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瘫痪在床
    在身陷敌营时,要用什么方法才能逃脱呢?

    只有示弱,只要不死,就还有机会。

    里恩进入了水长老的部落,看到了整顿后的修悟派,不由佩服水长老的能力,不过也自知已经身陷凶境,怕是难以脱身了。

    而曾经跟他有过劫持跟反劫持的阳鸳鸯趁机对他暗下杀手,一道剑气正中里恩的大椎‘穴’,如果此‘穴’被封,里恩面临的就是高位截瘫。

    一股液体从里恩的右手食指末端喷‘射’而出,郑康以为他在这里小便,立刻责令李大国兄弟俩将他当往茅房,不过里恩却瘫倒在在地。

    兄弟俩忙举起双手惊呼道:“不好了,盟主醉倒了!”

    借着火把的光亮,宵辟野跟时苍梧二人忙赶了过来,去扶里恩,不过里恩却如同一摊烂泥,根本扶不起来。

    吕振清也赶了过来,为里恩把脉,试探了他的四肢,道:“盟主的脉搏紊‘乱’,关节无力,四肢僵硬,貌似瘫痪了!”

    众人一片哗然,水长老就朝李大国兄弟俩望去,兄弟俩高举双手辩解道:“我们什么也没干,他是自己这样的!”

    水长老命人将里恩抬入房间,请了族内的巫师前来再次检查,只见里恩现在已经目瞪口呆,嘴歪眼斜,流着口水。

    宵辟野就质问道:“你们把盟主怎么了?要是盟主在这里出了事,我看你们要如何向三位佐使‘交’待!”

    水长老却面不改‘色’的道:“这里的食物跟酒都是没有问题的,大家都食用了,也没见出事。”

    这个老巫师头戴羽‘毛’,脸上涂的跟妖怪似得,身着兽皮衣服,围着里恩神神叨叨的跳起大神来,忽然一瞪眼睛道:“此人已经被恶鬼缠身,需要驱鬼!”

    李大国如释重负的道:“看吧,巫师都说盟主是被恶鬼缠身了,跟我们兄弟俩没有关系!”

    “恶鬼缠身?”时苍梧冷笑了一声道:“老夫行走江湖几十年,从不相信鬼神!”

    水长老就道:“你们尽管放心,既然盟主是在老夫的地盘里出的事情,老夫一定会全力为他救治的,我这就立刻派人前往盟主府去请薛神医来!”

    温如珠就道:“不必了,还是让我去吧!”

    水长老就道:“温姑娘还是留下照顾盟主吧,盟主现在已经瘫痪在‘床’,没人照顾可不行!”

    巫师对众人道:“你们先退下,我要为这位公子驱鬼!”

    水长老带众人离开房间,一个小巫‘女’抱着一大堆祭品法器进入了房间内,然后关闭了房‘门’。

    老巫师开始设坛,准备法。小巫‘女’摘下了恶鬼面具,‘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然后向躺在‘床’上的里恩望去。

    里恩看到了她,眼里‘露’出了惊恐来,这个小巫‘女’便是水长老的‘女’儿所扮。

    水小姐从随身携带的口袋里取出一只包裹,打开,拔出了一枚三棱钢针,对里恩道:“没想到你会自己上‘门’送死,不知是真瘫还是假瘫?”

    三棱钢针直接朝里恩右眼刺去,里恩虽然惊恐万分,但身体不能动,现在就连眼皮也不能合拢。

    钢针在里恩眼睛前一毫处停下,水小姐收回了钢针,自言自语道:“难道你是真瘫了?”

    为了确定里恩是否真的瘫痪,水小姐用钢针刺进了里恩的合谷‘穴’,没有反应,又卷起里恩的‘裤’子,将钢针刺入了里恩膝盖处的环跳‘穴’,仍没反应。

    老巫师已经摆好了祭品,设好了祭坛,就开始法。

    里恩‘露’出了绝望的眼神。

    房间外的宵辟野心急如焚,看到了谢‘毛’子,便生出一计,立刻道:“我知道了,盟主不是恶鬼上身,而是你们的酒里有问题!盟主不能多饮酒的!”

    水长老听后便冷笑道:“笑话,不能多饮,我们也不会强求,盟主自己要逞强。”

    宵辟野继续道:“你们的食物也有问题,我感到自己浑身难受,把食物跟酒拿来,我要查验是否有毒?”

    水府管家就指着宵辟野呵斥道:“你别在这里撒野,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水长老却阻止了自己的管家,道:“让人把食物跟酒拿来,请宵护卫查验!以免落人把柄,认为是老夫要谋害盟主!”

    水管家叫上两个族人就要离去,宵辟野拉了马尕南道:“不行,我的跟你们一起去,不然你们在途中换了酒饭就查验不出来了!”

    这俩族人也忍不住道:“你可别得寸进尺,再无理取闹!”

    水长老示意让宵辟野同去,不过他也跟了上去。

    在宴席处,宵辟野对闫养蛇道:“你们五毒教最擅长养毒炼毒,你看看这酒饭中是否有毒?”

    闫养蛇取出了一支银针,就往酒饭中探去。

    水长老更绝,叫来了一只土狗,把饭菜倒在地上喂狗。

    宵辟野立刻倒在地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马尕南跟谢‘毛’子忙去按他。

    水长老就疑问道:“难道宵辟野也被恶鬼缠身了?”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宵辟野也抬回了房间,温如珠掐了他的人种‘穴’,令其安定下来。

    水长老带众人走出了房间,对管家道:“为了盟主跟盟主护卫的安全,你带族人把守房‘门’,任何人没有我的允许,一律不得进入。”

    温如珠用手帕擦拭宵辟野嘴角的白沫,宵辟野却低声对师妹道:“你将谢‘毛’子隐身,让他把消息传出去!”

    看到他这是在装疯癫,温如珠松了口气,然后奔出了房间,惊呼道:“我师兄的病更重了,快请大夫来!”

    水长老立刻进入了房间内察看,宵辟野就地打滚起来,从‘床’榻上滚落地上,然后就抱住了水长老的大‘腿’道:“别走,酒饭里有毒!”

    水管家立刻去拉宵辟野,道:“你血口喷人,如果酒饭中有毒,那土狗怎么还活着?”

    温如珠立刻拉住了谢‘毛’子,对其附耳低语,然后施展高级隐遁,将其隐身。

    谢‘毛’子忙飞身跳下木屋,朝寨子外溜去,在吊桥处,泅水而渡,终于在寨子外见到了等待已久的岁寒四友。

    谢‘毛’子一边围着篝火取暖,一边道:“大事不好了,盟主出事了!”

    詹开窖就安慰他慢点说,薛涛不断为他救治,金胜寒负责警戒。

    谢‘毛’子饮了一大口酒取暖,道:“盟主瘫痪了,躺在‘床’上不能移动。”

    查天阔一听就急了,道:“是水长老下的毒手吗?那其他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