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镜湖水战
    能够力挽狂澜之人,必定有过人的勇气和能力。,: 。

    里恩从修悟派‘门’人的魔爪下逃出,不顾负伤在身,发布了盟主诏令,由宵辟野跟时苍梧二人出去向修真派跟朝廷水军传达停战命令,季登亭闻知后亲自前来向他询问情况。

    他正在努力说服季登亭停止进攻,宵辟野赶了回来禀报道:“我们已经将盟主你下达的命令传给了修真和修悟两派‘门’人,但他们都不服从。”

    里恩就道:“看来想要阻止这场杀戮,必须要我跟季元帅亲自出面了!”

    季登亭就疑问道:“你当初来镜湖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围剿‘乱’党吗?”

    里恩解释道:“非也,我大船请季元帅率朝廷水军来镜湖是为了协助我平息修悟派的叛‘乱’,我来镜湖是为了铲除‘混’江龙一伙贼人!”

    季登亭继续问道:“现在修悟派跟‘混’江龙勾结了起来,这两者还有区别吗?”

    里恩道:“对于恶贯满盈的‘混’江龙一定要铲除,但对于修悟派的‘门’人就要好言相劝,必要时威‘逼’利‘诱’,不能将他们一棍子打死,毕竟他们也是有功之臣,是我们武林正道的左膀右臂!”

    宵辟野质疑道:“盟主你对修悟派情至意尽,但他们却未必领情,就连一向安分守己的修真派‘门’人也不听你的劝告!”

    里恩急得额头冒汗,对宵辟野道:“你赶快把你的坐骑借给我,教我驾驭,我要载着季元帅一起去阻止他们向镜湖水寨进攻!”

    宵辟野犹豫的道:“盟主,你现在负伤在身,况且战场凶险,还是让我跟季元帅一起去吧!”

    里恩道:“少废话了,赶快,我们早去一刻,就少死一个人!”

    季登亭劝他道:“不然盟主乘我们水军的快船去吧,这样至少安全一些!”

    “镜湖水寨有些地方船只跟马匹都不能到达,只有飞禽坐骑才可以赶到!”

    宵辟野疑问道:“盟主你这样做是不是太危险了?还有你的等级能驾驭的了我的高级坐骑吗?”

    里恩道:“你只管‘交’出坐骑跟骑术!”

    宵辟野只好教了里恩驾驭云雕的骑术,然后他们三人出了房间,来到甲板上。

    外面的风很大,战鼓声正响。

    宵辟野放出了自己的坐骑云雕,里恩请季登亭先坐上,自己翻身骑上,然后就往天空飞去。

    高丽也从船舱内赶了出来,见状,立刻对宵辟野道:“相公这时在死,你怎么不劝住他啊?”

    宵辟野无奈的道:“盟主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他决定了的事情谁都阻止不了!”

    高丽呵斥道:“你是盟主的护卫,要是他出了什么意外,小心你的项上人头,快组织有飞禽坐骑之人赶去保护盟主!”

    宵辟野忙应了,立刻召集人士。

    亦清道人跟詹开窖和薛涛三人骑着各自的坐骑就追了里恩而去,宵辟野也跟温姑娘同骑。

    高丽叫上了兄长,带着一群江湖侠士乘着琵琶奴的‘花’船往江湖水寨赶去。

    从天空俯视镜湖,只见下面的湖泊如同一颗颗明珠,河流如同‘玉’带,而大地上却布满了杀气腾腾的人。

    修悟派退回了镜湖水寨,童彩霞命明教弟子掩护,丐帮弟子修建防御共事,峨眉派跟其他‘门’派‘门’人调运物资。

    峨眉派跟逍遥派的大船堵在了镜湖水寨入口,江世元跟张松林率了随后赶来的修悟派‘门’人借助船只对抗修真陪跟朝廷水军的进攻。

    赵安邦率领的修真派‘门’人被‘混’江龙和郑利锋等人的火墙挡住,但水军就朝着水寨开炮。

    炮弹呼啸着就朝修悟派的船只轰来。

    战火中,一个身着明教高级时装的‘女’子生出了一对白‘色’的翅膀坐骑在天空中戒备,看到一发炮弹朝她砸来,立刻手腕翻转,手里的降魔火尖枪挥出,一股内力自枪尖‘射’出,击在了炮弹上,当即炸开,一团火球落在了湖面上,反倒引燃了不少小船的船帆。

    这个‘女’子里恩认得,就是明教的董静,但只有一个董静是无法阻止水军的无数火炮的,峨嵋派跟逍遥派的船舷已经被炮弹击中,正慢慢往下沉没。

    骑着凤凰的吕振清立刻指挥船只上的‘门’人往水寨内撤退,童彩霞也翻身骑到了她的坐骑上,二人同骑继续指挥‘门’人对抗来攻。

    里恩见到了镜湖水寨的战斗正‘激’烈,忙高呼劝阻,但毫无效果。

    岁寒四友跟了过来护卫,宵辟野跟温如珠二人也赶来,见到盟主仍在声嘶力竭的呼喊,但下面的人却毫无反应。

    温如珠当即调运了内力,道:“看来只有奴家的声‘波’功才能帮助盟主!”

    宵辟野驾驭云雕赶到了里恩的云雕旁边,对他做了个捂住耳朵张大嘴的手势,琵琶奴还特意举起了琵琶。

    里恩没有看明白,但岁寒四友已经照做了,双手捂住耳朵张大嘴,季登亭忙对他道:“赶快照做,温姑娘要放音‘波’功了!”

    看到里恩照做后,温如珠立刻拨动琴弦,一道强大的内力就朝‘性’命的水面‘射’去。

    湖面炸开,水柱冲天,下了好大一阵的冰雨。

    不过两群人抖落了身上的水珠,继续进攻。

    季登亭对里恩道:“带我降落水军战舰,我来退兵!”

    里恩应了,驾驭云雕降落在了巨大的水军战舰甲板上,两名副将立刻迎了过来。

    季登亭下令道:“停止进攻!原地警戒!”

    这两名副将一脸疑‘惑’,季登亭再次呵斥的道:“怎么听不懂本帅的话吗?”

    一个副将询问道:“元帅,将军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要停止进攻!”

    里恩就道:“我请你们来是阻止修悟派叛‘乱’的,不是要围剿他们的!”

    “赶快停止进攻,否则军法处置!”季登亭就登上将楼。

    两名副将立刻鸣锣传讯,水军兵士停止了开炮。

    里恩骑上云雕朝水寨入口飞去,宵辟野忙骑着云雕跟上,然后道:“盟主不可再往前,否则流矢无眼!”

    修悟派的羽箭暗器如同飞蝗般在天空滑过,里恩对宵辟野道:“你去找修真派的头领来见我!”

    宵辟野应了,但不放心了盟主的安全,就对温如珠道:“师妹,你去保护盟主,我去找修悟派的元老!”

    温如珠从云雕背上轻身跃起,一个凌空飞跃,就稳稳的落在了里恩的身后,骑在了云雕上。

    湖面一股水柱冲天而起,就朝里恩的坐骑冲来,温如珠忙道:“快躲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