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姐妹相会
    梦是一件很玄很荒诞的现象,梦里的事情更玄。

    宵辟野看到里恩忽然劫走了阿青,就立刻召唤出自己的云雕翻身骑上便要去追,却发现自己昏昏沉沉的,如同酒醉,好不容易飞到天空中,却又从坐骑上坠落,幸好落入了水里,时苍梧忙将他救上了船。

    高丽站在船头愤愤的道:“我就知道相公让我把阿青带来就不会有好事,他一定是带阿青去鬼‘混’了!”

    高进也道:“没看出里恩外表‘挺’斯文,内心却如此‘花’,如果他还敢回来,我一定饶不了他!”

    船工就询问道:“那我们还去镜湖小筑吗?”

    高丽哭哭啼啼的道:“相公都已经走了,我们还去镜湖小筑做什么,返回盟主府的战舰那里!”

    时苍梧也有些昏昏沉沉,老船工只好改变航向,返回来时之处。

    但后面的船上,齐万‘春’跟马尕南都执意前往镜湖小筑去等候里恩回来,温如珠为了盟主的安全,将时苍梧跟宵辟野二人也留在后面的船内,继续向镜湖小筑驶去。

    里恩骑着云雕,带着阿青迅速飞上天空,没有看到追兵,他才放下了心,继续往西南方向飞去,阿青有些不满,便要挣扎,嚷着要盟主放她回去。

    云雕在空中颠簸起来,里恩忙一手抱住阿青的腰,一手抓紧了云雕的绳套,稳住了坐骑,对阿青道:“别闹了,不然我们俩都要掉下去!”

    云雕降落在了一条小溪边,阿青从云雕背上跳下,召唤出‘花’车,就要返回,里恩忙拦住了她道:“我把你单独带出来,就是有很重要的秘密对你讲!”

    阿青疑问道:“什么秘密,快讲!”

    里恩也坐进了‘花’车内,对阿青低声道:“是关于你的身世的,你可还记得你爹娘的情况?”

    阿青摇了头,询问道:“盟主知道?”

    里恩点头应了,从怀里取出了一只竹筒,打开,一股酒香溢了出来,他饮下一口,递给了阿青道:“我也是从一位江湖前辈那里听到的!”

    阿青不接竹筒,道:“我不饮酒的!”

    里恩就道:“你先拿着,我详细说给你听。”

    燕子坞王家乃名‘门’大户,有四位貌若天仙,才华横溢的丫鬟,“朱紫青碧”,阿青就是其中之一,不过王家随着慕容世家的没落,也开始没落,王夫人被四大恶人杀死,王姑娘被段誉带往大理,阿青流落江湖,成为了高家的丫鬟。

    阿青点头应了,道:“相公说的不错,这些我都已经知道了。”

    里恩便道:“那你还有一位妹妹叫阿碧,你就不想见到她吗?”

    阿青听后脸‘色’就便了,道:“我妹妹阿碧已经被慕容公子杀死了,相公难道是说阿碧没死吗?”

    里恩不断的饮酒,‘花’车内酒气弥漫,阿青用手绢捂住了鼻子。

    天空中的‘阴’云散开了一些,里恩却倒在了‘花’车内,沉沉的睡去,阿青忙去推他,却怎么也推不醒,反而感到自己也昏昏沉沉的,倒在了‘花’车内睡下。

    一艘快船在小溪边停下,船工放下了两块栈板到岸上,一个身着灰布棉袍,围着围巾的男子吹了一声口哨,岸上的‘花’车立刻往快船驶来,从栈板上驶过,上了快船。

    船工收回了栈板,继续行船。

    这个围着围巾的男子摘下了皮帽子跟围巾,‘露’出了一张沧桑的老脸,正是包不同。他掀开了‘花’车的帘子,看到了里面的一对青年男‘女’,便道:“果然是他们俩,公子还真是料事如神!”

    当里恩睁开眼睛时,发现阿青正躺在他怀里,跟他睡在一张牙‘床’上。

    他登时惊讶了,忙掀开被子,看到二人的衣服都没有打开,才松了口气。忙准备下‘床’,阿青醒了,睁开眼睛见状,立刻给了他一耳光。

    里恩没有辩解,只是淡淡的道:“我们俩之间是清白的,只要你愿嫁,我就愿娶!”

    阿青用被子裹住了自己的身体,道:“你为何一直纠缠于我呢?”

    里恩并不回答,只是下‘床’穿上了皮靴,然后推开了房‘门’,但是外面一片漆黑,一股冷风吹了进来。

    阿青也迅速下‘床’,穿上了棉靴,对里恩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们何时回去?”

    里恩关闭了房‘门’,转过身道:“我办完了事情,就带你回去,不过先安排你们姐妹俩见面!”

    阿青‘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道:“你喝的酒有问题,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里恩在桌子旁坐下,并不回答。

    很快房‘门’敲响,里恩道:“请进!”

    房‘门’打开,一位身披斗篷的‘女’子进来,关闭了房‘门’,转身看到了阿青,不由惊讶了。

    里恩站了起来,道:“阿碧姑娘,我将你姐姐带来了!”

    阿碧解下了斗篷,上前抓住了阿青的手,道:“姐姐,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妹妹阿碧!”

    阿青当时也被发疯的慕容复重伤,而且失忆,被高雄救下。

    阿碧被‘玉’箫救下,却没有失忆。

    里恩道:“你们姐妹俩相聚,一定有很多话要讲,我就不打扰了,‘玉’箫姑娘在何处?”

    阿碧从袖内放出一只五彩斑斓的鹦鹉,对鹦鹉道:“你带李公子去见‘玉’箫小姐!”

    鹦鹉道:“明白,公子跟我来!”里恩打开了房‘门’,放鹦鹉飞了出去,他忙跟着鹦鹉出去,穿过曲曲折折的石径,来到了一株老梅树下。

    鹦鹉落在了梅树枝头,学舌道:“‘玉’箫公主,天‘女’下凡!”

    里恩不由想笑,也跟着念道:“‘玉’箫公主,天‘女’下凡!”

    但他们没有把‘玉’箫姑娘招来,倒是把包不同招了来,便质问道:“李公子在这里等我家小姐吗?”

    里恩点头应了,道:“不错,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我有很多事情要向你家小姐请教!”

    包不同讥讽道:“难道白天都没有时间了吗?公子这是准备带我家小姐‘私’奔吗?”

    里恩道:“当然不是了,如果包三哥不相信,可以留下监督啊?”

    包不同便席地而坐,道:“是应该留下监督,不然你把我家小姐拐走了,我要去哪里找回呢?”

    里恩不理会他,然后朗声念道:“西天一钩月,化佳人心,绽放千朵梅,‘花’香摄我魂。”

    这时从远处传来了一位‘女’子的回应:多情长流水,无情道离别,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载落‘花’。不知郎君意,倒是多情也无情。

    鹦鹉立刻从枝头飞起,朝着这位‘女’子的声音飞去,里恩忙跟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