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再生变故
    古时,人也被视为一种商品,可以进行买卖。。: 。倘若突然给一个老仆或者婢‘女’自由,他们反倒不知所措,也不能适应。

    包不同是慕容世家的老仆,虽然身为奴仆,却比其他奴役地位要高。里恩已经加入慕容世家,跟他算是同‘门’,应该比他地位要高,但在他眼中,却并非如此,取其‘性’命,不用征求慕容复的同意。

    见包不同的刀已经刺入自己后心,里恩忙调运内力,‘逼’上头颅,以升级的方式躲开一死。

    ‘玉’箫姑娘从竹蓬船内纵身跃起,踏着碧‘波’跳到了客船内,冷声呵斥道:“包三哥,快住手!”

    包不同仍不服气,阿碧也紧跟着跃入客船,上前劝阻道:“包三哥,李公子此举是得到慕容公子允许的!”

    里恩挣开了包不同,但后背的伤口血流不止,阿碧忙扶住了他,用力撕开后背的衣服,‘玉’箫从怀里取出了金创‘药’丢给了阿碧,让她为里恩止血。

    包不同收回了牛耳短刀,反问道:“这么说‘玉’箫姑娘也同意了?”

    ‘玉’箫点头应了,道:“我兄长是不会看走眼的,李公子做的没有错,对我也没有做非礼之事,你如果想不明白,或者不信,可以去向我兄长问明!”

    包不同也回应道:“我自然想不明白,这小子怎会令小姐做出改变的?我这就去找公子问清楚!”说着从客船上纵身跃起,跳入了小船内,解下缆绳,摇船而去。

    ‘玉’箫忙上前察看里恩的伤势,但看到血污,立刻捂着嘴,转过了身去,道:“我十分不能忍受血腥,阿碧快扶李公子进船舱内医治。”

    里恩趴在了船舱内的‘床’榻上,阿碧封住了他伤口附近的‘穴’道,撒上了金创‘药’,然后解下了自己的腰带为其包扎了伤口。‘玉’箫捂着鼻子走了进来,阿碧就向她请示道:“小姐,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玉’箫道:“先回去吧!李公子需要养伤!”

    里恩却取出了云雕蛋,道:“不,我要赶往宜昌水家!”

    阿碧还想要劝阻他,被‘玉’箫示意到外面驾船。

    ‘玉’箫对里恩道:“我还从未见过你这等不要命之徒,不要说尊夫人无法忍受,就算是本小姐也受不了你这‘性’子。”

    里恩就回应道:“‘玉’箫姑娘十分不能忍受血腥,可如果我不亲自前往水家向修悟派‘门’人传达命令,江湖上就会有更多的血雨腥风,也会有很多孩子失去父母亲人。”

    ‘玉’箫道:“本小姐没有你如此伟大,‘胸’怀天下。倘若你坚持要去宜昌,若是死在了那里,本小姐可吃罪不起。”说着拉过里恩的血衣为其盖上。

    里恩便向‘玉’箫打听包不同的身份,‘玉’箫端坐了身体,娓娓的道:“包三哥是我慕容世家的老奴,他家几代都在我家为奴,不过他的身份已经超出了奴仆这个等级,我爹爹在临死前赋予了他监督我兄长的职权,而且也包括监督我。如果我们做出逾越之事,他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你!”

    原来包不同还有这种权力,怪不得他敢搜‘玉’箫的闺房,向里恩痛下杀手倒也正常。里恩听的后背直冒冷汗。

    船很快就到了慕容世家的水‘门’外,阿碧进来要扶里恩下船,却被他拒绝了。

    ‘玉’箫也道:“罢了,就让他留在船舱里养伤吧!我们回家去!”

    里恩望着手里的云雕蛋,自言自语的道:“我什么时候才能骑着云雕在天空里自由自在的飞翔啊?”

    琵琶奴跟阿青将阮星竹送回了镜湖小筑,然后就起身告辞。

    阮星竹拉住了阿青的手叮嘱道:“代老身向高前辈一家问好,多亏他们救了你。”

    阿青点头应了,起身了琵琶奴的云雕,他们就向镜湖水寨入口赶去,只见修真派的人还在这里扎营,不过水军战舰已经离开了。

    琵琶奴降落了云雕,进入行营中,见到了祁三溪跟齐万‘春’等人。

    阿青就向他们询问高丽的下落。

    祁三溪叹息一声道:“三位佐使已经带着高小姐返回江城了,你也不用去找他们,因为他们很快就要返回洛阳盟主府,看情势,他们准备推举余正华出任盟主。”

    阿青就道:“我要见赵安邦前辈!”

    赵安邦跟武华鼎栖身在一艘客船中,刘梦濡带她见到了二人。

    阿青当即开口道:“盟主已经想出化解你们跟修悟派恩怨的方法了,不知两位元老是何打算?”

    武华鼎道:“盟主的这个办法真烂,要我们前往凤凰古城跟修悟派决一死战,他是怕两派‘交’战,伤及无辜啊!”

    “可要你们跟修悟派停战,你们愿意吗?”阿青反问道。

    赵安邦回答道:“即便我们愿意停战,修悟派也未必愿意。”

    阿青道:“盟主已经决定亲自前往宜昌水家,向水长老跟修悟派传达命令,去不去在与你们。”

    出了船后,阿青见到了温如珠,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温姑娘就道:“按照盟主的计划,接下来我就要送你回江城了,这里还有盟主的亲笔书信要你转‘交’给盟主夫人呢!”

    阿青就道:“我不回江城了,你没听祁三溪说我们去江城也没用,高前辈他们要回洛阳盟主府。”

    温如珠道:“你如果不回江城,那盟主的书信谁去送达?”

    祁三溪,阿青将里恩写给高小姐的书信‘交’到了祁三溪手里,道:“这是你们帮主写给帮主夫人的信,你现在就回洛阳,将此信‘交’给盟主夫人!”

    齐万‘春’带着丐帮弟子赶来,向祁三溪行礼,道:“祈长老,朝廷派了一支水军来追剿‘混’江龙跟太湖水牢逃出的犯人,希望你能够协助他们。”

    祁三溪点头道:“我知道了,负责剿匪的官员跟你还是同族,叫齐煞云,不过我要赶往洛阳盟主府,还是你留下协助你的同族剿匪吧!”

    温如珠就道:“你们自己安排吧,我要去找盟主了,另外不管你们谁去盟主府,都代我向谷佐使问好!”

    阿青忙道:“温姐姐,我跟你一起去找盟主!”

    两人骑着云雕又朝宜昌水家方向飞去。

    祁三溪道:“帮主的安全也尤为重要,老齐你留下协助朝廷剿匪,我再派一些帮内好手前往宜昌保护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