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竹船夜会
    人是一个完整的整体,世界也是一个完整的整体,人即世界,世界即人。.: 。

    人生在世,有得有失,但我们不能因为失去而放弃追求,也不能因为得到而自满自足。

    里恩成功的将‘玉’箫跟阿碧阿青骗上了他的“贼船”,不过他却不是一个合格的“老船长”,在镜湖中‘迷’路了,还好,他的同伴及时赶到,为他指明了方向。

    船在天黑前赶到了阮星竹所居住的镜湖小筑附近,停了下来。

    马尕南骑着云雕返回船上向他汇报:前面不远处就是阮星竹所在的镜湖小筑了,是否靠岸下船?

    里恩摇头拒绝了,道:“你留下警戒,我跟宵辟野去拜见阮夫人。”

    阿青就疑问道:“盟主,阮星竹要见的不是‘玉’箫小姐吗?为何不带她去呢?”

    里恩就回答道:“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不能冒然带你们去见阮夫人,你们在船舱内稍候,我请阮夫人上船与你们相见!”

    马尕南也叮嘱道:“那盟主要快去快回,我已经通知温姑娘的‘花’船往这里驶来,很快就能跟咱们会合了。”

    ‘玉’箫听后便皱起了眉头,阿碧讥讽道:“看来李公子的护卫还‘挺’多!”

    里恩明白她的意思,便对马尕南道:“你见到温姑娘的船到来时,让他们将船靠岸,注意隐蔽,这里仍然不安全!”

    马尕南领了命,骑着云雕在天空中盘旋警戒。

    里恩翻身骑上宵辟野的云雕,二人一起离开竹蓬船,向镜湖小筑飞去。

    天寒白屋贫,万径人踪灭。不过炊烟随风摇,天黑晚来客。

    里恩上前敲‘门’,小兰开‘门’将二人迎入,向主人禀报:李公子来访。

    阮星竹仍守着火塘而坐,里恩忙向她施礼,得道对方允许后落座,宵辟野在旁边垂‘侍’。

    小兰为二人端来了热茶,阮星竹就道:“这人的年纪一大,就怕冷,不知李公子可否用过晚饭了?”

    里恩摇了头,道:“如果阮夫人能为晚生解疑答‘惑’,晚生请夫人用饭!”

    阮星竹微微一笑,眼角的鱼尾纹舒展开来,道:“那李公子可完成老身的条件了?”

    里恩点头应了,道:“当然,晚生不敢哄骗前辈,不过前辈要见的这位姑娘也受了风寒,所以不能离开房间,还望前辈随晚生前去相见!”

    丫鬟小兰听后便道:“‘玉’箫小姐怕风寒,难道我家夫人就不惧风寒吗?她什么辈份,居然要我家夫人前去相见?”

    里恩从怀里取出装消肿‘药’水的瓶子呈给了阮星竹,道:“其实晚生昨晚崴了脚,便是收‘玉’箫小姐相救,前辈如果真的想见‘玉’箫小姐,晚生自当做好防寒措施,还有晚生还请到了另外一人,前辈见后定不会失望的!”

    阮星竹接过‘药’瓶,点头道:“那好,但愿盟主不会令老身失望!”

    里恩忙解开衣带,小兰立刻呵斥道:“李公子你这是要做什么,居然当着我家夫人的面宽衣解带?”

    宵辟野也忍不住想笑,里恩忙解释道:“请恕晚生鲁莽,我出去脱衣!”说罢匆匆出了房间,脱下自己的狼皮背心,连同披风一起拿进房间,呈给了小兰,道:“这狼皮背心就是另外一位姑娘所制,还有这披风很暖和的,前辈穿上后就不觉得冷了!”

    小兰将信将疑,但阮星竹已经站了起来,伸出手臂,将狼皮背心套上,又穿上了披风,里恩忙在前引路,出了房间,宵辟野召唤出了云雕坐骑,小兰扶阮星竹骑上。

    里恩也翻身骑上,带着阮星竹就朝江边飞去,宵辟野跟小兰二人徒步赶往江边。

    阮星竹骑着云雕背上,立刻道:“快停下,老身有恐高症!”

    里恩忙降落了云雕,只见琵琶奴的‘花’船已经同伴在江边,老船工见到了他,立刻高声呼唤。

    温如珠跟齐万‘春’也自船舱内走出,命丐帮弟子放出栈板,迎接盟主跟阮星竹登船。

    里恩让温姑娘扶着阮星竹进入船舱内落座,然后为双方了简单的介绍,宵辟野领着小兰也登上了船,里恩就命船工开船。

    阮星竹见到了同船这群人鱼龙‘混’杂,既有西北汉子,还有丐帮弟子,更有西南的少数民族,不由皱了眉头。

    里恩就解释道:“这些都是我的好朋友兼护卫,我把他们组成了两支战队,本来打算围剿‘混’江龙的,不想被修悟派的童彩霞抢先一步,带走了‘混’江龙。”

    宵辟野跟天空中的马尕南为‘花’船导航,很快就驶到了竹蓬船旁边,停了下来。

    船工在两船之间搭上了栈板,里恩跟温如珠二人扶着阮星竹小心翼翼的来到了竹蓬船内,进入了船舱。然后命琵琶奴准备晚饭。

    现在乌篷船内就三位姑娘跟阮星竹还有里恩。

    时苍梧和宵辟野两人守在了竹蓬船的首尾警戒。

    里恩对阮星竹道:“这三位姑娘就是前辈想要见到的人!”然后示意仨姑娘解开围巾。

    阿碧跟阿青二人解开了围巾,阮星竹见到二人不由热泪盈眶,仨姑娘一脸疑‘惑’。

    里恩就解释道:“前辈的一对‘女’儿跟你们俩是同伴。”

    阿碧点头道:“我知道,就是阿朱跟阿紫,不过她们俩已经不在人世了!”

    里恩继续道:“虽然她姐妹俩已经不在人世,至少她们在生前知道自己爹娘是谁?”

    ‘玉’箫的围巾虽然未解,但可以看看到她的眉心已经紧皱,双眼也发出了怒火,冷声道:“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里恩道:“其实我并没有任何不良居心,前辈一定知道这姐妹俩的亲生父母是何人?”

    阮星竹拭去了眼角的泪‘花’,道:“不错,不过你们俩的亲生爹娘已经不在人世,老身要见‘玉’箫姑娘是为了解开心里的疑问。”

    ‘玉’箫回答道:“什么疑问?”

    阮星竹道:“尊母可还活着?”

    “我娘已经不在人世了?你认得我娘?”‘玉’箫回答道。

    阮星竹点头应了,道:“我跟你娘是亲生姐妹,没想到我姐妹俩的命运相同,却天人永隔。这块玲珑珠本是一对,你也应该有一枚吧!”说着从怀里取出了一枚用红丝线系着的珠子。

    ‘玉’箫从脖子下拉出了一枚晶莹剔透的珠子,相信了阮星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