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坐下谈判
    道不同,不相为谋,但爱恋除外。敌人也可能成为恋人。

    被人劫持在江湖中很常见,以前都是里恩被人劫持,现在他看到这个姓杨的姑娘被一个“黑人”劫持。

    再仔细看,后面追来的都是修真派的‘门’人,其中还有高丽的身影。

    温如珠立刻冷声道:“李炎炤快放了小杨洁,盟主再此,你休要放肆!”

    但这个“黑人”李炎炤却驾驭了坐骑往高空中逃去,里恩和温如珠二人驾驭云雕紧追不舍,眼看就要追上时,对方却忽然又往下面俯冲,不过被劫持的小杨洁已经从金雕背上飞起,稳稳落在了温如珠的怀里。

    宵辟野也现出了身,坐在了里恩的身后,对远逃的李炎炤讥讽道:“你的金雕也不过如此嘛!别走啊,我们再过几招!”

    但金雕背上的李炎炤口吐黑血,迅速逃向了镜湖水寨内。

    宵辟野就向里恩解释道:“这个李炎炤是星宿派高手,也是修悟派的‘门’人,被劫持的这位姑娘叫小杨洁,乃修真派峨眉弟子。”

    里恩对温如珠道:“带杨姑娘跟我们一起返回盟主府的大船上!”

    温如珠应了,立刻驾驭坐骑迅速往来处返回。

    后面追来的修真派‘门’人立刻向里恩讨要同伴,里恩就道:“杨姑娘受了重伤,想要赶快回到船上救治!”

    骑着凤凰的高丽就质问道:“相公,快把杨姑娘‘交’出来,我们峨嵋派会自我救治的!”

    里恩就道:“娘子,我们一起回船上,你为杨姑娘医治,其他人先下去休整,听候上级命令!”

    这些人就朝高丽望去,得到同意后,便各自降落坐骑返回地面。

    里恩骑着云雕回到了盟主府的大船上,温如珠已经将小杨洁扶下了坐骑,然后向他询问道:“盟主,小杨洁受了轻伤,要到哪里救治?”

    高丽赶了上来,从坐骑上跳下,道:“跟我来吧!”

    他们跟着高丽就朝船舱内走去,这时季登亭送了赵安邦跟武华鼎二人正从船舱内出来,跟他们迎面相遇。

    高丽忙向他们行礼,赵安邦就询问道:“小杨洁这是怎么了?”

    季登亭也朝小杨洁望来,只是看了一眼,就向里恩望来。

    温如珠立刻解释道:“小杨洁她被修悟派的李炎炤劫持了,幸好遇到了盟主,被我师兄救了出来,不过她受了惊吓和轻伤,需要休养救治!盟主夫人就带我们来这里了!”

    赵安邦点头应了,道:“多谢盟主夫人出手!”

    武华鼎也对里恩道:“有劳盟主了!”

    季登亭道:“正好盟主你也回来了,本帅已经跟修真派的两位元老商谈过了,他们同意停止向修悟进攻,但绝不撤兵!”

    里恩也道:“徐‘侍’中也去请修悟派的童彩霞来谈判,我们就在船舱里等他们回来吧!”

    高丽领着温如珠跟小杨洁进入了船舱内,进入了房间里,立刻命下人准备热水和干净衣服。

    小杨洁的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而且后肩负伤流血,温如珠忙为她脱下了外衣,扶她进入了浴桶内,然后高丽取来了金创‘药’敷在了伤口为她止血。

    温如珠一边为小杨洁整理头发一边道:“这个李炎炤真可恶,居然连峨眉派弟子都劫持!”

    高丽道:“更可气的是我们把他当受伤的同伴救治,他却恩将仇报,反倒劫持了小杨洁!”

    里恩在二层船舱内跟赵安邦和武华鼎谈了片刻,徐节就带着童彩霞回来,一起拜见了季登亭。

    季登亭就道:“好了,现在武林盟主跟三位佐使已以及真修悟两派的首领都到齐了,可以开始谈判了!”

    赵安邦立刻质问道:“童火使为何要攻占丐帮总舵,扶持郑康为人丐帮帮主?”

    童彩霞就反击道:“这是丐帮的‘私’事,不用你们来管!”

    武华鼎也质问道:“可你是否知道,郑康挟持了盟主人质?”

    “不知道,我只受到了丐帮同伴的求救,就立刻率‘门’人前来救援,根本不清楚丐帮总舵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童彩霞面不改‘色’的回应道。

    季登亭有些生气的道:“即便如此,童火使为何要劫走太湖水牢的囚犯,你可这样做就是造反,是要诛九族的!”

    童彩霞道:“我们路经太湖水牢,是水牢的守卫先向我们发动进攻的!”

    季登亭冷笑了一声,道:“水牢的差役跟你们素不相识,怎会主动攻击你们!”

    童彩霞便无言以对,里恩忙道:“现在不提之前发生的事情,我们要谈谈如何处理两派的争纷?”

    徐节也道:“是啊,大家来这里是谈判的,不是问责的!”

    童彩霞立刻道:“既然是谈判,那就应该有个公平公正的裁判!”

    季登亭就指了里恩道:“你们的武林盟主在此,不就是最好的裁判吗?”

    童彩霞立刻回应道:“我不相信这个后生,他偏向修真派!”

    里恩有些生气,但徐节阻止了他,道:“如果你不相信盟主,那老夫做裁判如何?”

    童彩霞小声道:“徐‘侍’中出面,我还有什么不相信的呢?”

    季登亭也有些不悦,徐节就命里恩去请左右使来人证,里恩愤愤的离去。

    公案两侧,三人对坐,徐节坐在了正首,季登亭坐在了对首。

    高雄跟谷无用二人进来,在徐节两侧站立,季登亭就道:“想要调解你们两派的纷争,就只有找到你们两派纷争的源头,你们两派为何要起争执,因何起的争执?”

    赵安邦就要回答,童彩霞抢先道:“修悟跟修真派的纷争三位佐使最清楚不过,虽然谷左使新就任,但你在局外将我们两派看的更清楚!”

    徐节便对季登亭解释道:“武林中修悟修真两派相争还是因为修行之法跟资源的争夺而起。”

    说白了就是,修悟派跟修真派互相看不惯彼此的修炼方法,还有对修行资源的抢夺,例如这里特产的千年草,还有修炼的地盘。

    季登亭道:“这还是你们江湖中内部的纠纷,我一个朝廷水军元帅不便搀和,但本帅应你们武林盟主之邀,特意来镜湖剿匪,如果你们还要继续进攻,就别怪本帅把你们当‘乱’匪一并剿灭!”

    童彩霞的脸更加难看起来,就连赵安邦也有些窘迫。

    季登亭又放缓了语气道:“你们抓紧谈判,本帅出去找里恩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