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和平撤退
    还是我以前说过的一句话:越狱不仅要考虑好如何“越”?还要考虑好越出之后何去何从?

    里恩率领自己的护卫乘着战舰赶到了水寨正后方的断崖下,当即找到了季登亭,请他停战收兵,放敌人走。

    季登亭有些生气,便质疑道:“盟主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修悟派‘门’人手里了?为何要放走他们?”

    里恩重申道:“我并没有什么把柄被他们抓住,只是不想看到修悟派就这么消亡了,庙堂内要讲究平衡跟互相制约,江湖中亦是如此!”

    季登亭追问道:“那‘混’江龙跟太湖水牢的犯人呢?”

    里恩就自信的道:“只要元帅肯放水长老已经修悟派的人离开水寨,我相信他们不会带走‘混’江龙一伙跟太湖水牢中人犯的。”

    季登亭十分不悦的道:“但愿盟主不会令本帅失望,否则本帅就拿你去向皇上‘交’差!”

    战舰上开始鸣金收兵,修真派的‘门’人见到朝廷水军停止阻击,也只好停战。

    平继宗正想要找季登亭询问为何停止进攻时,就看到盟主跟宵辟野同乘云雕往断崖正上方飞去,然后对极力突围的修悟派‘门’人道:“你们不用拼命了,我已经答应放你们离开水寨了!”

    水长老父‘女’有些不敢相信,但看到下面的水军跟修真派‘门’人已经停止阻击,便将信将疑。

    郑松林立刻对父‘女’俩道:“水长老,下面的敌人停止阻击了,我们赶快突围吧!”

    水长老就拦住了他道:“且慢,小心其中有诈!”

    王岩峰也道:“水长老,赶快吧,不然要是他们反悔了,我们就错失良机了!”

    童彩霞骑着独角白狮迅速赶到了这里,从坐骑背上跳下,来到父‘女’俩身前略施一礼,就对水长老附耳低语。

    水长老眉头一皱,询问道:“这样做不好吧?”

    童彩霞便道:“我们带他们走就是累赘,即便修真派的人不再追击我们,朝廷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水长老便道:“也罢,反正他们都是你招来的,不如就让他们留在水寨内!”

    ‘混’江龙跟太湖水牢的犯人立刻‘露’出了怀疑的眼神。

    水长老就对修悟派的‘门’人道:“现在敌人已经停止阻截,我们要趁机抓紧离开这里,不过大家仍不可掉以轻心!”

    见到里恩骑着云雕飞了上来,水小姐就打出白练,准备将对方擒下,但见一道雷电劈出,将她的白练立刻引燃。

    烧着的白练立刻朝水小姐烧来,水长老忙召唤出坐骑玄武,朝起火的白练喷出一股水来,剿灭了火势。

    里恩朗声道:“水长老,你考虑好了没有?”

    水长老就回应道:“那好,你现在就命朝廷水军跟修真派的‘门’人撤走,老夫立刻率修悟派的人离开水寨!”

    格列马便向‘混’江龙道:“水长老只带修悟派的人走,那我们呢?”

    待里恩飞走后,水长老就对‘混’江龙和水牢出来的犯人道:“老夫也很想带你们一起走,但季登亭是绝对不会答应的,盟主昨天送来的这船物资留给你们,你们跟着我们逃出水寨,但出了水寨后,就不要再跟着我们,镜湖你们熟悉,找地方躲避起来,待风声过了之后,再出来,老夫会派人联络你们的!”

    ‘混’江龙就十分不满,想要耍横,水长老便冷声道:“怎么,你们非要比老夫把你们‘交’给季登亭处理吗?”

    格列马气的直骂娘,童彩霞却转过头不理会他。

    水长老一声令下,水小姐已经水府的家丁便用木雀坐骑载着修悟派的元老离开,剩下的人顺着绳索往断崖下滑去,果然见到下面的敌人已经撤去,水小姐指挥了水府的船只前来接人。

    ‘混’江龙跟格列马率这同伴迅速掉头,往昨天卸下的那船物资奔去,为了防止敌人从水寨入口攻进来,‘混’江龙特意在放置的障碍物那里放了把火。

    看到了水长老率了修悟派的‘门’人乘着水府的船扬长而去,季登亭不由可惜。

    里恩道:“这绝对不是结束,只是‘交’战的暂停!”

    回到盟主府的战舰上,三位佐使出来迎接,徐节就讥讽道:“听说盟主将水长老跟修悟派的‘门’人都放走了?”

    里恩点头应了,赵安邦率了武华鼎也登船对里恩道:“既然盟主已经把修悟派的人放走了,那我们修真派留在镜湖也就没有意义了,我们这就告辞离去!”

    里恩点头应了,道:“你们经过此战,损伤惨重,也该休养休养了。”

    武华鼎跟赵安邦二人离开了战舰,回到行营,看到自己的‘门’人却是伤亡惨重,这些峨眉弟子忙忙碌碌救治同伴。

    赵安邦疑问道:“我们‘门’派中峨眉弟子怎么少了许多啊?”

    刘梦濡就解释道:“高丽退出我们修真派了,小杨洁还在季登亭的水军战舰内养伤未归,所以元老觉得我们峨眉弟子少了。”

    水军战舰上,小杨洁听说修悟派已经逃出了镜湖水寨,而修真派也准备退兵,便要告辞归队,不过季登亭极力挽留她。

    小杨洁却是归心似箭,非要离开,季登亭只好带她来见里恩。

    里恩也对小杨洁道:“赵元老虽然要率‘门’人离开,但还没有开始撤退,杨姑娘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就暂时留在这里,等你的同伴真的要走时,你再回去,不然你现在回去只能是救治伤员的命!”

    季登亭对里恩道:“盟主这次来镜湖有何收获?”

    高进也含沙‘射’影的道:“盟主着急上火的赶到这里又是何苦呢?来镜湖要做的事情完成了吗?”

    里恩便道:“‘混’江龙跟太湖水牢的犯人还在镜湖水寨内,祁三溪,你立刻率丐帮弟子配合季元帅进入水寨围剿‘乱’匪!”

    祁三溪应了,率令丐帮弟子离去,季登亭命副将率了一支水军,驾着战船就朝镜湖水寨内开去。

    里恩回到了房间里,继续补觉,不过他如何也睡不着。

    高丽将阿青带了过来,向他质问道:“相公,我把阿青带来,你找她有什么事情,赶快办吧!”

    里恩立刻从‘床’上坐骑,道:“辛苦娘子了,阿青,我现在就带你去拜见阮星竹夫人!”

    阿青跟高丽听后皆是一脸疑‘惑’,“为何带我去见阮星竹,我跟她又不熟?”阿青询问道。

    里恩迅速穿靴,拉着阿青就离开了船舱,对自己的护卫吆喝道:“老宵,老时,赶快准备一条快船,我要去见阮夫人,但愿还能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