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舌战双女
    人在神志不清的时候最危险,无数人都是在昏‘迷’中失去‘性’命的。

    尽管宵辟野跟温如珠二人极力驾驭坐骑去接坠落的里恩,但因为这群木雀的阻拦,未能接住,马尕南等杀手队的赶来,对木雀上的人展开了进攻。

    里恩坠入了湖内,冰冷的湖水立刻使他清醒,但也使他巨疼,后背的烧伤被寒冷的湖水一‘激’,刺骨的疼。

    他被水流带往了下游,后面的人立刻追来打捞他,但里恩没入了水面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一个曾经来过的地方,全身****的躺在了棉被里。

    阿碧站在了‘床’边,正在用‘毛’巾为他敷额头。

    里恩微弱的道:“你跟阿青还真像,我要见慕容公子!”

    阿碧取回了‘毛’巾,道:“公子还真是不要命了,我家公子刚刚离开,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公子找他有何要事?”

    里恩挣扎着坐起,用棉被盖住了自己身体,道:“我的衣服呢?”

    阿碧站了起来,道:“你的衣服冻成了冰坨,正在烘烤,你躺下不要动,‘药’马上就熬好了!”

    里恩又询问道:“那包管家呢?”

    “也不在,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对我讲,我可以转告给我家公子!”阿碧道。

    里恩可惜的道:“那麻烦姑娘去请‘玉’箫小姐来,我找她有要事。”

    阿碧听后有些诧异,道:“你不会是想要带我家小姐‘私’奔吧?”

    里恩立刻羞红了脸,道:“怎么会呢?我找你家小姐真的有要事,很急!”

    阿碧起身取回了一套儒服丢给了里恩,道:“再急也不能光着身子见‘玉’箫姑娘吧?”

    待阿碧离开后,里恩忙穿好了衣服,但没有见到自己的打狗‘棒’既盟主印信。就阿碧送他的翡翠还挂在‘胸’前。

    要如何带‘玉’箫去见阮夫人呢?直接说明?这样不就暴‘露’了自己已经被阮星竹得知加入慕容世家的秘密了吗?

    强行带走?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来到这里的?更不要提如何离开。看来要发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这两位美‘女’跟自己走了。

    一股清风袭来,夹杂着茉莉‘花’的清香,阿碧领着‘玉’箫走进了房间。

    里恩忙低下了头,道:“晚生拜见‘玉’箫仙子。”

    阿碧关上了房‘门’,整理了铺着锦褥的藤椅请‘玉’箫落座,道:“只怕盟主是为‘玉’箫姑娘相思成疾,见到了小姐头也不敢抬。”

    里恩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头更低了。

    ‘玉’箫却不以为然的询问道:“盟主很少接触到‘女’子吧?”

    里恩回答道:“晚生自小在古寺内长大,很少跟‘女’子接触的,更没有见过如小姐一般的‘女’子。”

    “那公子找奴家何事?”‘玉’箫直截了当的询问道。

    里恩鼓足勇气抬起头,但不敢正视对方,道:“不知姑娘可听说过住在镜湖小筑内的阮星竹夫人?”

    阿碧听后有些紧张,‘玉’箫很自然的回答道:“听说过,怎么了?”

    “阮夫人想要见你一面,希望姑娘能够跟晚生前往!”里恩道。

    阿碧立刻阻止道:“不可,万一你带我家小姐一去不返了怎么办?”

    ‘玉’箫道:“我想盟主不会是这样的人,不过我不能去镜湖小筑,如果阮夫人想要见我,可以来这里啊。”

    阿碧也道:“是啊,她又不是不知道来这里的路!”

    里恩有些不知所措,情急之下见内力往头顶‘逼’去,一道亮光闪现,他升了级。

    ‘玉’箫点头道:“你已经二十五级了,可以去洱海历练。”

    里恩忙道“阮夫人也是这样对我讲的,她跟丫鬟独自住在镜湖小筑孤零零的好可怜,过年也没有人去探望,你们跟她也算是邻居了,就当是去探望邻居。”

    阿碧就道:“你就不要再多费口舌了,我们慕容世家的人已经在江湖中销声匿迹了,所以不能跟你去见阮星竹的,再说她住在镜湖小筑也是自选的。”

    “那她还有什么亲人吗?”里恩询问道。

    “全死了!”‘玉’箫淡淡的道:“阮星竹有一对‘女’儿,可惜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她丈夫也死了。”

    “真可惜,好可怜啊!”里恩感叹道:“珍惜自己的亲人朋友吧,阿青对我很好,比高小姐对我还好!”

    阿碧听了就道:“那阿青呢?怎么没见她来镜湖啊?”

    里恩暗自窃喜,看来‘混’江龙的俩邻居虽然没有‘露’面,但对镜湖内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了若指掌。

    “她受伤了,除夕夜时我挡了一掌,现在还在江城养伤呢?我可以带你去看望她,现在我们都来镜湖了,倒把她一个人留在江城了!”

    阿碧有些着急,‘玉’箫就道:“珍惜眼前人吧!别等到失去了才后悔!”

    里恩就道:“那要如何珍惜?我以前受伤时,都是阿青为我疗伤的。”

    ‘玉’箫道:“对你身边的人好点。”

    “那我向我夫人请求纳阿青为妾!”里恩道。

    阿碧听后立刻斥责道:“你们男人都如此好‘色’吗?见到美‘女’就想占为己有!”

    里恩否定道:“不,我跟阿青姑娘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当初我落水后,失去了记忆,是阿青跟高小姐将我救回的,她们俩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对她们只有感恩和敬仰之情。”

    “感恩和敬仰就是要娶替他们为妻吗?你报恩的方式可真独特!”阿碧道。

    里恩反驳道:“那你们‘女’子不是也经常以身相报吗?如果你们俩肯跟我一起去拜见阮夫人,就能够拯救修真跟修悟派的‘门’人,避免镜湖刀兵再起。”

    ‘玉’箫解释道:“你还没有听明白吗?我们是不能见外人的,因为我们已经不存在了!”

    “不存在?”里恩一脸疑‘惑’,‘玉’箫站了起来,道:“盟主‘胸’怀天下,为两派‘门’生死着想,我很敬佩,但解决之法不在我这里。”

    里恩一急就道:“可阮星竹要见到你才肯告诉我如何平息这两派的争端!”

    阿碧听后道:“原来如此,你把我家小姐当‘交’换条件了。”

    里恩就道:“阮夫人很想见‘玉’箫姑娘一面,你们就看在她这么可怜的情面上,成全了她的心愿吧!”

    阿碧就道:“她见到我们只能更痛苦,失去的再也找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