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转变手段
    在生与死之间的战争,必然异场‘激’烈,如果是屠杀,就会格外惨烈。.: 。

    谈判的前提是双方势均力敌,但目前的情况是修真派有朝廷水军跟盟主府的三位佐使撑腰,为主攻一方,而且将修悟派‘逼’进了条件恶劣,没有退路的镜湖水寨内。所以修真派是不会轻易止战的。

    修悟派虽然被‘逼’入了镜湖水寨内,但他们人多势众,而且水寨易守难攻,更令他们不肯轻易投降的是,他们也有人撑腰,而且援兵还在到来,如果他们投降,以后就休想在武林同道面前抬起头来。

    所以修真派步步紧‘逼’,不断发起强攻,修悟派拼死把守,不肯放一个修真派的‘门’人进入。

    云雕在水军战舰的甲板上降落,里恩径直向瞭望台走去,施展纵云梯,轻身落在季登亭身边,急切的询问道:“两派首领不是已经在谈判了吗?怎么又打起来了?”

    季登亭一摊双手道:“你没看出来吗?谈判失败了。”

    里恩就着急上火的道:“那你们不会将这两派首领扣留,让两派‘门’人群龙无首,看他们还怎么‘交’战?”

    季登亭微笑道:“盟主只知道修悟派以童彩霞为首,却不知修悟派还有汪洋,章阿红,吕振清在,更何况她们还不是修悟派真正的首领,只要他们的幕后主使还在,修悟派就不会投降!”

    “那修真派呢?听说你们把武华鼎放走了?”里恩询问道。

    季登亭命副将传令,将战舰往后撤。然后对里恩道:“武华鼎是天龙寺的高僧,大理国的重臣,故三位佐使也不好将其扣留。”

    “那季元帅有什么令两派暂时停止进攻的好办法吗?”里恩谦虚的询问道。

    季登亭转身返回船舱,里恩忙也紧跟而去,途中,徐节乘着飞龙坐骑降落在了战舰甲板上,高丽也从飞龙坐骑背上跳下,朝他二人奔来。

    里恩道:“元帅赶快说啊,不然就来不及了!”

    季登亭停下了脚步,道:“除非双方的最高将领同时下达停战的命令!”

    “可修悟派的最高将领是何人啊?还有修真派的最高统帅又是何人?”里恩一连串的疑问。

    高丽奔了过来,拉住他的手仔细打量,喜极而泣,道:“相公,你可算活着回来了,你要是再这样擅自妄为,我只有请三位佐使罢免你的盟主之位。”

    徐节大步赶来,跟季登亭互相施礼,然后对里恩道:“盟主就如同皇帝,是不能擅自出宫的,两军‘交’战时,统帅也不能‘私’自出营。”

    里恩就反驳道:“可你们在行营中找到令双方停战的好办法了吗?”

    徐节道:“虽然我们目前还没有相出止战良策,但盟主身为武林正道的首领,就要负起盟主的责任,你这样肆意妄为,如果不幸身故,真教我们群龙无首,倘若更不幸被人劫持,要我们如何做?”

    高丽就对里恩低声道:“相公,你赶快向徐伯伯认错道歉,保证以后再不这样了,快啊!”

    里恩昂首‘挺’‘胸’的道:“我离开行营就是为了寻求令两派止战的良策,况且我也不是孤身一人离开的行营,不还带着我的大队的护卫嘛!”

    “还在狡辩!那盟主可找到令两派休战的良策了吗?”徐节反问道。

    里恩跟着季登亭回到了船舱内,在他身边坐下,对徐节道:“徐‘侍’中,我以盟主的身份命令你立刻将水长老带来见我,还有把童彩霞跟赵安邦也一并带来!”

    徐节十分不服气,里恩就道:“我已经有了止战的良策,如果徐‘侍’中认为我不配继续坐在盟主之位的话,我现在就辞去盟主之位,你们另立贤明!”

    季登亭跟高丽听后有些惊讶,徐节道:“既然盟主已经有止战良策,那老夫就照做!”说着转身离去。

    里恩立刻对妻子道:“麻烦娘子去将我的护卫召来,琵琶奴跟马尕南等人都要召来!”

    高丽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照做了。

    待高丽也离开后,季登亭立刻疑问道:“盟主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怕这里不安全吗?”

    里恩没有回答,出了船舱,将宵辟野召来,对他道:“你立刻传我丐帮帮主的命令,令祁三溪将丐帮所有的弟子都带到战舰上等候我的命令!”

    宵辟野应了,召唤出云雕坐骑翻身骑上,就朝镜湖水寨入口飞去。

    返回了船舱内,里恩对正在饮酒的季登亭道:“我打算用武力将水这里跟修真修悟两派元老扣留,‘逼’他们下停战命令。”

    季登亭放下了酒杯,道:“修真派的‘门’人可能会听从赵安邦的命令,但修悟派的‘门’人就不一定了!”

    “所以我要将水长老扣留,如果修悟派的‘门’人执‘迷’不悟,我就杀了水长老以儆效尤,断了他们的后路,把他们困在镜湖水寨内,不信他们能不吃不喝到什么时候!”

    季登亭为他也斟了一杯酒,递给他道:“李公子变的不像书生了,倒像战将。”

    里恩饮下一杯酒,苦笑道:“我这也是被‘逼’无奈!”

    季登亭询问道:“那盟主说的止战良策是什么?难道就是绑架‘交’战双方的头领吗?”

    里恩放下了酒杯,道:“这只是缓兵之计,真正的止战良策还需要时机!”

    很快高丽就将盟主的护卫召集了过来,在船舱外的甲板上列队待命。

    里恩大步走出了船舱,对这些护卫道:“你们立刻进入船舱内埋伏起来,等我的摔杯为令,你们立刻出来将水长老,赵安邦,童彩霞三人拿下,无论使用什么手段,令他们失去反抗,但要保持神志清醒,能够说话。你们可能做到?”

    时苍梧就道:“老夫可以在船舱内设置陷阱,在需要时,可以短时间使落入陷阱之人麻痹。”

    闫炼毒也道:“我们可以用毒吗?”

    里恩道:“当然可以!”

    闫炼毒就道:“那我们就放失魂落魄忘我烟,不过盟主要注意躲避!”

    里恩询问道:“你们有没有高级一点的,等下我跟季元帅还有夫人都在场,不能误毒伤他人的!”

    闫炼毒道:“那就只有在他们的饮食里下毒,或者使用毒针,不过这三人武功高强,在下不能保证一击正中!”

    “那就等丐帮的人回来再商议,记住我只要他们三人,不能伤害其他人!”里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