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豁然开朗
    治国如养身,身体健康强壮了,国家也就强大了。,: 。

    里恩没有想到阿碧跟阿青的爹娘已经不在人世,更没有想到阮星竹跟‘玉’箫的娘是亲姊妹。

    原来‘玉’箫是阮星竹在这世上最后一个亲人。

    ‘玉’箫解下了围巾,靠近了阮星竹,阿碧掌了灯来,阮星竹抚‘摸’这‘玉’箫的脸,道:“跟你娘生的一个模样。”

    里恩走出了船舱,他现在才明白阮星竹为何要独居镜湖小筑?

    阿青跟了出来,对他道:“盟主以后有何打算?”

    里恩就疑问了“以后?应该是接下来吧?”

    阿青解释道:“小姐已经再无法容忍盟主的肆意妄为了,盟主应该赶快去找小姐,请她原谅!这样或许还能挽回你们的婚姻。”

    里恩仰头叹息道:“其实我也很想回去,可我真的没有时间了!”

    时苍梧疑问道:“盟主要忙什么?怎会没有时间了?”

    里恩阐述道:“水长老带走了修悟派所有的‘门’人,必定会返回宜昌休整,对修真派以及我们的复仇仍在准备。我必须要从阮夫人嘴里得到如何消除这两派争端的办法!”

    半个时辰后,齐万‘春’率了丐帮弟子朝竹蓬船内送来了晚饭,白米饭跟烤鳄鱼‘肉’,外加鲈鱼汤。

    阿碧跟阿青二人将饭送入了船舱内,里恩跟了进来,‘玉’箫捂着鼻子,皱着眉头道:“本小姐受不了鱼腥味的!”

    里恩就劝道:“鳄鱼‘肉’吃了后不会长胖,鲈鱼汤是新鲜的,服用后可以美容养颜,白米饭养人!”

    阿碧也劝小姐将就食用。

    阮星竹让里恩留下一起用饭,然后道:“治国如养身,人身体讲究‘阴’阳平衡,如果‘阴’阳失衡了,人非得得病不可。”

    里恩明白了一些,阮星竹继续道:“如果‘阴’阳失衡,那就要设法均衡,如果两者都过强,身体就承受不了,那就需要消耗,关键在一个度。”

    “那要如何消耗人体内过剩的‘阴’阳之气?”里恩询问道。

    “剧烈活动!”阮星竹的回答只有简单的四个字。

    “那如何化解修真跟修悟两派的斗争呢?”这才是关键。

    阮星竹道:“在大理西南苍山正北有一座束河古镇,镇外有一座荒废的凤凰古城,人进入古城后,会被那里的瘴气跟戾气产生幻觉,人在幻觉中可以为为所‘欲’为,而且就跟真实发生的一样。”

    里恩听的津津有味,追问道:“那前辈的意思是?”

    “你以武林盟主的身份命令这两派‘门’人进入凤凰古城,他们产生了幻觉,然后在幻觉中展开较量,既能分出两派高下优劣,还不会伤害两派‘门’人身体!”

    里恩听后大喜,道:“终于找到解决两派相争的办法了!”

    晚饭过后,里恩立刻返回‘花’船上,对齐万‘春’所率的丐帮弟子道:“我现在以武林盟主的身份下令,你们速去向修真修悟两派的江湖同道传达我的命令,要他们在二月初二之前赶到束河古镇中的凤凰古城外,等候我的到来,两派可以在凤凰古城一较高下!”

    齐万‘春’听后有些担心,道:“修真派的倒好传达,可修悟派就不好传达了!”

    里恩道:“你不用担心,你们只负责向修真派‘门’人传达我的命令,修悟派那里我亲自去传达!”

    众人忙道:“盟主不可,此举太过冒险,水长老正愁无法除掉盟主,盟主反倒自己送上‘门’去!”

    里恩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就是要令修悟派的人意想不到,况且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我,而且还有一支战队护卫。”

    按照里恩的计划,齐万‘春’当即就率丐帮弟子前往镜湖水寨入口,向修真派传达盟主命令。

    丐帮弟子离去,‘花’船内立刻宽松了许多,空气也新鲜了。

    里恩就对温如珠道:“我是没时间返回江城了,只有亲笔休书一封,麻烦温姑娘带着阿青一起送回江城‘交’给我娘子,让她不要担心我,如果我不幸身亡,就请她另觅如意郎君嫁了!”

    温如珠听后有些惊讶,道:“盟主难道也要前往束河古镇吗?”

    “当然了,修真跟修悟派要在凤凰古城内一决高下,我身为武林盟主怎能不去呢?”

    温姑娘还想要劝阻里恩不要去,但他已经叫来了俩护卫,以及天煞盟跟五毒教的战队,道:“从现在开始,我们两只战队合成一支战队,就叫盟主战队,岁寒四友负责‘诱’敌,宵辟野负责打探敌情,时苍梧负责警戒,天煞盟的朋友负责主攻,五毒教的朋友负责协助攻击。”

    宵辟野就道:“我们还需要一个峨眉负责加血疗伤,单靠薛涛一人有些忙不过来!”

    里恩道:“现在也只能如此了,我们盟主近卫战队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宜昌水家,不过不是去打战,而是去查探修悟派的情况,我负责传达命令,你们负责保护我!天煞盟跟五毒教的暂时不要‘露’头,如果我们有危险,再现身营救!”

    温如珠去了竹蓬船内休息,里恩他们在‘花’船内休息。

    第二日一早,里恩将一封书信‘交’到了琵琶奴手里,对阿青道:“我是没时间赶回江城向娘子请求原谅了,温姑娘会送你返回江城,见到高丽后,你替我向她解释求情。”

    阿青双眼湿润,道:“我不去,要去你去!我要留下跟你一起。”

    里恩想要解释,‘玉’箫就对他道:“为了监视你,我把阿碧留下,你休想背叛我们!”

    船工将船靠岸,里恩便让温姑娘跟阿青一起送阮星竹回镜湖小筑。

    趁她们下船,里恩立刻命老船工开船,然后送‘玉’箫返回慕容世家,不过被她拒绝了。

    里恩跟阿碧二人要亲自去送‘玉’箫回去,便让时苍梧跟宵辟野先驾驶‘花’船往宜昌赶去。

    还未到慕容世家,竹蓬船就遇到了一艘客船,包不同站在船头对他怒目而视,冷声道:“敢劫持我家小姐,你小子是不是活腻味了!”

    里恩想要解释,包不同却一挥双臂,两条铁锁链就向里恩抛来,将他锁住,一把拉到了客船甲板上。

    包不同一脚踏在了里恩后背,然后从腰里拔出一柄牛耳尖刀,冷声喝道:“老夫今日就宰了你这个‘花’心贼!”

    里恩没有反抗,因为他认为包不同不敢拿他怎样?

    不过他想错了,包不同绝不单单是慕容家家丁这一身份,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所以他连‘玉’箫小姐的闺房都敢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