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作死之行
    有时候,一句话可以改变整个历史的进程。,: 。

    为了解决修真跟修悟两派的纷争,里恩带着自己的战队来镜湖小筑拜访阮星竹,他这次算是找对人了。

    阮星竹围着火塘取暖,貌似跟一个普通的‘妇’人没什么区别。不过她站起来后,双眼发出的光亮令里恩惊讶,这是智慧的光芒。阮星竹隐居在镜湖这个特殊的地方,必定有过人的智慧跟能力。

    小兰拉下正堂的竹帘,一张世间的地图显‘露’出来,阮星竹开口道:“江湖如此大,但两派构成了武林的骨架,如果这两派倒下了,整个武林也就元气大损。”

    里恩就疑问道:“不知阮夫人要图何人?”

    阮星竹转过了身去,背对着里恩道:“既然盟主已经秘密加入了慕容世家,那一定见到过一个惊为天人般的‘女’子。”

    “惊为天人般的‘女’子?”里恩道:“晚生自从踏入江湖以来,也遇到过几个惊为天人般的‘女’子,不知前辈图的这位‘女’子如何称呼,现在何处?”他似乎知道对方所图的这个‘女’子是谁了?慕容世家中惊为天人的‘女’子除了‘玉’潇外,还有谁?

    珠翠为音羊脂肌,轻纱罗裙裹‘玉’体,如置此人百‘花’内,百‘花’羞煞独显伊。

    “‘玉’箫仙子!”阮星竹淡淡的道:“想必盟主见到此‘女’也会为其心动。”

    里恩不愿承认,但不得不承认,便道:“世上有的人真的是只能远观,不能近玩。不知阮夫人要找‘玉’箫仙子做什么?”

    阮星竹道:“你只管将人带到就是了,如何处理两派的争纷,本夫人已经‘胸’有成竹,要不要做全在你。”

    里恩犹豫了,道:“晚生虽然已经加入了慕容世家,可慕容家也不是晚生想去就能去的!”

    阮星竹看着香炉里升起的袅袅青烟道:“时间已经不多了,想必两派的首领已经谈判结束了,是谈和还是谈崩,你认为呢?”

    里恩觉得两派谈崩的可能‘性’比较大,就只希望季登亭能够镇得住这两派的首领。

    “条件我已经撂下了,至于盟主能不能做到,我静待佳音!”阮星竹又围着火塘坐了下来。

    “时间已经不多了,真的已经不多了,修悟派不会一直窝在镜湖水寨内的,那里的粮草支撑不了多久的,而且两派的援兵都在不断的到来。”里恩脑海里‘激’烈的斗争。

    阮星竹对丫鬟道:“小兰,我们中午吃清蒸鳄鱼,多做些,留盟主一起用饭!”

    里恩忙道:“不必了,晚生这就去慕容世家!”然后告辞离开了石屋。

    出了篱笆‘门’,就见时苍梧迎了上来,询问道:“盟主事情办的怎么样?有答案了吗?”

    里恩道:“我想一个人静静!”

    时苍梧道:“那就先吃些烤‘肉’,喝点酒,这天实在天冷了!”

    拿着烤鳄鱼‘肉’跟一坛酒,里恩站在了远处一座小山坡上吹着寒风,他的脑海里呈现出一张世上的地图,大宋跟周围各个国家一目了然。

    岁寒四友在他周围警戒,宵辟野近前提醒道:“盟主,这里风大,我们还是回到船内再商议吧!”

    里恩点头应了,他现在有些昏昏沉沉的,可能是酒醉,也可能是受了风寒。

    回到船上后,他立刻对琵琶奴道:“温姑娘,带上你的琵琶,召唤出你的坐骑,带我出去兜兜风。”

    温如珠听后一脸疑‘惑’,道:“盟主这是怎么了?外面天寒地冻的,风又如此强劲,小心被吹走了!”

    齐万‘春’也道:“帮主,小心身体啊?你重伤未愈!”

    里恩感到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在即将昏‘迷’之前坚持道:“快,我时间不多了!”

    温如珠只好走出了船舱,召唤出自己的坐骑云雕,时苍梧把里恩扶上了云雕,对温如珠道:“你一定要保护好盟主的安全!”

    温如珠坐上了云雕,就往天空飞去。

    宵辟野也召唤出自己的坐骑骑上,对齐万‘春’道:“你立刻返回盟主府的战船,将此事向盟主夫人禀报!我来保护盟主。”

    当温如珠询问里恩要飞往哪里时,他已经昏‘迷’了,趴在了云雕背上,她忙降低了坐骑的飞行速度,一抹里恩的额头,火炭般的烫手。

    宵辟野也跟了上来见状就询问道:“盟主怎么样了?”

    温如珠道:“盟主生病了,烧的很厉害。”

    “兜什么风啊?我看盟主是‘抽’风了!赶快回去找大夫医治!”宵辟野调转坐骑,他们正在往快船返回途中,只见迎面飞来了一大群木雀。

    宵辟野立刻警惕的道:“不好,是水家的人,快降低坐骑高度!”说着便扯出武器准备迎战。

    温如珠也见过木雀,便道:“我来求救,你掩护!”说着便取出琵琶,拨动琴弦,以弦音来求救。

    木雀越来越近,为首的果然是身着裘皮大衣的‘女’子,后面跟的却是一群携带武器的壮汉。

    宵辟野立刻朗声询问道:“水小姐率如此多的卫士前来有何贵干?”

    这个‘女’子也朗声回应道:“奉家父之命来接回盟主的!”

    宵辟野就道:“不必了,我们这就护送盟主返回!”

    温如珠收回了琵琶,驱使云雕加速往快船返回,而快船内的马尕南等人也听到了琵琶声,立刻道:“这不是温姑娘的求救讯号吗?盟主一定有危险了!”

    他领着自己的兄弟匆匆出了船舱,召唤出云雕翻身骑上,就朝琵琶声传来的方向飞去。

    前方不远处,天空飞着一群坐骑,水小姐正在质问宵辟野跟温如珠师兄妹二人,道:“你们是怎么做的盟主护卫,岂能让盟主‘私’自外出,万一遇到危险了怎么办?”

    宵辟野就低声道:“盟主的危险正是来自你们!”

    水小姐继续道:“盟主已经昏‘迷’了,赶快将他扶到我的坐骑内休息!”

    温如珠就道:“不必了,盟主在我这里安全一些,谁知道你会不会借机将盟主绑架呢?”

    水小姐的脸‘色’立刻难看起来,呵斥道:“贱人,居然敢这样对本小姐说话,快把盟主‘交’出来,别‘逼’我们动手!”

    宵辟野看到快船上飞来两只云雕,知道援兵到来,便回应道:“我们的船就在下面,难道船舱内不比你的木雀里暖和吗?”

    水小姐也看到了下面赶来的云雕,就急了,手臂一扬,一道白练探出,缠住了云雕背上的里恩就往木雀上拉回。

    宵辟野立刻挥舞弯钩阻拦,但水小姐驾驭坐骑迅速往高空冲去。

    温如珠拨动琵琶弦,一道音符‘射’出,正中白练。里恩迅速往下坠落,师兄妹二人忙驾驭云雕去接里恩。

    不过大群的木雀拦住了他们,里恩径直往下面的水里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