房‘门’,她走了进去。

    水小姐路过这里,得知望珺屏在房间里,就偷偷朝房间内望去,只见望珺屏已经在搜宵辟野的身。

    宵辟野也索‘性’任她搜,但被水小姐看到后,就对鹿飞道:“这个望珺屏也真不要脸,居然连敌人的便宜都要占!”

    房间内,望珺屏只搜到了一些普通物品,气的摔在地上,宵辟野道:“即便我有好东西也不会随身携带的,你就不用白费力气了,不过被你搜身的感觉真不错,欢迎继续,随时来搜身!”

    望珺屏大怒,一脚踏在了宵辟野心口道:“识相的就快把宝物‘交’出来,否则会有你罪受的!”

    宵辟野道:“我一个盟主府的护卫,怎会有好东西呢?好东西都在盟主身上。我们这些护卫只能靠他赏赐。”

    望珺屏忽然道:“是啊,我怎么忘这条大鱼!”说着就往房间外走去,刚出房‘门’,就被水小姐拦下,质问道:“你做什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