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如何善后
    有时候,开于凡尘中的‘花’朵比盆栽中的‘花’朵更有韵味。

    季登亭走上了二层船舱,见里恩在甲板上召集盟主的护卫,便对他道:“里盟主,来到了这艘战舰内,就不用担心你的安危了,我的部将会保护你们的!”说着就指了正在守卫的水军兵卒。

    里恩回头向他致意,然后对自己带来镜湖的这支战队道:“没想到围剿‘混’江龙的计划有变,我们不要灰心,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说服修真派‘门’人。”

    齐万‘春’就询问道:“盟主,说服了修真派的‘门’人之后呢?”

    里恩愣住了,不知要如何善后?时苍梧就对他道:“修真派的‘门’人容易说服,但要如何处置这两派呢?”

    “如果李东野前辈在就好了,我可以向他请教!”里恩道。

    温如珠却道:“李东野不在,但季登亭在啊,你可以向他请教。”

    里恩回答道:“只怕季元帅也不知如何处理这两派的纷争?”

    宵辟野劝他道:“总要去试试才知道,现在季元帅在江湖之外,或许对两派之争看的更清楚一些。”

    里恩应了,就羊头对凭栏远眺的季登亭道:“元帅,你怎么出来了?”

    季登亭点头示意,并不回答。里恩施展武当轻功“纵云梯”轻轻一跃,就飞上了二层船舱外的护栏内,站在了季登亭的身边。

    宵辟野就对时苍梧道:“盟主的武功有长进啊!”

    季登亭也道:“公子已经突破了10级的界限,武功提升不少嘛!”

    “元帅不是为两派谈判的裁判吗?怎么出来了,里面谈判的进展如何?”里恩询问道,两人并肩而站,才发现自己比季登亭要矮一头。

    季登亭反问他道:“如果这两派谈不拢时,盟主要如何处理?”

    里恩道:“那就有劳元帅的将士跟火炮再次出动了,可如果他们谈拢了,我倒不知要如何安置他们了?朝廷是如何处置两派争端的?”

    季登亭思虑了片刻道:“圣上会让文武两派势力互相牵制,以达到权力的平衡。”

    里恩有所悟的点头,季登亭补充道:“不过修真跟修悟两派已经势如水火,两者的‘门’人在一起就不是互相牵制,而是互相进攻了!”

    这时温如珠从甲板上走了上来,对里恩道:“盟主,我们救回的那位杨姑娘就是修真派的‘门’人,而尊夫人也曾经是修真派的代表,所以想要说服修真派听从盟主的号令,就先从尊夫人跟小杨洁开始!”

    里恩道:“确实如此,季元帅,我们去看看那位杨姑娘怎样了?”

    温如珠在前引路,敲开了房‘门’,高丽见他们到来,有些疑‘惑’,但还是请他们进了房间。

    小杨洁还泡在浴桶内,见到众人想要行礼却羞红了脸。

    季登亭就询问伤者的情况,高丽解释道:“她的外伤已经处理好了,不过受到了惊吓,需要静养!”

    温如珠就对高丽道:“盟主夫人,盟主有话要对你单独讲!”

    夫‘妇’俩便同时向琵琶奴望去,‘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高丽就道:“我们俩也算是老夫妻了,有什么话需要单独讲吗?”

    里恩还没有开口,温如珠就道:“盟主有些话当着外人的面不好讲的!”然后又对里恩道:“盟主,高小姐对修真派的‘门’人都比较熟悉!”

    高丽就对里恩道:“那就到隔壁房间里去谈吧!”

    夫‘妇’俩告辞进了隔壁房间。季登亭对温如珠道:“姑娘是红袖的朋友?”

    温如珠点头应了,道:“奴家也算半个风尘中人,所以对添香院的红袖姑娘很仰慕!”

    季登亭道:“温姑娘一半红尘一半江湖,实在迥异!本帅先离开,你留下照顾杨姑娘吧!”

    温如珠明白他的意思,就应了,待季登亭出了房间后,她就向小杨洁询问道:“这桶内的水还热吗?要不要再添一些热水?”

    小杨洁摇了头道:“我的衣服呢?”

    温如珠看到了地上沾满血污的峨嵋派‘女’子制服,就道:“你的衣服已经脏破了,不能再穿了,我去为你找一套干净的衣服来!”说着就出了房间,敲开了隔壁房间的‘门’,里恩正在跟高丽争执什么,见她进来,就停止了。

    “奴家是来为小杨洁找衣服的,她的衣服沾染了血污,又破损了,不能再穿了!”温如珠忙解释道:“不知盟主夫人是否带有替换的衣服!”

    高丽摇头道:“我这次来的匆忙,也未带换洗衣服,修真派的‘门’人人应该带有!”

    里恩忽然道:“有了,我知道该去向谁请教了!”

    高丽出了房间,叫来了父亲的护卫索安,索安拿出了为小姐带来的衣服。俩‘女’子回房间为小杨洁换上了衣服。

    里恩开‘门’进入道:“你们准备一下,我要带你们去拜见一位前辈!”

    高丽一脸疑问,但还是照做了,穿好衣服的小杨洁就道:“我们的同伴在哪里?我要归队!”

    温如珠忙劝他道:“杨姑娘,你急什么呢?现在天就快要黑了,你在这里内休息一夜,等两派谈判结束再归队!”

    高丽也道:“你一定饿了吧,我这就命人送饭来!”

    里恩去二层船舱外见季登亭,对他道:“我要去向镜湖居住的一位前辈请教,船上就有劳元帅看管了!”

    季登亭疑问道:“天已经快黑了,你要去见谁?”

    里恩道:“我要去拜见阮星竹前辈,元帅尽管放心,我会带夫人跟自己的护卫同去的,不过小杨洁就需要元帅照顾了,我们最晚明天天黑之前回来!”

    季登亭道:“也罢,但愿你能从阮星竹那里找到答案!”

    里恩抬头望了漆黑的夜空,道:“不过还要麻烦元帅为我们准备一条快船!”

    季登亭应了,道:“没问题,要不要本帅派将士保护你们?”

    里恩回到了房间,对妻子和温如珠道:“我们趁夜前去,夜晚比白天更安全一些!”

    温如珠就补充道:“其提是在秘密行进的情况下!”

    高丽就疑问道:“那小杨洁?要不要带她一起去啊?”

    里恩摇头道:“杨姑娘身体负伤未愈,我已经请季元帅来照顾她了,我们乘快船去,另外叫上我的护卫!”

    温如珠立刻去找俩护卫跟齐万‘春’,他们在船舷边会合,只见一艘单桅帆船停泊在战舰下面,季登亭道:“就是这艘船了,祝你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