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斗嘴
    敌人也能变成朋友,是要用心才能改变。,: 。

    清晨的镜湖寒冷而又冷清,湖面一片白雾濛濛,呼啸的寒风伴随着乌鸦的哀啼,冰冻的泥土地上站立着一片光秃秃的树。

    一脸倦怠的鸳鸯耐着心为里恩出处理后背的伤口,从远处传来了马蹄声跟猛兽的嘶叫声打破了鸳鸯的沉思。

    赶来的是高进兄妹俩和盟主的俩护卫,鸳鸯忙站起身,对里恩道:“我们后会有期,希望盟主能处理好两派的争端!”说着便召唤出自己的坐骑白马翻身骑上,一挥马鞭就往远处奔去。

    宵辟野降落了云雕,赶到里恩身边,见状不由惊讶了。

    时苍梧也骑着仙鹿赶来,询问道:“盟主你怎么伤成了这样?谁做的?刚刚有个骑着白马的‘女’子是何人?”

    里恩就道:“是一位江湖同道,不用追了!”

    高丽见到惨不忍睹的丈夫不由哭泣起来。高进在一边道:“盟主不是去跟水长老商议处理‘混’江龙的事情了吗?怎么变的如此狼狈!”

    时苍梧跟宵辟野二人将盟主扶到了‘花’车内趴好,高丽上了车道:“这里不安全,我们要赶快回去!”

    盟主府的大船船舱里,谷无用取了烧伤‘药’重新为里恩医治,高雄在一旁道:“修真派已经联合了朝廷的水军准备强攻镜湖水寨。”

    里恩忙道:“不可,这样以来,修悟派的‘门’人必定死伤惨重!”

    高雄就反问道:“那盟主要我们怎么做?”

    谷无用对里恩道:“盟主身负重伤,就不要再管这些事情了,还是安心留在这里养伤吧!”

    徐节也走了进来,对里恩道:“盟主既然已经身负重伤,就不要再逞强了,对于嚣张至极又冥顽不化的修悟派‘门’人就只有用强硬的手段!”

    里恩忙解释道:“如果能不动手,就尽量不要动手,否则只能让敌人坐收渔翁之利!”

    “谁是鹤蚌,谁又是渔翁?”徐节反问道。

    里恩想要详细解说,高丽走了进来,对三位佐使道:“外面的事情就全凭你们处理了,我一定会照顾好相公的!”

    三位佐使告辞离开船舱,里恩想要阻止被妻子拦下。

    船舱外战鼓声擂响,火炮轰鸣,里恩就焦躁了起来。

    高丽将丈夫扶回‘床’上,就质问道:“你不是被水长老带走了吗?怎么会伤的如此重,难道水长老敢在我们眼皮底下伤害你吗?”

    里恩解释道:“不是水长老伤的我,我们的船遇到了风‘浪’,我被火炭烧伤了。”

    高丽就取出一条脏黑的手帕询问道:“是一个年轻‘女’子为你治疗的吧?她是不是叫鸳鸯?”

    里恩就惊讶的问道:“难道娘子认识鸳鸯?”

    高丽有些吃醋的道:“就是天龙寺哪个西域‘女’子吗?相公是不是被她‘迷’‘惑’了?你们孤男寡‘女’独处了一夜,有没有发生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里恩不想解释,但高丽步步紧‘逼’,愤怒的道:“漂亮的‘女’人会要你了的命,尤其是修悟派的‘女’人,美貌就是她们对付男人最好的武器!”

    外面的火炮声停了,但战鼓声却急促起来。

    里恩咬着牙站起,道:“不行,我必须要阻止这场杀戮!”

    高丽调运了自己微薄的内力就要阻止丈夫,却发现里恩虽然负伤在身,却变得力气大了许多,将她轻易推开。

    这下惹恼了高丽,她立刻啼哭起来,嚷道:“你尽管去吧!你为了美‘女’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也不管对方是敌是友,你死了我就改嫁!”

    时苍梧推开了房‘门’,见状,忙扶住里恩道:“盟主,夫人,你们这是怎么了?”

    里恩就道:“快让宵辟野来,我要阻止进攻!”

    时苍梧就摇头道:“进攻已经开始了,盟主还是不要管了,身体要紧!”

    里恩不甘心的道:“修悟派被剿灭了,收益的不是我们,也不是修真派,而是辽国跟西夏,他们要进攻我们大宋就少了一群强敌!”

    宵辟野闻声赶来,劝道:“盟主说的有道理,但盟主也不必过虑,即便修悟派被叫剿灭了,不是还有修真派跟我们吗?再说即便辽国来攻,不是还有朝廷大军吗?我们江湖中人只要处理好江湖中的事情就可以了!”

    里恩着急上火的道:“跟你们说不清楚了,快铺纸研墨,我要下令,还有请季元帅来,我要见他!”

    俩护卫无奈,只好领命。

    宵辟野取了文房四宝在公案上摊开,里恩就开始发布命令。

    季登亭走了进来,高丽忙起身行礼道了万福。

    里恩拿了写好的命令‘交’给了宵辟野道:“你赶快拿我的命令去执行,让修真派停止进攻!”

    季登亭在椅子上坐下,道:“盟主这是怎么了?变得如此惨,为何要停止进攻水寨?”

    里恩坐了下来道:“我请元帅率水军来是要震慑修悟派的‘门’人,并不是想要消灭他们,没想到修真派也来了镜湖,他们两派相争必定死伤惨重,这对我们谁都没有好处的,只能让外敌欢呼!”

    季登亭跟宵辟野一个论调,道:“盟主过滤了,即便没有你们江湖势力的协助,辽军也攻不进我们大宋境内的,别忘了,你们江湖的势力最多有上万人,真正抵御外敌的还是我大宋的百万将士!”

    里恩就辩驳道:“如果只有辽国大军来进攻,我们大宋的将士可以抵挡,可如果西夏一品堂的武士来偷袭呢?”

    “我们大宋的将士一样可以抵御!”季登亭道:“一个人武功再高也敌不过一支军队,况且现在只是围剿想要谋逆的修悟派‘乱’党,如果修悟派不除,江湖就不会平静,天下也不会太平,甚至会改变整个江湖的格局!”

    里恩道:“不错,如果处理不好修悟派的,这群人就很可能会被‘逼’得走投无路投奔外敌。所以季元帅,赶快下令让你的部将停止进攻,我能处理好修悟跟修真派的争端的!”

    季登亭嘲笑道:“军令如山,岂能说收回就收回!”

    里恩就道:“元帅,你看看镜湖水寨里的那些修悟派‘门’人,他们都是我大宋的子民,是我武林中的栋梁,如果非要将他们消灭,我们这样做就是自断手臂,让外敌有机可趁!”

    季登亭强调道:“盟主不必担心,这群修悟派的‘门’人只是一群狂徒,消灭了他们对我们大宋和江湖不会有任何损失的!”

    里恩着急了,道:“可这样做就会令水长老跟木大王得利,他们如果‘私’通了辽国跟西夏,我们大宋可就危险了,元帅不能再进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