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女人智慧
    种下的因,收获果。有时候报应来的很快,善报来的也快。

    里恩率了自己的战队,乘着水军的快船就前往镜湖小筑而去,现在不用担心‘混’江龙的打劫了,但他们却要防范修真派的拦劫。

    宵辟野骑着云雕在天空引路,里恩站在船头,向负责导航的时苍梧询问道:“一只高等的双人飞禽坐骑需要多少钱?”

    时苍梧道:“大概要上万两银子,而且不一定有现货!老夫的五彩仙鹿乃逍遥派的高级坐骑,管理坐骑的逄三公看在同‘门’之宜的情面上收了我一千金。怎么盟主想要购买双人坐骑吗?”

    里恩点头应了,道:“我不能一直搭乘你们的坐骑,有了自己的坐骑就可以自由驰骋了!”

    时苍梧掌着舵,道:“如果盟主加入了‘门’派,可以选择‘门’派坐骑,‘门’派内的低级坐骑要便宜些。不过盟主有钱,可以到洛阳城内的西域商人那里看看,或许能遇到珍稀坐骑!”

    “有钱?等我杀了‘混’江龙,找到他们新的巢‘穴’,就有钱了!”里恩苦涩的道。

    天亮后,快船在镜湖小筑后的江边停泊,船工放下栈板,温如珠对众人道:“上面就是阮星竹的镜湖小筑了,奴家不方便见她,就在船内等候你们回来!”

    里恩应了,带着俩护卫跟岁寒四友登岸,往镜湖小筑所在的山坡上走去。

    天‘阴’着,寒风很冲。

    众人不由裹紧了皮衣,里恩身着狼皮背心,倒不感觉冷,不过在篱笆外,阮星竹的婢‘女’小兰挡住了他们,向里恩询问道:“这不是李书生吗?又来镜湖了?”

    里恩忙拱手行礼,道:“姑娘有礼了,晚生来镜湖求见你家夫人,还望姑娘通禀!”

    小兰向这些护卫望去,道:“公子来拜访我家夫人也一定要如此兴师动众吧?”

    里恩便对自己的护卫道:“你们留在这里等我,如果冷可以找个避风的地方,生堆火,烧烤鳄鱼‘肉’吃!”

    时苍梧就低声询问道:“盟主单独进去拜见阮星竹安全吗?”

    里恩道:“阮夫人对晚生有救命之恩,所以我见阮夫人不会有危险的!”

    小兰领着里恩进入了石屋内,别看外面天寒地冻的,石屋内却暖意融融。里恩解下了棉袍,‘露’出了打狗‘棒’跟盟主令牌。

    阮星竹围着火盆而坐,道:“公子不仅出任武林盟主,还当上了丐帮帮主,实在难得,不知公子来见奴家所谓何事?”

    小兰为里恩捧来了热茶,他饮了一口,道:“镜湖中修悟跟修真两派杀的天昏地暗,难道夫人一点都没有听说吗?”

    阮星竹一边烤火取暖一边道:“只要心是静的,耳朵就是静的,眼中也是静的!”

    里恩道:“可晚生身在其位,无法静下心来,更不知要如何处置修真和修悟两派的纷争?晚生身为武林盟主,并不希望两派拼的你死我活,更不愿看到任何一派有所损伤。”

    “擒贼先擒王,只要控制住这两派的元首,就能阻止两派的厮杀!”阮星竹缓缓的道。

    里恩明白了一些,道:“眼下修真跟修悟两派的元老正在盟主府的战舰上谈判,如果将他们扣留,使这两派群龙无首,他们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阮星竹打量着里恩,道:“你也参加两派的‘激’战了?”

    里恩忙道:“没有,晚生被天龙寺的一个‘女’子擒获,脸上的伤便是拜她所赐,难道大理的‘女’人都那么泼辣吗?”

    阮星竹淡淡的道:“大理的‘女’人不仅泼辣,而且笑里藏刀,大理的男人‘花’心,而且滥情!”

    里恩似乎想到什么了,詹开窖曾经提醒过见到阮星竹后前往不要提姓段之人。这次他没有提,倒是阮星竹自己提起了大理国的男‘女’。

    阮星竹站了起来,将手按在里恩的肩头,询问道:“你已经突破了10级的瓶颈,现在即将突破二十级,可以前往大理拜见赵天师了!”

    “大理赵天师?”里恩疑问道,就感到两股强大的内力自阮星竹的双手向自己压来,他忙调运内力抵抗。

    “你加入的是慕容世家?”阮星竹收回了双手,惊讶的道。

    里恩点头应了,道:“慕容世家也在镜湖,我也是没别的选择,才加入的慕容世家!”

    阮星竹继续在火塘前坐下,道:“整个武林‘门’派中,慕容世家是最神秘的,也是武功最高的,不过事在人为,武功再高又如何?一个人撑不起一个国家,一个人也顶不了一支军队!”

    “可对付两派纷争,晚生缺就是一支军队,季登亭元帅出手太重,对付修悟派的‘门’人,一定要力道恰当!”里恩感叹道。

    阮星竹就道:“其实对付这些水火不容的势力也并非没有化干戈为‘玉’帛的良策。”

    里恩忙祈求道:“还请前辈赐教,晚生感‘激’不尽!”

    阮星竹就道:“现在你是武林盟主,奴家并非江湖中人,怎能多嘴评论武林中的纷争?”

    里恩忙跪下来道:“晚生真的是走投无路了,还望前辈赐教,晚生愿为前辈做任何事情!”

    阮星竹就道:“那公子可要说话算话,对付修真修悟两派的的争纷,首先要消耗两派的锐气,尤其是修悟派的锐气,其次要远离中原,秘密进行,再者就是点到为止,要有足够强大之人威震两派!”

    “足够强大之人?”里恩疑问道:“是何人?徐节?季登亭元帅?”

    “少林灵睿方丈!”阮星竹道。

    里恩一拍自己脑袋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少林寺在武林中威望极高,灵睿方丈又德高望重,两派人应该要给灵睿方丈情面的。”

    阮星竹道:“其实处理修悟派跟修真派之争,最好的办法就是完成两派‘门’人的目的,他们的目的完成了,也就不再闹事了!”

    “那这两派都什么目的?”里恩追问道。

    阮星竹举起茶杯品茶,并不急着回答,不过里恩却急了。

    小兰为他续了茶,道:“我家夫人常年居住在这穷乡僻壤,不管江湖中事,李公子想要从我家夫人这里得到治世良策,至少也要先有所表示吧?”

    里恩就道:“可晚生眼下身无长物啊?”

    小兰低声道:“我家夫人不图盟主的钱财,只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