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暗夜行动
    在大多数人都熟睡时,却是某些人或生物最活跃的时候。

    镜湖水寨内,水长老召集了修悟派的高手,‘混’江龙以及太湖水牢中逃出的犯人在一起开会。

    会场选在了一处破败的石滩上,水长老站在一块大石头上,顶着凛冽的寒风,他慷慨‘激’昂的道:“里恩已经扣押了三位佐使跟修真修武两派首领,他的野心就是要扫清一切反对他的势力,以达到雄霸武林的目的,我们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郑康垂头丧气的道:“即便如此,我们已经被困在这个破水寨内,又能如何?”

    “哈哈哈!”水长老冷笑道:“只要老夫在,他的‘阴’谋就无法得逞,别忘了这里是老夫的地盘!你们听令,待我们的援兵一到,就立刻突围!”

    章阿红便询问道:“水长老,我们还有援兵吗?”

    ‘混’江龙立刻道:“当然了,水家的势力也不是摆设,水小姐一定会带人来救援我们的!”

    水长老止住了‘混’江龙的发话,对众人道:“你们现在立刻准备柴草,然后发出讯号,小‘女’率了家丁就在附近,他们看到信号后,就会马上来支援我们!”

    水寨内的一处高台上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冲天,水长老道:“水寨最薄弱的地方就是正后方的山崖,小‘女’会率人驾船前来到那里跟我们会合,但我们也要先突破那里的阻截!”

    在水长老的带领下,修悟派的元老跟‘混’江龙一伙连同格列马等人来到了水寨后的一处断崖旁,从这里向下望去,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不过可以听到流水声。

    正对面的黑暗中传来了野兽的低吼声,水长老立刻命带来的‘门’人注意隐蔽,然后道:“小‘女’已经收到我们的讯号,正往这里赶来,有飞禽坐骑的‘门’人立刻骑上坐骑,天山派的准备袭击空中的敌人,剩下的人准备对付下面船上的敌人!”

    郑康就追问道:“水长老,那我们要如何逃出这里呢?”

    “准备好绳索,从这里下去,夺船而逃,不过老夫需要有人从水寨入口吸引修真派跟朝廷水军的注意!”水长老道:“‘混’江龙跟格列马你们跟老夫来!”

    仍然是燃着熊熊大火的平台处,水长老召集了水寨内所有的人,开始下达突围战命令。

    “汪洋你跟章阿红率各自的‘门’人到水寨正后方的断崖处待命,汪洋负责对付天空中的敌人,章阿红负责攻击断崖下船只上的敌人!”

    “郑松林王岩峰,你们二人负责率修悟派大部‘门’人从后面断崖后突围!”

    “寸嵩‘蒙’梅芳你二人负责从江湖水寨入口处往外突袭,‘混’江龙负责掩护你们,你二人只是‘诱’敌,要设法将敌人引到水寨入口,郑利锋你负责率人堵住水寨入口,且不可令敌人攻入水寨!”

    一对中年男‘女’领命而行。

    ‘混’江龙就询问道:“水长老,那最后我们要如何脱身呢?”

    水长老回答道:“赵九龙,你负责在水内必经之路内埋设陷阱跟易燃物,待负责‘诱’敌的同伴撤走后,立刻放火阻拦敌人的追击,只要大家能登上船只,小‘女’会引导大家逃出镜湖水寨的!”

    这些人领了各自的任务便立刻展开行动,章阿红留下向水长老询问道:“我们从这里逃出以后要往哪里去安身?修真派跟朝廷水军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水长老就道:“眼下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你们只需听从老夫号令即可!”

    水军战舰上负责围困镜湖水寨的季登亭当然也收到了部将的禀报,他亲自登上瞭望台朝水寨内观望,只见水寨内有两处火光冲天。

    一处是水寨入口,另外一处是水寨正后方。

    回到甲板上后,副将郎养正便道:“看来水长老要有大行动啊?”

    季登亭点头应了,道:“水长老逃入镜湖水寨,无异于放虎归山,他的部下就在镜湖,而这火光就是求救讯号。我们必须要加强戒备,严防水长老的援兵!”

    郎养正就询问道:“大帅,那要不要去通知盟主呢?”

    季登亭就道:“还是不要通知他了,你立刻去向修真派的人传下加强警戒的命令!另外把装备了火炮的战舰布置在镜湖水寨入口跟正后方!”

    郎养正领命离去。不一会,武华鼎登船求见,季登亭召见。

    武华鼎开‘门’见山的道:“现在我们修真派已经按照盟主的命令停战准备撤兵了,那就请大帅劝盟主放了赵元老!”

    季登亭便解释道:“武禅师不要误会,下令扣押赵元老的不是本帅,而是盟主,另外水长老已经逃入了镜湖水寨,本帅已经命部将严格警惕水长老的援兵偷袭,你也命修真派的‘门’人严加防范,此刻正是他们偷袭突围的最佳时机!”

    武华鼎立刻应了,迅速离去。回到行营中,当即召集了‘门’派内的主力,也开始下达备战命令。

    “平继宗,朱子温,你们率一队弟子乘船前往镜湖水寨正后方的断崖下,协助朝廷水军防备水寨内的敌人,另外通知在天空中负责拦劫的老董小心戒备,水长老的‘女’儿也有飞禽坐骑!”

    “赵金锋你负责在老董跟扬琴之间传讯联络,刘梦濡你负责伤员救治。”

    “上官昂,李海‘波’你们负责堵住水寨出口,千万不能让敌人从这里逃脱!”

    所有人都领了命,武华鼎补充道:“最近我们连日进攻,都非常劳累,而且伤亡很大,所以我们必须要注意保存实力,跟朝廷水军协同战,现在镜湖水寨内的修悟派‘门’人已经在做困兽之争了,正是消灭他们的最好机会!”

    一个两鬓斑白的老道士就询问道:“武元老,既然修悟派已经是穷途末路,那我们为何不趁机将他们引出水寨,然后加以剿灭呢?”

    武华鼎叹息一声道:“老廖,你以为我不想这样做吗?修悟派刚刚得到盟主的物资不住,现在气势又恢复了,而我们的士气却正低落,即便加上朝廷水军协助,却仍不是他们的对手,也只能将他们堵在水寨内!”

    老道士廖凯就道:“那我们要不要在水长老逃亡的途中设伏,将他们消灭在逃往途中?”

    武华鼎摇头否定了,道:“这镜湖水寨只有一个进出口,但镜湖内水路四通八达,一旦他们从水寨内逃出,就有上百条路可逃。”

    正在此时,水寨入口处传来了呐喊声。

    武华鼎道:“他们开始行动了,我们也赶快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