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冥顽不化
    战争是残酷的,但利润是巨大的,所以某些人酷爱发起战争。

    里恩在盟主府的战舰船舱内布下了天罗地网,进入陷阱中的这些老江湖当然不甘心束手就擒。

    童彩霞想要生擒里恩人质,但被季登亭挡下,被一道闪电击中,登时动弹不得,两名军汉当即抬来一副枷锁套在了她身上。

    这副枷锁死沉死沉的,听到索链摩擦枷锁的声音,童彩霞这才发现这副枷锁是熟铁打造的,即便是水长老那样的高手也不一定能够打开。

    季登亭对她道:“你这个‘妇’人居然敢劫走太湖水牢的重犯,便是谋反的大罪,这副枷锁是朝廷用来锁住江洋巨盗用的,跟你还‘挺’般配!”

    水长老虽然纵身跃起,撞破了头顶的船板,却没有从裂隙中逃往二层船舱内,而是坠落到了底舱里,不过迎接他的是齐万‘春’跟闫养蛇撒出的两种剧毒,他被呛得眼泪鼻涕直下,两根牛筋绳也套到了他身上。

    倒是逃出船舱的赵安邦受的罪最少,只是被闪电击中,然后被封住了心腧‘穴’。

    待大厅内恢复正常后,季登亭又将里恩带了出来,三位佐使又惊又怒,但也身中剧毒,一脸无奈。

    里恩来到他们身前道:“为了迫使修真派退兵,我只好出此下策,委屈三位前辈了!”

    谷无用只是摇头叹息,高雄则瞪大了双眼质问道:“你这究竟是要干什么?”

    而徐节却冷眼旁观,里恩解释道:“三位前辈辛苦了,我这就命人送你们回房间休养,你们放心,我一定能令两派休战,而且还会想出化解两派争执的良策,你们就静候佳音吧!”

    时苍梧跟宵辟野率盟主战队走了进来,但天煞盟跟五毒教的人并没有现身。

    高进气呼呼的赶了进来,一把揪住了里恩的衣领质问道:“你小子究竟要干什么,想要造反吗?”

    时苍梧跟宵辟野二人忙要阻拦,里恩却示意二人退下,季登亭冷声喝道:“住手,放开盟主!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高进松了手,就反问道:“那怎样才能解决问题?”

    里恩道:“高兄来的正是时候,麻烦你送岳父大人回房间休息。时,宵两位前辈送徐‘侍’中跟谷先生回去休息,我来处理两派的争战!”

    高进一脸暴怒,他父亲喝止了他,徐节冷笑一声道:“我们三个老家伙还真是得了老‘花’眼了!”

    送走这三位佐使后,里恩立刻对岁寒四友道:“你们把他三人分开关押,把赵元老带到我的房间里!”

    说是盟主的房间,其实是季登亭的书房,但说是书房,里面没书,只有笔墨纸砚。

    季登亭跟了进来,在公案后坐下。

    里恩拉过一张靠背椅子,请赵安邦落座,然后道:“为了令贵派停止进攻修悟派,晚生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还望前辈谅解!”

    赵安邦坐在椅子上不语,里恩站在他身前道:“虽然修悟派做错事在先,但镜湖水寨易守难攻,修真派的同道强攻很困难,而且每时每刻都有人负伤,有人战死!”

    “我们修真派跟修悟派势不两立,为江湖除魔卫道是我们的职责和使命!”赵安邦振振有声回应道。

    里恩便纠正道:“修悟派的‘门’人已经退缩到了镜湖水寨内,前辈何必要置他们与死地呢?”

    赵安邦就反问道:“盟主这是在包庇修悟派的‘门’人吗?”

    里恩辩驳道:“当然不是,我只是不想看到这么多无辜之人白白送死。”

    “白白送死?如果我们坐视修悟派的‘门’人不管不问,就会有更多无辜之人枉死修悟派之手!”赵安邦义愤填膺的道。

    季登亭道:“不至于吧!修悟派无非是要争夺江湖霸主之位,除了跟他们对抗的修真派,还会残害其他无辜之人吗?”

    赵安邦压住内心的怒火道:“怎么不会?如果盟主包庇纵容修悟派,他们除掉了我们修真派后,下一个除掉的就是你!”

    里恩道:“前辈所言甚是,但晚生已经有解决之法了,但不能再让贵派的同道再有伤亡了,请前辈下令撤兵休战!”

    赵安邦当然不愿意,就撂下一句:“老夫也管不住‘门’人,盟主亲自去令他们停战吧!”

    季登亭听后就愤怒的道:“你只知道指挥手下‘门’人去进攻,却不知多少人因为你的一道命令就要拼命冒险。”

    赵安邦再次重申道:“这是我们的职责,也是我们的使命,即便是死,也死得其所!”

    季登亭气的胡子都在发抖,这时温如珠带了小杨洁进来。

    温如珠对赵安邦道:“你命令‘门’人进攻修悟派恐怕不止是为江湖除害这么简单吧?”

    赵安邦就反问道:“你这话是何意?”

    温如珠道:“战争是残酷的,你可想过即便你们修真派除掉了修悟派,双方要死伤多少人代价,有多少无辜之人卷入这场战争,被战争伤害!”

    赵安邦就冷声道:“温姑娘这话应该对季元帅讲,如果强敌入侵我们国家,我们为了避免四人,那就投降吧!还要军队做什么!”

    众人竟然一时无言以对。

    小杨洁道:“赵元老,晚辈认为应该退兵停战,盟主一定能处理好两派纷争的!”

    赵安邦冷笑了一声道:“一个言而无信的书生能化解我们跟修悟派的恩怨?笑话!这只怕你自己相信!”

    里恩就道:“杨姑娘本来只打算在峨眉山静心修行,习医救人,但被卷入两派纷争之中,还被救下的敌人劫持伤害!”

    “明知是敌人还施救,她这是自自受!”赵安邦冷漠的道。

    里恩有些生气,就对小杨洁道:“杨姑娘,你来研磨!”然后对赵安邦道:“请找元老下令退兵休战,不要在让更多的无辜之人白白受伤赴死了!”

    赵安邦仍然道:“老夫已经说过,修真派的‘门’人已经不受老夫管辖,即便老夫不在了,还有武华鼎领导他们,就算武华鼎不在了,还有其他人率领他们,只要修悟派不灭,我们修真派就不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