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夜会佳人
    要学会变通,不然墨守陈规是绝对不行的。。

    里恩听到了‘玉’箫姑娘的回应,忙跟着鹦鹉寻去,但脚下一空,便坠入了陷阱内,崴了脚,忙发出求救。

    包不同追了过来,用火把照亮了陷阱,讥讽道:“李公子怎么要在下面跟我家小姐相会吗?”

    里恩忙道:“包三哥这是怎么回事?我脚崴了,快拉我上去!”

    包不同把火把丢了下去,道:“你等着啊,我这就去找绳子拉你上来!”

    里恩忙抓住了火把,‘插’在陷阱壁上照明,道:“这陷阱又不深,你把手伸下来就可以拉我上去,不用找绳子!”

    但包不同已经没了人影,里恩只好在陷阱内等待救援。

    鹦鹉找到了‘玉’箫姑娘,然后道:“李公子求见,李公子求见!”

    ‘玉’箫伸出了手臂,让鹦鹉停落,道:“那李公子呢?”

    鹦鹉没有回答,‘玉’箫只好抹黑朝梅树那里寻去,但包不同挡住了她,道:“小姐这是要去见里恩吗?”

    ‘玉’箫点头应了,道:“包三哥,你回来了,我兄长呢?”

    包不同回答道:“公子看到两派停战,水长老把修悟派‘门’人带走了,就派我回来探查情况,路上遇到了里恩,便把他带了回来,小心他对小姐图谋不轨!”

    ‘玉’箫就回应道:“李公子不是这样的人,否则他就不会当上武林盟主,出任丐帮帮主,我兄长也不会收他加入慕容世家!”

    包不同道:“可人都是会变的,尤其是为财‘色’而变!”

    ‘玉’箫道:“里恩找我必定还是为了上次之事而来,不见他也好!”

    包不同追问道:“上次之事?我们不在家时他来找过你了?”

    ‘玉’箫点头应了,道:“他受阮星竹之命来邀请我去镜湖小筑相见,被我拒绝了!”

    “小姐做的很对,我们慕容世家已经退隐江湖,收他入‘门’也是在很机密的情况下,没想到还是被这小子泄‘露’了机密!”包不同愤愤的道。

    ‘玉’箫转过身道:“我相信不是李公子泄漏的,是阮星竹诈他。”

    包不同道:“小姐还在为他辩护,真不知公子为何要收这小子加入咱们慕容世家?”

    ‘玉’箫一伸手臂,鹦鹉展翅飞走,这时就听里恩高声呼救,鹦鹉朝着里恩呼救的方向飞去。

    包不同便道:“小姐不用理他,他一听到小姐‘吟’诗,就急不可耐的寻来,却落入了我事先埋下的陷阱内,崴了脚,让他先在陷阱里呆着吧!”

    ‘玉’箫便道:“那你稍后把他救上来,然后送他回去好了,我要回房休息了!”

    包不同应了,就转身离去。

    ‘玉’箫迅速返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换了一件黑‘色’的皮衣,拿了一颗‘鸡’蛋大的夜明珠匆匆离开了房间。

    包不同回到了陷阱处,但就是不救里恩上来。

    里恩一脸无奈,这时却听到一阵微弱的求救声,包不同立刻起身道:“不好,是小姐!”然后对里恩道:“难道你还有同伙?”

    包不同迅速朝声音传来处奔去,里恩强忍了脚痛,施展“纵云梯”,从陷阱内跃出,四下环顾,只见一条黑影朝他飘来,然后低声道:“公子请随我来!”

    里恩听出这声音就是‘玉’箫姑娘,忙跟着她去。

    回到了‘玉’箫姑娘的闺房,点亮了油灯,‘玉’箫脱下了黑‘色’的皮衣,‘露’出了一套素净的‘春’装,然后指了桌子道:“公子请坐!”

    里恩忙坐了下来,他的脚踝疼的更厉害了,‘玉’箫便道:“听说你坠入了陷阱,还崴了脚,严重吗?”

    当着美‘女’的面,里恩自然不肯示弱,就道:“没关系,我忍得住,我已经将阿青带来了,希望‘玉’箫小姐能跟我们一起去见阮夫人!”

    ‘玉’箫一脸疑‘惑’,从柜子里取出了消肿止痛的‘药’水递给里恩道:“你把阿青带来做什么?我什么时候答应你去见阮星竹了?”

    里恩接过‘药’水,疑问道:“这是什么‘药’?”

    “是消肿止痛‘药’,你往脚踝上涂抹,然后用力‘揉’‘揉’就会减轻疼痛!”

    里恩坐在了‘床’沿上,脱下了靴子跟棉袜,脚蹬着凳子,便开始往脚踝上涂‘药’水。

    他的脚踝已经肿的如同萝卜。

    外面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玉’箫立刻第里恩示意禁止出声,然后道:“谁啊?”

    包不同在外面急切的道:“小姐,你在房间里吗?开‘门’让我看下!”

    ‘玉’箫忙把里恩的皮靴踢到了‘床’下,让里恩也钻入了‘床’下,放下了罗帐,对‘门’外道:“包三哥,你稍等下,我已经躺下了,这就起来!”

    房‘门’打开,包不同立刻闯了进来,四下察看,‘玉’箫就疑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包三哥?里恩呢?”

    包不同故意向罗帐内望去,然后道:“我看到你了,不用再藏了,出来吧!”

    ‘床’底下的里恩吓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玉’箫就反问道:“包三哥这时什么意思?难道怀疑我屋子里还有别人?”

    包不同解释道:“我刚刚听到小姐的呼救声。”

    ‘玉’箫见包不同一直盯着自己的‘床’上看,便主动打开罗帐,道:“包三哥若是怀疑,尽管仔细搜查!”

    包不同掀开了被子,没见到有人,再次四下察看,‘玉’箫就在凳子上落座,把里恩的棉袜踏在了脚下。

    房间不大,包不同忽然打开了柜子,里面没有人,又朝‘床’下望去,仍没有见到人,便疑问道:“可能是我听错了,对不起了小姐!”

    ‘玉’箫道:“包三哥辛苦了,刚刚那只鹦鹉呢?”

    包不同立刻明白道:“是啊,可能是那只鹦鹉在捉‘弄’我,我一定要抓住它!”说着就告辞离去。

    ‘玉’箫松了口气,倒茶饮用。

    里恩也收回了隐遁术,暗自庆幸道:“幸好我及时学会了隐遁,包三哥不会识破技能!”

    ‘玉’箫就对‘床’下低声道:“里公子,你抓紧走吧,趁这包三哥离开了!”

    里恩道:“我不能走,阮夫人要见‘玉’箫姑娘一定有事,而且是很机密和重要的事情,如果小姐不见,可能就会抱憾终生!”

    ‘玉’箫就讥讽道:“抱憾终身?本小姐已经发誓终身不嫁了,还有什么比这更遗憾的?”

    里恩从‘床’下滚了出来,道:“婚姻之事固然很大,但父母之恩也不可忘记,如果阿青没有见到阿碧,就不会知道自己还有一个亲妹妹,‘玉’箫小姐也是如此。”

    ‘玉’箫听后立刻站了起来,就质问道:“你是不是知道阮夫人见我所为何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