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自投罗网
    能慰藉孤独的不是酒,而是家人。,: 。

    里恩逃出了水长老的乌篷船,踏着一块栈板施展“一苇渡江”往岸边划去。

    如果换一天前,他这样做就是死,现在也是想要死,即便人不杀他,风也会将他吹入水中,然后被冻死淹死。

    所以他不断调运内力,准备随时升级以保住‘性’命,而且加快滑行速度,准备将栈板靠岸。

    湖岸就在眼前百步开外,不过岸上站着一条黑影,手里握了一对闪亮的大板斧,看到了他靠近,立刻怒吼一声,手里的板斧朝里恩劈来。

    “‘混’江龙!”里恩惊呼道,就看见一股强劲的内力自对方的一对板斧破刃而出,划破湖面朝他这里攻来。

    他忙纵身提起,飞身跃起,脚下传来了爆炸声,气‘浪’将冰冷的湖水炸上了夜空,下了一阵冰雨,岸上传来了‘混’江龙得意的狂笑声。

    里恩踏紧了脚下的栈板,稳稳的落在湖面上,矮下了身体,用打狗‘棒’划水,再次加速往岸上靠去。

    看到里恩安然无恙,居然连落水都没有,‘混’江龙收住了笑声,再次劈出了手里的板斧。

    既然对方用老招式攻击,里恩还是用老办法化解,双脚带起了栈板,身体凌空而起,避开了内力,只是又淋了一阵冰雨。

    ‘混’江龙张嘴就朝他喷起了火来,里恩忙用打狗‘棒’往水里一挑,挑起一股水柱挡开了喷来的火焰,道:“你不会是走江湖的杂耍艺人吧?”

    三次攻击失败,‘混’江龙站稳了身体,在岸边等着里恩上岸,冷声道:“我在这里杀了你,不会受到任何责罚的!你就准备受死吧!”

    里恩施展“凌‘波’微步”赶到了岸上,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混’江龙的对对大板斧就朝他双肩砍下。

    “亢龙有悔!”里恩匆忙之中打出一掌,‘混’江龙的双斧还没有碰到对方的身体,就感到一只巨大的手掌将自己撞飞了起来。

    “啊--------”‘混’江龙惨叫起来,他太轻敌了,这声惨叫还没有结束,身体就往下坠落,但双脚还未沾地,一根晶莹剔透的绿‘棒’从他腰下穿过,把他粗壮的身体往夜空中挑去。

    只听“噗通”一声,‘混’江龙坠入了湖水里,两把死沉的大斧头拖着他往湖底沉去。

    里恩大喜,转身就走,只见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争正朝自己看来,男的就是天龙寺的逢晨东,‘女’的是阳鸳鸯,他们跟里恩并不是很熟,也只在阳关见过一面。

    里恩见这二人是江湖侠士妆扮,而且还都携带着武器双钩,便上前拱手施礼道:“在下乃武林盟主里恩,还未请教两位同道尊姓大名,如何称呼?”

    这个男的‘露’出了微笑,阳鸳鸯便回礼道了盟主万福,然后道:“我们是天龙寺的弟子,本因禅师命我们来接盟主相见!”

    里恩认得本因,信以为真,就跟着这二人前去,登上了天龙寺的船只,关闭了船舱‘门’,里恩就疑问道:“本因禅师呢?”

    阳鸳鸯道:“我师兄这就去请,盟主留下稍等片刻!”说着取了火盆上的铜壶,沏了一碗红茶送上。

    里恩这才想起这对男‘女’不就是救走赵彩霞的二人吗?难道自己自投罗网了,进入了修悟派的贼船?

    阳鸳鸯也为自己沏了一碗红茶,轻轻了吹了水汽,小抿了一口,道:“冬日饮红茶对身体好!”

    里恩也闻到了红茶的香气,但不敢喝这血一般的茶。借着油灯的光亮朝这个‘女’子望去,只见对方穿着金黄‘色’的棉袍,头戴金冠,一副贵族气。

    “怎么,怕茶里有毒?”阳鸳鸯疑问道,细长的眉‘毛’和细长的眼睛不似中土人士。

    里恩忙道:“没有啊?还未请教‘女’侠如何称呼?”说着就端起茶碗轻抿了一口,一股醇香沁入心脾。

    阳鸳鸯用微微上翘的嘴‘唇’道:“奴家阳鸳鸯,刚刚那位是我师兄逢晨东,我们是天龙寺内修悟派‘门’人!”

    里恩见对方已经亮明了身份,看来自己只怕‘插’翅难逃了,那个逢晨东肯定是去报信了。自己一定要设法逃离,趁着修悟派的高手还没有到来,不知这个鸳鸯武功如何?

    他眼珠子一转,立刻丢弃了茶碗,双手握紧了打狗‘棒’在地上滚动起来,嘴里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阳鸳鸯一脸疑‘惑’,询问道:“盟主,你这是怎么了?”

    里恩痛苦在指着她道:“茶里有毒!”

    鸳鸯立刻辩解道:“茶里只是下了谜离香,饮了之后只会失去反抗,不会肚子痛的。”

    里恩却就地打滚,鸳鸯忙来扶他,他却伸手抓住了鸳鸯的手腕,身体迅速一转,就将打狗‘棒’抵在了鸳鸯的咽喉,低声道:“对不起了鸳鸯姑娘,我现在只能以你人质逃命,快带我返回盟主的大船,不然我手里的打狗‘棒’会穿透你的下颌!”

    鸳鸯被擒人质,脸‘色’通红,怒道:“你的手能不能换个地方?”

    “不能!”里恩果断的回答,但很快就将手移了位,刚刚情急之下,手放到了不应该放的地方,怪不得感觉软软的不对劲。

    鸳鸯道:“盟主不会对奴家有非分之想吧?”

    里恩忙解释道:“我只图活命,你把我带回盟主府的大船,我立刻放你走,绝对说话算话!”

    鸳鸯感觉自己说话有些困难,这跟打狗‘棒’的力道越来越大了,忙用力道:“好,我答应你,你先松开这根‘棒’子啊!”

    里恩就将打狗‘棒’移到了鸳鸯的后腰,一只手按在了对方的后心处,冷声道:“我现在的掌力虽然不高,但一掌能打碎你的心脏,所以你最好不要反抗,赶快命船工开船!”

    鸳鸯又羞又怒,却不好反抗,因为她也不清楚盟主的武功究竟如何?

    船工收到了奇怪的命令,虽然非常疑‘惑’,但还是照做了,船离开了岸边,迅速顺流而下,再次驶入了黑暗中。

    里恩暗暗松了口气,道:“鸳鸯姑娘不是中原人士吧?”

    鸳鸯强忍着脾气回答道:“不错,我是西域天竺高僧的后人。”

    “高僧不是和尚吗?怎么还会有后人?”里恩疑问道。