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无功而返
    冬日的南方,多风而干燥,这种天气少了落雪的清冷之美,多了一份烦躁。.: 。

    镜湖的冬天不算美,但慕容世家给人以一种萧杀的感觉,枯黄的杂草有半人多高,各种各样奇形百怪的石头隐没其中。

    里恩对寻来的阿碧道:“你仔细听,远处传来了琵琶声!”

    阿碧点头道:“不错,是琵琶声,很急切,似乎在寻找什么?”

    “不错,这是我的护卫琵琶奴在以琵琶声找我,他们一定出事了!”里恩担心的道。

    阿碧就道:“既然你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那我送你出去跟你的同伴会合吧?”

    里恩摇头道:“可我没有完成自己的使命,有何颜面回去跟他们会合?现在两派必定已经谈判结束,要么停战,要么再战,不过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一些!”

    阿碧也无可奈何的道:“江湖中那么多前辈,你只是一个初入江湖的后生,他们既然连你的命令都不听从,也不给你情面,你又何必为此烦恼呢?等两派打累了,就自然会停战的!”

    里恩仰首向‘阴’沉的天空望去,道:“可我是武林盟主,是要为他们负责的,如果这两派自相残杀,从中得利的不是盟主府,也不是朝廷,而是外敌!”

    阿碧道:“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是我们无法掌控的,或许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只要你尽力了,就问心无愧!”

    里恩回头道:“可我总感觉我自己还没有尽力,我要去见‘玉’箫姑娘,如果还是不能说服她,那就算了!”

    阿碧无奈的道:“你这是又何必呢?”但还是带里恩顺着荒草淹没的石径前去,穿过一道半月状的拱‘门’后,来到一座院子里。

    一股梅‘花’的清香扑面而来,代替了荒草的气息。

    ‘玉’箫身披锦裘,站在一株梅树下。

    里恩上前施礼,还未开口,对方就道:“你的同伴正在寻找你,听琴音如此急切,一定发生大事了!”

    “是啊,只有你能够化解两派的争执,避免江湖的厮杀,使无数无辜的‘性’命得以存活!”里恩道。

    ‘玉’箫转过身来,略有些生气的道:“他们可不是什么无辜的生命,这些人自喻为武林正统,却是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之辈。如果他们心怀苍生,就不会为名利而起刀兵,向自己的同道开战!”

    里恩朗声道:“如果我们不阻止两派的厮杀,只会令外敌趁虚而入,遭殃的就不止是武林同道,还有大宋所有的百姓,倘若国之不存,家能安在?”

    ‘玉’箫听了就冷笑道:“‘乱’世方显英雄,如果外敌真的入侵,那这两派就不会自相残杀,上次在阳关,盟主不是利用外敌消耗修真跟修悟两派的内斗吗?”

    “可这种方法只能用一次,如果我们不能阻止,首先遭殃的可能就是慕容世家,镜湖虽大,但他们一定会发现这里的!”里恩肯定的道。

    ‘玉’箫转过了身去,道:“你也为慕容世家的安危担心吗?”

    里恩道:“当然,我已经加入了慕容世家,就是慕容世家的弟子,当然为自己的‘门’派着想。”

    ‘玉’箫解下了自己的锦裘,递给了里恩道:“拿着它去见阮星竹吧,如果我跟你去见阮星竹,那就会加速慕容世家的消亡!”

    里恩接过锦裘,死了心。

    阿碧引他穿过曲曲弯弯的石径,来到了水‘门’,一艘小船静静的停泊在水‘门’外。

    里恩就询问道:“阿碧姑娘,我的盟主印信跟打狗‘棒’呢?”

    阿碧道:“这些东西我暂且替你保管,你不要怪‘玉’箫姑娘,在江湖正道跟慕容世家两者之间,她只能选择自己的家!”

    里恩点头道:“我明白了,你回去吧!”

    他登上了小船,却发现船内并没有船工,不过阿碧已经关闭了水‘门’。

    琵琶声仍从远处传来,一声火炮的轰鸣打断了急切的琵琶声。

    里恩立刻解下缆绳,一撑竹篙,小船离开码头,顺流而下。他不会骑马,但会划船。

    一只云雕从天空俯冲了下来,发出了一声嘶鸣,里恩忙仰头望去。

    宵辟野跟闫养蛇从雕背上跳下,进入了小船内。

    里恩高兴的询问道:“你们终于找来了,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闫养蛇沮丧的道:“我们跟水府的人大战了一场,此事闹到了三位佐使那里,直接导致修真跟修悟两派谈崩。”

    宵辟野接着道:“三位佐使扣留了两派的首领,还有水小姐。修真派在武华鼎的率领下继续向镜湖水寨进攻,而修悟派也在拼死突围。”

    里恩就道:“快带我回去镜湖水寨!”

    宵辟野召唤出了云雕,拉里恩骑上,让闫养蛇乘船返回盟主府的战船。

    在返回途中,宵辟野就询问道:“我们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这是去哪里藏了一天一夜了?”

    里恩道:“我在镜湖两次落水,都大难不死,我一定要避免这里再起硝烟!”

    宵辟野道:“原来盟主被佳人所救,躲到温柔乡里缠绵去了!”他看到了里恩怀抱中的锦裘,继续道:“这位姑娘身份不凡,气质不俗啊?难道盟主就不怕夫人的责难吗?”

    “我没有做对不起娘子的事情,就不怕她责难!”

    云雕载着二人很快就飞到了镜湖水寨入口,这里的天空中布满了飞禽,季登亭将战舰也开到了这里,正朝水寨入口靠近。

    天空中飞禽密布,修悟修真两派‘门’人直接在天空中展开‘激’战,无数剑气跟内力在天空‘乱’蹿。

    宵辟野忙驾驭坐骑朝水军战舰飞去,里恩看到祁三溪率了大群的丐帮弟子扛着木梯向断崖赶去,平继宗和吴欣率领了少林跟明教两派‘门’人在主攻跟掩护。

    这些丐帮弟子将木梯放在了断崖边,平继宗指挥着组装,很快一架简单的木桥就朝断崖对面延伸,

    上官昂跟一个年轻的明教弟子骑着坐骑,一‘棒’当先,就朝断崖对面冲去,不过迎接他们的却是一股烈火。

    ‘混’江龙跟郑利锋正在对面纵火,郑康也率了丐帮弟子往木桥上倾洒火油。

    上官昂忙喊道:“不好,快撤!”但火焰已经引燃了他的头发跟衣服,后面的年轻人一个飞身上前,伸手抓住了起火的上官昂,转身就往断崖这边逃回。

    强攻失败,‘混’江龙跟郑康大喜,只见吕振清率了修悟派的飞骑迅速后撤,而骑着云雕跟金翼鹤的修真派‘门’人紧追不舍,但他们刚追过断崖,一股火舌就从地面朝他们烧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